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我們是真愛啊,你們不能這樣拆散我們啊。”于嘉豪皺著眉頭道。

“于家人,給我女兒一個機會吧,畢竟女兒跟于嘉豪在一起三年了,感情早就穩固了。”劉曼文的母親急忙走過來勸說道。

“是啊于家人,孩子的感情穩固了,就這樣強行拆散,有點不太好吧。”劉曼文的父親苦惱道。

而一旁的劉曼文,更是失聲痛哭了起來。

看到這里,李浩內心冷笑。

曾經你背叛了我,那么現在,你也該付出點代價了,比如婚禮破滅。

這時李浩冷笑開口道:“于嘉豪,我們要不打個賭?”

  {D更eU新、最MD快J上v*酷匠網@z0{`

于嘉豪內心惱火,并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冷冷道:“打什么賭?”

“假如我跟弘光公司終止合作,到了那時候,將會是你們弘光公司的破產。”李浩說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于嘉豪咬牙切齒道。

“如果你們公司破產了,欠了一屁股債,那么我相信劉曼文的翻臉速度,絕對比翻書還要快。”李浩冷笑道。

“不會!絕對不會,哪怕他窮困潦倒,我也愿意陪他一輩子,待他東山再起。”劉曼文突然說道,目光充滿了憤怒。

“東山再起?呵呵,你真是太小瞧陳家的勢力。”李浩滿臉的不屑:“陳家能讓你們公司高高在上如魚得水,也能收回你們公司所有的一切,永遠不見天日。”

“毀滅弘光公司,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需要我宣布一句終止合作,你們的弘光公司將會全面崩潰,直到破產而宣告結束。”

“到了那時候,于家將會變得一無所有,身無分文,而你也會跑得比任何人都快,翻臉比翻書還快。”

“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野心嗎?沒錯,你就是為了嫁入豪門,只有嫁入豪門,你才會衣食無憂,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比如我,我當初沒錢沒勢,為了追你到手,花了我整整一年時間。”

“可是于嘉豪的出現,一天都不到,就直接撈獲了你的芳心,然后你就無情拋棄了我,丟我一人在紅塵。”

“由此可見,愛情在金錢面前,多么不堪一擊。”

李浩說到這里,表情充滿了陰冷,內心感慨無比。

而劉曼文站在臺上,渾身哆哆嗦嗦,目光滿是驚愕。

然后她想要開口說點什么,卻被李浩打斷了:“我還沒說完!”

李浩冷哼一聲,目光望向了于嘉豪,聲音充滿了冰冷:“于嘉豪,我相信你也知道,你為何如此輕易得到她。”

“沒錯,這就是金錢的魅力。但你能保證你們的事業一輩子風生水起嗎?恐怕不能吧。”

“我現在真有點擔心你,擔心你們公司有一天破產,擔心你落魄的時候,劉曼文卻早已經跟另一個富二代搞在一起了。”

“絕對不會!我們絕對是真愛!”于嘉豪堅定喊道。

“不錯,只要你一直有錢,你們在一起永遠都是真愛。可當你沒錢的時候,你們的愛情簡直以卵擊石,不堪一擊。”李浩冷笑道。

“如果你不信,那我回去準備跟你們公司終止合作,到時候你就會發現,錢不但沒了,老婆也沒了。”

“別,李總別這么做,我們信。”于總連忙說道。然后對在場的賓客們說道:“大家散了吧,這婚不結了,真的很抱歉。”

“爹,為什么啊!”于嘉豪不甘道。

“我們都是真愛啊,你們要相信我啊。”劉曼文苦苦哀求道。

“什么狗屁真愛,你就是圖謀我與家的財產!我不允許你們在一起!”于總惱羞成怒道,目光充滿了厭惡。然后拽著兒子,他厲聲道:“兒子走!回家挨揍去!”

“等下,我女兒跟你兒子在一起這么多年,就這么一走了之,有點不合適吧?”劉曼文父親有點為難道。

“必須賠償精神損失費!還有分手費!必須賠償!”劉曼文母親頓時大發雷霆道。

“呵呵!你們劉家人果然是圖謀我們家財產,要錢是吧?我給!拿了錢趕緊滾蛋!”于總冷嘲一笑,從兜里拿出一些紅包,狠狠甩在了他們的臉上,然后拽著兒子走下了臺。

一場幸福美滿的婚禮,就這樣被李浩破滅了。

他并非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報復一下而已。

當天晚上,在一個房間里,“啪啦”一聲清脆響,于嘉豪將杯子狠狠摔在地上,破口大罵道:“李浩這個混蛋!竟然破滅了我們的婚禮!我一定要非得弄死你不可!”

“少爺,算了吧,陳家集團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何況總裁呢。”一個戴著圓框眼鏡,四十來歲的管家安慰道。

“不行!李浩明明是個土鱉,而且還是農村出身,憑什么他現在能當上陳家集團的總裁?而且還能掌控我們公司的命運,這個我是真的忍不了!”于嘉豪滿臉憤怒道。

“沒辦法了,陳家背景雄厚,勢力強大,而且還是他們帶我們弘光公司才會混的風生水起。至于李浩為什么會成為總裁,這點實在太奇怪了。以他的資歷來看,屬實不應該。”管家冷靜思索道。

“難道說?”于嘉豪眉頭微皺道。

“我覺得陳家集團總裁確實名叫李浩,但不一定跟你所說的李浩是同一個人,有可能是重名了。不然以他這個資歷,根本不可能當上總裁。”管家捏著下巴分析道。

“說的有道理,過段時間我們公司有個合作項目,到時候我跟我爹去一趟陳家集團,順便看看李浩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于嘉豪冷冷說道。

“可以這么做。”管家點點頭道。

“你退下吧,今晚我好好休息一下。”于嘉豪說道。

“是,少爺。”管家應道,然后退下了。

而王大鷹那邊,在飛騰公司的辦公室當中,正在跟王鵬宇對話:“這口氣我真的忍不了,哥你幫我想辦法怎么對付李浩吧。”

“對付李浩?你瘋了吧,他可是陳家集團的總裁,我要是對付他,這豈不是自投羅網?”王鵬宇沒好氣道。

“那該怎么辦?你弟弟被欺負了,你不管點什么嗎?”王大鷹抓著他的手說道。

“我管你妹啊!叫你低調點你都不聽,現在倒好,你都惹上了什么大人物。”王鵬宇甩開了他的手,破口大罵道。

“我再也不裝逼了,但我求求你幫我想辦法對付李浩吧,這口氣我實在忍不了了。”王大鷹苦苦哀求道。

他從小到大,可是頭一次受這個委屈。

畢竟他仗著他哥,就變得為所欲為,高調行事,根本沒有人敢得罪他。

可敢得罪的人卻偏偏是李浩,正是他高中經常欺負戲弄的一個人,自然忍受不了這局面的扭轉。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