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楓,無論如何,活下去。找到你的母親,替我…報仇!”

蕭長楓雙目血紅,在戰場之上殺紅了眼。

腦海之中,忍不住回想起五年前的血海深仇。

“五年前,神都三大世家的沈家少主沈天君,因為覬覦我們蕭家財富,陷害我侮辱胞嫂,在三叔蕭天明,大伯蕭天雄的勾結之下,在梅嶺別墅,滅我二房全家!”

“我眼睜睜的看著父親您,在我面前,被那沈天君殺死!”

“母親失蹤,而我被他們用殘酷手段,折磨的體無完膚。最后,是父親您,拼死將我救出。”

“我離開神都,來到北境,從小兵做起,五年之間,我一步一步,成為了今日的北境統領!”

“今日一戰,乃是我封神一戰。此戰過后,兒將重返神都,殺盡天下仇敵,以慰父之亡魂。”

“殺!!”

那一戰,血流成河,一戰功成萬骨枯。

大戰過后,蕭長楓身上布滿傷疤,戰功無數。

他也從北境統領,再次晉升,成為軍中之神,是為戰神,封號——修羅!

……

神都,次日晚上。

蕭長楓從西鏡,重返神都。

他來到了一處老舊的小區。

此刻,他站在小區一戶人家的窗前,里面有聲音響起。

“落雪,那個畜生已經消失五年了,你何必再守著這份婚姻?聽媽的話,和他離婚,然后嫁給別的豪門子弟。”

說話的,是林落雪的后媽。

這種話語,他已經聽了五年。

五年前,林家將她嫁給神都三大世家之一蕭家的二公子蕭長楓。

本以為,可以通過這層關系,讓作為三線富商家族的林家,從此攀上枝頭。

卻沒想到,她和蕭長楓結婚的當天,蕭長楓因為侮辱胞嫂,被蕭家驅逐。

蕭長楓的父親,因此‘含恨自殺’,他的母親,則不明下落。

至于蕭長楓本人,從那天起,消失五年,仿若人間蒸發。

結婚之前,她是神都所有人羨慕的對象,然而,結婚后,她卻淪為了神都的恥辱。

五年來,在家族中,父親、后媽,家族的其他所有人,都勸她改嫁…

但她卻一直守著那份婚姻,拒絕了其他所有人的求愛。

林家對她失望,將她從林家公司的總經理,變更為一名普通員工。

父親、后媽也對她失望,特別是后媽,把如今過的苦日子,都牽怪在了她的頭上。

明面上、背后里,經常對她說一些尖酸刻薄之話。

就連走到外面的大街上,林落雪,也被無數人指指點點。說她是畜生的妻子。

今天,家族中,大房的堂兄林耀祖,來到了她們家。

“林落雪,家族給你工作,一直供養著你的全家。但你又執意不愿改嫁豪門,那么如今,你也該替家族做點貢獻了。”林耀祖冷漠的說道。

“要我做什么?”林落雪開口詢問。

這五年,他替家族賣命工作,然而,換來的只是家族的越不待見。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在五年前,嫁給了蕭長楓。

可是,當初的那個決定,也是家族在背后推波助瀾啊。

“天下第一藥業‘唐門藥業’,要在咱們神都開設分店。我們林家,作為藥商分銷起家的家族,當然想要和他們達成合作。”

“不過,我之前去找過他們的招商經理,被拒之門外。家族決定,讓你去談這個合作。”林耀祖說道。

“堂兄,連你都談不下來的合作,我去,又怎么能談的下來?”林落雪搖頭。

“呵呵……”林耀祖怪笑一聲:“我是男人,你是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有些合作,男人談不下來,不代表,女人談不下來。”

“你……”林落雪當然知道他話里的意思。

家族,這是要讓自己,用美色,去達成這筆交易嗎?

“我不去。”林落雪連忙搖頭道。

“不去?”林耀祖冷哼了一聲:“不去行啊,不過,公司可不養閑人。奶奶說了,你若不去,別怪我們不顧及血緣關系,將你這個閑人,從公司開除。”

林家奶奶,在林家的地位,如同慈禧太后,家族大權,都由她說了算。

林耀祖最后,留下這么一句話,便決然離去。

破舊的小三房臥室中,林落雪看著床頭,那張五年前的結婚照。

照片之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蕭長楓那張俊逸的臉龐。

他不茍言笑,旁邊,是自己依偎在他懷里。

當年,原本以為,嫁給神都三大世家之一蕭家的二公子蕭長楓,自己便能成為神都最幸福的女人。

卻沒想到,這只是她不幸的開端,恥辱的開始。

“五年了…”她喃喃著,這五年,她到底是怎么過來的,連自己,都不忍回憶。

“砰砰砰~~~”臥室里,后媽王琳走了進來。

“落雪,聽我的,改嫁豪門,別再堅持。這樣,咱們一家就不用再過這樣的苦日子了!”王琳咬牙道。

林落雪看著床頭的結婚照,搖頭。

“還不愿意?你都守了活寡五年,那蕭長楓,也沒回來。”

“而且,就算他回來,他如今也是廢物一個,作為一個侵犯胞嫂,被蕭家趕出來的棄子,就算他現在,站在你的面前,他能給你幸福嗎?”王琳嗤笑著。

她真的理解不了,林落雪在堅持什么。

她是傻瓜嗎?

