大乾王朝。

開陽縣,縣衙。

縣衙之前貼著一方熱氣騰騰的告示。

引來了不少頂著風雪的行人駐足。

“嘖嘖,看到沒,果然最近有惡人出沒,還是排名在惡人榜第五十四位的周奇!”

“是啊,這周奇可是武道第三重罡氣境高手,他竟然流竄到了咱們開陽縣。”

“不過,懸賞也是誘人啊,白銀一千兩!”

“銀子重要,還是命重要?看著吧,這懸賞沒人敢接的!”

人群都是連連搖頭,顯然這告示上要懸賞抓捕的,不是一般的匪盜。

“讓開,我接了!”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眾人回身,卻赫然發現,一道渾身是血污的清瘦身影,踏著白雪而來。

他凌亂的黑色長發,擋住了大半張臉,顯得殺氣騰騰。

眾人見狀,都不由的退后。

那人手中提著一個結著血冰的布袋,疾步上前,將那剛剛貼上來的告示,撕扯而下。

這,這家伙,接了懸賞!?

不等眾人驚詫,卻發現,那人已經徑直入了縣衙。

縣衙大殿之內,一身常服的開陽知府李恒,端坐在大殿中央,臉上,盡是憂愁之色。

而在大殿兩側,則是靠坐著一眾甲士。

不過,這些甲士的衣著不同,左側一方,只有四人,但盡是一身精良甲胄。

右側人多,但卻都是一身玄色皮甲,氣勢上,也遠不如對面的四人。

大殿中央,黃銅火爐,炭火正旺,抵擋著殿外的寒風。

“那個……獵魔府的諸位大人,這次四派納新盛會,輪到了我開陽縣,這納新期間的平安,就仰仗諸位了。”

“當然,我會讓巡城衛,全力支援。”

李恒忽然開口,竟然朝著下首的四人拱手。

“呵呵,靠著這些巡城衛?抓抓偷雞摸狗,但是可以。”

不料,那李恒剛說完,四人中末位的一位鐵甲銀面青年,便是冷嗤一聲。

讓對面的一眾巡城衛臊紅了臉。

“紀綱,少說兩句。”

“李大人,我獵魔府本就直屬朝廷,保開陽一方平安,乃是我等份內之事。”

“別的我倒是不擔心,只是,大人要我獵魔府負責開陽十八條坊市,我府,人手不夠。”

“而且,也知道,近來有風傳惡徒周奇,流竄到了開陽縣附近。”

四人上首是一位中年武者,和另三人不同,年齡最長,身上的鎧甲,也是黃銅質地。

氣息,更是雄渾,周身罡氣涌動,蕩著漣漪。

“是是是,我擔心的,正是這個家伙,如今我已經讓巡城衛下了懸賞令,捉拿周奇。”

那知府連連賠笑道。

“呵呵,懸賞?這開陽縣要是有人敢接這道令,也就沒我們獵魔府什么事了!”

下首末位的紀綱,忍不住又是一聲嗤笑。

那知府臉色未變,忍著羞怒,但還為等他開口,門外便是響起了一道清朗的聲音。

“不用商量了,懸賞令,我沈逍遙接了!”

聲落,一道身影,自遠處大步流星而來,行進之間,猶如虎豹,攜著寒風,幾個呼吸,就入了大殿。

只見他粗布麻衣,襤褸血污,雖然衣著狼狽,但身形精瘦,紫眸如星,尤為神氣。

這忽然出現的身影,讓原本大殿內的眾人,都怔在了那里。

可片刻之后,右側的巡城衛反應過來,怒而起身。

“放肆,縣衙重地,豈能是你這小子可以擅闖的,外面的是死了么,竟敢放進來閑雜人等!”

“來人,將此廝打出去!”

“慢著!”不過,那獵魔府的銅甲武者,卻是忽然揚手。

“你叫……沈逍遙?前鎮巡司百戶,沈川之子?”

鎮巡司?

這老者話音一落,讓在場的眾人,都微微色變。

但之后,卻都放松了下來。

鎮巡司皇恩不再,已然沒落,不復從前,不足為懼。

那沈逍遙妖異的嘴角揚起,雙眸微瞇,“沒錯,正是沈川之子,沈逍遙。”

“呵呵,我想起來了,沈川是有個不成器的兒子,不過我記得你不是整日斗雞跑馬,放浪形骸,還做了一家小醫館的上門女婿么!?”

“就你這廢物,也敢接懸賞,捉拿周奇?”

“滾出去,別污了我的眼!”

那末位的紀綱低吼。

“呵呵,一個區區獵魔司的鐵甲士,也配在這里狗吠?”

