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萬手術費一分錢都不能少,先天性心臟病不是一般病,挺了三年已經算是奇跡,如果不趕快手術,誰也救不了她。”江海市兒童醫院,醫生口氣冰冷,說完離開。

  )更,新{最。…快Y上T酷:*匠網A%0V

李東抱著腦袋癱坐在地上,仿佛天都塌了下來。

女兒自打出生便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這五年他東拼西湊勉強維持,到頭來卻只因為10萬無疾而終。

他做不到!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去死。

李東抹了一把眼淚,拿出手機打給老家的親戚。

“柱子,我是你東哥,你……嘟嘟”

“大伯,雪晴手術還差一萬,不,五千就……嘟嘟”

“二舅,我是東子。你占我了我家的地也有段日子了,能不能先給我點錢應應急,雪晴馬上就要手……嘟嘟。”

“東東啊,不是大姨不幫忙,你弟弟結婚也要用錢,實在沒……趕緊把電話給我掛了,還他媽有臉來借錢,那就是個無底洞,上次借的三千還他媽沒還……行了東東,我不和你說了,以后別再打電話來了,你,你就當沒我這個大姨吧……嘟嘟。”

“李東,不是老同學不幫你,實在是幫不起啊,你女兒就是個無底洞,你說我今天借你一萬,到時候你拿啥還?”

“東東,你的事咱朋友之間都知道,這么多年了,不是大家不幫忙,實在是有心無力啊。你女兒這病,要我看就別治了。”

“小天,是我,李東,幫個忙,借我點錢,我給利息,應應急。”李東按下撥通鍵低三下四。

可結局卻是一陣冷嘲熱諷:“得了吧東子,現在誰還敢把錢借給你。別說是帶利息,就是高利貸也不敢借給你啊。行了,我還有事,別打電話了。”

人情冷暖,親情如此,友情亦是如此。

李東如行尸走肉般出了醫院,游蕩在街道上。他雙目通紅,滿臉淚痕,難道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女兒去死么?

對,還有楚家!

半年前,李東帶著女兒做了楚家的上門女婿。原因無他,只因為楚嫣然純陰體制,先天血氣不足,需純陽八字的人沖喜才能身體健康。

當然,說是贅婿,其實就是賣身。楚家給了李東20萬,算是買了他這個人。當女婿之外,還要兼顧保姆之職,伺候一家老小。

李東慌張打開手機,找到楚家的電話。此時的老婆楚嫣然還在公司加班,他不敢打擾。只能打給岳母:“媽,是我,李東。”

話沒說完,電話里傳出陣陣咆哮:“這都幾點了?怎么還不回來做飯,是不是又去醫院照顧那個小雜種去了?給你半個小時趕緊滾回來,一會嫣然回來了要是飯菜還沒做好,我就扒了你的皮。八萬,什么?胡了,又他媽點炮了。”

李東捏著拳頭,狠狠的打在電線桿上。小雜種三個字,仿佛一根根銀針扎在他的心上。

疼,鉆心的疼,但他不能發作:“媽,能不能借我10萬塊錢,就10萬。”

“什么?還要10萬,你怎么不去死?我告訴你李東,咱們當初可是簽了合約的,就那20萬多一毛錢老娘都沒有,趕緊滾回來做飯。啪!胡了,給錢給錢,一人兩萬……嘟嘟!”

電話生生掛斷,李東啞口無言,他有滿腔的怒火,卻只能咽下去。

尊嚴?人格?

李東不敢奢求,他只求有人能幫他一把,借他10萬塊錢。

“岳母不借,那就只能找楚嫣然了。”

李東緊咬牙關,這是他最后的機會。他快步走向四季集團,坐電梯上了頂樓辦公室。

站在走廊,一個刺耳的男聲從辦公室里傳出:“嫣然,那個廢物有什么好?只要你肯離婚,和我在一起,我保你楚家蒸蒸日上,財產比現在好上十倍。更何況,還帶了個小雜種。”

李東面色鐵青,渾身顫抖。

這個聲音他認得,是江海市鼎盛集團的少東家馮陽。

這王八蛋惦記楚嫣然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竟然鬧到了辦公室,讓人無法容忍!

砰!

李東一腳把門踹開:“馮陽,你他媽狗嘴吐不出象牙。罵誰小雜種呢!”