這一切,都為了什么?

“我要等,等他回來。”林落雪輕聲說道。

“行,你等著,我不管你了。”

“我告訴你,林落雪,我嫁到你們林家,本來是來享福的,可因為你,我福沒享到,苦到是吃夠了。這種生活,我他媽的過不下去了。等你被公司開除,那么,就是我和你爸離婚的時候……”

旁邊,林落雪的父親林江明聽到妻子王琳的話,啪的一聲,將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了女兒的臉上。

“林落雪,要是琳兒和我離婚,那么,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林江明氣急道。

林落雪的臉上,清晰的呈現出了一個巴掌印。

她委屈的跑出了家中。

小區花園,林落雪坐在一棵梅花樹下的長凳之上。

冬日寒風吹拂,百花凋謝,唯獨這梅花獨自綻放。

風一吹,梅花落在林落雪的肩膀之上。

她的臉頰之上,有著清晰的五個巴掌印。

兩行眼淚,就和那落花一般,撲簌滑落。

突然——

  “t酷W匠;.網首發0

一只手,伸了過來,替她擦干眼角的淚痕。

林落雪吃驚,抬頭,看到了一個身軀筆直,面容俊逸的男子。

“蕭…蕭長楓,是你!!!”

林落雪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這五年,她已經做了很多次類似的夢,可是每次夢醒,都是更大的失落。

她揉了揉眼,發現,這一次并非是在做夢。

“落雪,對不起,因為我,讓你受了這么多的委屈。”蕭長楓給她擦著眼淚,然后,繼續說道:“我們…離婚吧。我蕭長楓,對不起你!”

此話一出,林落雪的嬌軀一顫。

接著,她遏制不住,啪的一聲,將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了蕭長楓右邊的臉頰之上。

“蕭長楓,我等了你五年,就等來了你一句對不起,等來了你的離婚二字?”林落雪心中失望至極。

她的眼眶通紅,緊咬著貝唇,那眼淚,忍不住的撲簌滑落。

“全世界的人,都說你蕭長楓,侵犯了胞嫂,罵你是禽獸,罵你畜生不如。他們說,是因為你,所以你父親才蒙羞自殺,而你,沒臉見人,遠遁他鄉。”

“但是,我不相信。五年來,我一直在等你一個答案,等你親口告訴我,你沒有!”

“可今天,我卻等來了你的‘對不起’三個字。”

“你的對不起,對得起我這五年嘛?”

林落雪咬牙,五年來,她一直堅強無比。

哪怕,受了再多的委屈,她也不曾像今天這般落淚。

但今天,她真的忍受不住了。

她嚎嚎大哭了起來:“蕭長楓,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要你像個男人一樣,大聲的告訴我,你,當年,有沒有做那件事?”

原本以為,身已經死了,心已經死了的蕭長楓,不會再被任何人觸動,不會再被任何事觸動。

但如今,他的心,卻被林落雪深深的觸動了。

仿若有一根弦,狠狠的在他心上拉了一下。

原先,他的心,是死的,但這一刻,活了。

心房中,蹦出無窮的熱血,流滿全身。

他咬牙,說道:“當年,我沒有做那件事。”

“蕭長楓,我等了你五年的答案,今天,終于等到了。你說沒有,我相信你。”

“作為你的妻子,我自始至終,都信任你。”

“為什么,你就不能像一個男人一樣,向全世界的人,都證明,你不是一個侵犯胞嫂的畜生。”

“然后,再告訴全天下的人,我林落雪,當初看上你,沒有瞎了眼!”

“蕭長楓,我不想再被人,指著我,說我是畜生的妻子。我不想再被任何人看不起,我想要那些指責我的人,統統都閉上嘴,我要告訴他們,我林落雪,五年的堅持,沒有錯,我從來都沒有看錯你……”

“嗚嗚嗚…”

梅花綻放的樹下,一個女子,嗚嗚大哭。

仿若,要把這五年中,承受的所有委屈,都化作那兩行眼淚,流淌而去。

旁邊,一個經歷了地獄痛楚,原本以為,未來只有復仇、痛楚的男人,這一刻,仿若找到了一個可以守護的光明。

他喃喃道:“從今以后,林落雪,你就是我蕭長楓的一切。我不會讓你,再受任何人的委屈。我也會像只影子一樣,守護著你。”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