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虎難下的副院長李延慶伸手端起酒杯,先抿了一大口,然后和秦立誠一樣,揚起脖子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好!”

醫務處副主任孫杰是李院長的人,連忙大聲叫好。

其他人見狀,連忙跟著出聲叫好。

盡管李延慶喝酒的姿態很強勢,但張銘還是看得出他是色厲內荏,杯中還剩一小口呢!

秦立誠也看出李延慶杯中有“回扣”,但他并未點破。

不管怎么說,姓李的也是副院長,多少給其留點面子。

“李院長好酒量,請坐!”秦立誠沖著李延慶做了個請的手勢。

盡管李延慶挑釁在先,但秦立誠還是給他留面子了,并不想真想把他喝趴下,沒必要。

按說李延慶該就坡下驢,但他顯然并不這么想。

“秦主任的酒量也不差,這一杯是你敬我的,我這還沒回敬呢,你不會不給面子吧?”李延慶煞有介事的問。

從李延慶的角度來說,他想讓秦立誠主動認慫,如此一來,他的臉上就神采奕奕了。

秦立誠不主動出擊,已給足李延慶面子了,沒想到他竟蹬鼻子上臉了。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李院長太客氣了,我悉聽尊便!”秦立誠冷聲道。

吳兆明對秦立誠的酒量再了解不過了,聽到兩人的對話后,心中暗道:“姓李的,你和他拼酒,純屬老壽星吃砒霜的——活膩了!”

張銘認為中醫院吳兆明的酒量最好,但若是問吳院長這個問題,他一定說是秦立誠。

吳兆明和秦立誠喝過多次酒,無論他醉與不醉,反正他從沒見后者醉過。

李延慶沒想到秦立誠的話這么硬,心中暗道:“姓秦的,你事先至少喝了三兩,剛才那一杯四兩,若是再來一杯的話,那可就一斤一,我不信你能喝這么多!”

按說李延慶此時不該擔心秦立誠,而是先懆懆自己的心,以他的酒量,再來一杯絕對喝不下去。

之所以沒這么想,是因為他另有盤算。

李延慶是副院長,秦立誠只是南門街診所的負責人,無論再干幾杯,都是秦立誠先喝,這是板上釘釘的。

秦立誠如果喝不下去,李延慶也就沒必要喝了,穩操勝券。

雖說這有幾分賭的成分,但對于騎虎難下的李延慶來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C^酷Vx匠v網首發0

“單絲不成線,獨木不成林。”李延慶笑著說,“我必須回敬一杯,服務員,來,斟酒!”

張銘見狀,悄悄沖著秦立誠使了個眼色,讓他多留個心眼。

秦立誠沖其輕點一下頭,以示謝意。

服務員剛把酒斟好,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秦立誠意識到是自己的手機在響時,伸手從褲兜里將其掏了出來。

“秦主任,不會是夫人來的電話,讓你少喝點吧,哈哈!”李延慶出聲嘲笑道。

李延慶猜對了一般,話并非胡媚打來的,而是老泰山胡志高的號碼。

秦立誠知道老丈人打電話過來的用意,掛斷后,直接摁下了關機鍵,以絕后患。

女兒已回家多日了,女婿卻不聞不問,這才胡志高很是惱火,想要狠狠訓斥他一頓。

聽到耳邊傳來的嘟嘟忙音后,胡志高更惱火了:“這臭小子竟敢掛我電話,我看他不想活了!”

胡志高在怒罵的同時,再次撥了秦立誠的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胡志高將手機往沙發上一扔,怒聲道:“姓秦的竟然關機了,真是氣死我了!”

胡媚聽到她老子的話后,很是疑惑,出聲道:“關機了,不可能吧!”

撥完號后,胡媚的耳邊立即響起了溫柔的提示音。

“氣死我了,姓秦的真不是東西!”胡媚怒聲罵道。

劉春花掃了女兒一眼,出聲道:“小媚,要我說,你別不該搭理這窩囊廢,不行,就和他離婚!”

“你在這胡說什么呢,屁大點事就離婚。”胡志高怒斥道,“明天我去找他談談,問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劉春花挨了訓斥后,心里雖很不爽,但也并未反駁。

撇開胡家的鬧劇不說,將目光重新轉回到麒麟閣的酒桌上。

秦立誠關閉手機后,沖著李延慶道:“謝謝李院長關心,我可不是妻管嚴,呵呵!”

聽到這話后,李延慶的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狠狠的剜了秦立誠一眼。

李延慶是中醫院的出了名妻管嚴,他妻子長的五大三粗,據說武力值超強,他根本不是對手。

“行了,少說沒用的,你說吧,這一杯怎么喝吧?”李延慶冷冷聲問。

“李院長這還用說,自然是秦主任先來!”孫杰搶先說道。

在這之前,李延慶悄悄給孫杰使過眼色了,對方心領神會。

聽到孫杰的話后,在場眾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盡管心里很是不快,但礙于李延慶的地位,不敢出聲。

張銘張了兩下口,硬是沒發出聲來。

在得不到吳兆明信任的前提下,張銘絕不敢得罪李延慶。

按說這時候唯一可以站出來說話的就是院長吳兆明,但他卻沒有絲毫開口之意。

“孫主任說的沒錯,李院長,您是院領導,當然我先來!”秦立誠伸手端起了酒杯。

雖說之前秦立誠不顯山不露水的,但從他今晚的表現來看,大家都覺得他應該挺能喝的。

盡管如此,眾人心里還是捏了一把汗,這要是再喝下去至少一斤一了,想想都讓人覺得害怕。

秦立誠不是傻子,雖明確表示他先喝,但并沒說干杯。

若是他將這滿滿一杯喝下去,李延慶隨便找個由頭不喝了,那才叫有緣無處伸呢!

秦立誠將酒杯放到唇邊,猛喝兩大口,杯中還剩一半,伸手將其放在了桌上。

孫杰見狀,急聲道:“秦主任,你怎么只喝了一半,是不是喝不下去了?”

“感情不斷,只喝一半!”秦立誠不動聲色道,“另外,我得等著李院長,一起前進!”

秦立誠這話乍一聽是在開玩笑,但其中的意思非常明確,李延慶必須先喝掉半杯,他才將剩下的喝盡。

這要求合情合理,沒有半點問題。

孫杰雖想幫李延慶說話,但卻找不到理由。

吳兆明看到這一幕后,心中暗想:“姓秦的有勇有謀,不容易對付!”

李延慶本以為吃定秦立誠了,沒想到對方來了這么一出,讓他很是被動。

“李院長,請吧!”秦立誠邊說,邊做了個請的動作。

一臉郁悶的李延慶伸手端起酒杯,一連兩口喝掉了半杯。

就在李延慶放下酒杯之際,秦立誠端起剩下的半杯酒,仰起脖子一飲而盡,并沖著對方亮了亮杯底。

之前那半杯已是李延慶的極限了,將酒杯端在手上,看著里面的無色液體,只覺得頭昏眼花。

“李院長,請!”

李延慶無奈之下,只得仰起頭,將杯中酒往喉嚨里倒去。

“咳,咳咳!”酒剛入喉,李延慶就大聲咳嗽了起來。

吳兆明見狀,沖著裴向陽使了個眼色,讓他將其攙到洗手間去。

裴向陽連忙起身攙扶李延慶離桌,孫杰快步走過來幫忙。

在兩人的攙扶下,李延慶剛走到洗手間門口,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堂堂副院長,讓人喝的當場算賬,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裴向陽閃身讓到一步,讓孫杰去照顧他。

孫杰雖也不樂意,但誰讓李延慶是他的靠山呢,只能與其共患難!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