楚嫣然回頭一看是李東,臉色頓時一沉。

再看馮陽,愣了一下,隨即滿臉鄙夷:“說廢物,廢物就來了。小雜種罵的就是你這個廢物,還有半死不活的女兒。怎么?你還想打我?我站著不動,你敢動手么?廢物,垃圾,要不是看在嫣然的面子上,我早他媽讓人把你沉江了。”

馮陽罵的難聽,一點面子都不給:“趕緊給老子滾蛋,我和嫣然還有正事要談。別他媽給自己找不自在,否則我連你女兒一起,都他媽弄死。”

說完,馮陽就轉身奉承楚嫣然,一口一個嫣然:“寶貝,你也別瞞著我了。結婚這么久,怕是這廢物連床都沒上過吧。只要你答應我,今天咱倆就去凱賓斯基,我保證你欲死欲仙,爽歪歪。”

說完,馮陽還故意看了李東幾眼,仿佛再說,就算你是楚嫣然的老公又能怎么樣?就等著楚嫣然在我的胯下歡快吧。

“馮陽,別胡說,我不可能和你去酒店。”楚嫣然眉頭緊縮,她問李東來公司有什么事。

巨大的屈辱感覆蓋李東全身,此時此刻,他恨不得撕了馮陽。

但女兒的病,讓他不能這么干。鼎盛集團是四季集團的重要合作伙伴,李東也因此多次出言不遜也沒被楚嫣然驅逐。

要是因為他導致兩家公司的合作破裂,別說十萬塊錢,就是一毛楚嫣然都不可能給他。

“吞吞吐吐,到底有什么事?”楚嫣然催道,她知道李東真有事要談。公司的情況并不樂觀,如果能得到鼎盛集團的支持,起死回生不是問題。

“嫣然,女兒的手術還差十萬。你能不能幫幫我!這錢算我借的,我賺到了一定還給你!還,還不起,我就當牛做馬一輩子報答你。”李東低聲說道,尊嚴掃地,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話音剛落,馮陽搶先開口:“還?你拿什么換還,就你那個雜種女兒花多少錢都治不好的!還當牛做馬,你配當嗎!”

李東被氣的身體輕顫,但他還是沒有發作,依舊懇求的看著楚嫣然,為了女兒他只能先忍下來!

楚嫣然輕嘆道:“不是不想幫你,是在是公司最近財務出了問題,十萬塊錢,有點難度。”

李東心頭一顫,一陣絕望涌上心頭,這就是‘夫妻’!他麻木的轉過身準備離開,借不到錢,他只能去黑市看看賣個腎了,不管怎么說,他要保住女兒!

就在他一只腳踏出辦公室的時候,馮陽的聲音再次傳來:“我可以借給你10萬塊錢,但條件是你必須和嫣然離婚。不過如果我是你,拿到錢就給小雜種選個墓地,反正就算是手術也白搭,你們這種狗東西,天生就是賤命!”

馮陽一臉的囂張,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戳在李東心上。

李東雙目充血,絕望和憤怒,讓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暴喝的一聲:“你他媽找死!”

馮陽眼睛一瞇,身體一個側閃就避開了李東的拳頭,干脆的一腳踢在了他胸口!接著,更不等李東起身就沖過去,不斷的踩他:“廢物,垃圾,還他媽敢跟我動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馮陽出腳很重,畢竟是練過。片刻間李東已經遍體鱗傷,渾身都是血。他想反擊,卻無能為力,只能抱頭保護自己。

楚嫣然終于看不下去了,她上前推開馮陽:“夠了!他畢竟還是我的丈夫,你再撒野我報警了!”

馮陽一臉的暢快,向后退了幾步,整理了一下西裝說道:“給這個癩蛤蟆一點教訓而已!”

話音落下他又狠狠的向李東吐了口唾沫,然后揚長而去,留下一道冰冷的聲音:“別再讓我看到你,見一次打一次!”

李東雙拳緊握,屈辱和痛苦似乎要將他撕裂,但他沒有一滴眼淚,他要抗住,他還有女兒!

額頭的鮮血流淌進他的眼中,讓他的視線變成血紅,緊接著他就感覺到了一股難以用語言形容的巨大能量從雙眼深處爆發開來,涌變了全身!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