“你沒有和本公子說話的資格!”

“滾!”

沈逍遙看都沒看那紀綱一眼,目光中盡是蔑視。

“找死!”那紀綱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武道第二重淬體境巔峰,豈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人如此辱罵。

當即手中一震,內勁涌動,蕩起雕花木桌上的青瓷茶盞,掃向沈逍遙。

雖然只是一道茶盞,但是其中帶著內家勁力。

在紀綱看來,沈逍遙雖然是鎮巡司百戶之后,但也只會些粗淺的第一重肉身境功夫,絕對擋不下。

砰!

不過,讓殿內眾人皆驚的是,

那沈逍遙面不改色,體內陡然爆發出一陣虎豹嘯音,一層氣芒破體而出,將那茶盞直接震的粉碎。

內勁化氣,破體而出,是為罡氣!

罡氣外放,乃武道第三重的罡氣境!

這一刻,看著那沈逍遙周身淡淡的紫黑色罡氣,大殿內的所有人都心中狂震,目瞪口呆!

沈逍遙看上去不過十八九歲,就突破到了罡氣境界!?

這等天資,即便是放在周邊四縣的百花谷,名劍山莊,圣刀門,以及白云觀這些下等門派,都稱的上是天才了。

這怎么可能?

尤其是那紀綱,臉色陰沉無比,異常的難看。

他今年二十三歲,才堪堪到了淬體境巔峰。

平素里被旁人看成天才,如今卻被一個自己眼中的廢物給比下去了。

不等眾人緩過神色,沈逍遙將手中拎著的血污袋子,扔在大殿之上。

一顆冰涼的人頭,帶著冰碴血水,滾落到了李大人的腳下。

嚇的那李恒渾身一緊,連忙站起。

“這,這是什么東西!”

“這就是你們要找的惡人周奇,已經被我斬殺。”沈逍遙周身的罡氣,漸漸消去。

“這是周奇!?”四位獵魔府甲士有人驚呼,起身將那人頭撿起。

“額頭有三道青黑疤痕,呈交叉裝,太陽穴鼓脹,看修為和相貌特征,的確是周奇不假。”

那鐵甲士看向上首的中年武者,眼中,壓著驚異。

“哈哈哈!”

忽然間,上首的銅甲武者仰首一笑,“不愧是沈川大人的子嗣,李大人,既然沈逍遙已經斬殺了周奇,就按律,授賞吧。”

“哦,對,對!來人,取白銀一千兩!”

那知府這才趕緊招呼。

“李大人,我沈逍遙此次前來,還有一事,那就是取回家父的遺物,鎮巡司飛魚服和秀麟刀!”

不過,沈逍遙聲落,李恒臉色驟然一變,“胡說什么!?本府手中,怎會有飛魚服和秀麟刀!”

“李大人,無需多言,三年前我父親和鎮巡司上下一百多位錦麟衛被妖魔埋伏,無一生還,是你和獵魔司帶人收拾的戰場。”

“如果不在大人手中,難道在獵魔司?”

沈逍遙冷笑,而那獵魔司銅甲老者瞳孔微縮,看向知府,“李大人,可有此事?”

“李大人,我父親的飛魚服和秀麟刀可是圣上御賜,若是私藏,便是重罪!”

沈逍遙言中帶著罡氣,那知府大人瞬間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變臉賠笑道:“看我,時間久了,的確是忘了一些事情。”

“我不過是幫你收斂了沈大人的遺物而已,來人,將我密室中的那個漆木箱子也拿過來!”

不一會,一千兩白銀,和一方箱子,落入到了沈逍遙手中,檢查無誤,他轉身便走。

“還有,開陽縣南街前的九條坊市,我鎮巡司,負責了。”

“大言不慚!鎮巡司已經沒了,你拿什么負責!”紀綱終究是忍無可忍,拍案而起。

這沈逍遙實在是口出狂言,當獵魔府不存在么。

“不牢諸位費心,我可立軍令狀,明天晚上,鎮巡司接管開陽九坊市。”

“我沈逍遙在,開陽鎮巡司,就在!”

話音未落,沈逍遙疾步如風,卷著飛雪,已然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張淳副將!就這么讓他走了!?他太狂了。”

看著沈逍遙消失,那李恒胸膛起伏,看向銅甲武者。

“呵呵,不然呢?”

“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一個只有沈逍遙的鎮巡司,一天時間,如何來保衛開陽九坊市!”

  酷匠網?Q永ve久免"費看m小說0-Y

張淳背負著雙手,笑起來,像一只老狐貍。

已然離開縣衙的沈逍遙,不會在意這些人如何想。

因為,他本不屬于這個世界。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