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酷匠…網/正版》首Z●發wg0+q

夜色如墨。

繁華的街燈照不透無盡的黑夜,但卻能給晚歸的人指名前行的道路。

砰!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在寧靜的夜晚顯得格外刺耳。

南州市中醫院針灸科副主任秦立誠極不情愿睜開朦朧的睡眼,緩緩坐起身,滿臉困倦之色。

作為值班醫生,一旦病人敲門,必須立即起身,職責所在,不敢怠慢。

按說醫生值班不該睡覺,但夜間要求相對寬松一點。

打開門,秦立誠見院長辦公室主任張銘滿臉急色:“張主任,有事?”

“秦主任,出大事了,院長讓你立即去他辦公室!”張銘臉色凝重。

秦立誠掃了一眼值班室墻上的掛鐘,夜里兩點半,這個點院長怎么會在醫院?

事出反常必有妖!

“張主任,到底出什么事了?”秦立誠壓低聲音問。

張銘欲言又止,輕咽一口唾沫:“秦主任,你別為難我,見了院長,你就知道了!”

看著張銘的表現,秦立誠不敢怠慢,立即快步向著門外走去。

急診樓后面的二層小樓是行政辦公樓,院長辦公室在二樓最東邊。

秦立誠跟在張銘身后直奔行政樓而去。

“院長,秦主任來了!”張銘出聲道。

進門后,秦立誠見院長馮遠征,副院長吳兆明、李延慶三位院領導赫然在座,連忙一一打招呼。

張銘等秦立誠進去后,關上門轉身走開了。

一無所知的秦立誠心里很是沒底,悄悄用眼睛的余光看向吳兆明。

秦立誠剛到中醫院就跟在吳兆明后面實習,彼此間關系很好,是其鐵桿手下。

工作短短五年,秦立誠便成了針灸科的副主任,除自身過硬的醫術外,副院長吳兆明的抬舉至關重要。

“秦主任,坐下說!”院長馮遠征沉聲道。

來的路上,秦立誠頭腦急速運轉,思考出了什么事。

今天,秦立誠本是白班,但副院長吳兆明晚上有事,讓他幫著值個夜班。

針灸科不同于其他科室,按說不用安排醫生值夜班,但南州市中醫院卻是例外。

新世紀初,醫院改制,南州中醫院成了私立醫院。針灸科是中醫院的頭牌科室,為追求利益最大化,安排醫生夜里值班也就不足為奇了。

白天秦立誠坐診,波瀾不驚,晚上來了兩個病號,處理得當,沒任何問題。

“吳院長,秦主任是你一手帶出來,你和他談吧!”馮遠征滿臉陰沉。

吳兆明輕點一下頭,沉聲道:“立誠,你把中午去玉玲瓏溫泉度假山莊幫董事長針灸的經過詳細說一說!”

秦立誠聽到這話后,心里咯噔一下:“難道問題出在這兒?”

吳兆明口中的老董事長指的是錦隆集團的創始人——莫錦隆,一手打造了錦隆商業帝國,號稱南州市首富。

南州中醫院也是錦隆集團的下屬單位,十多年前,國家推行醫院改制之時,莫錦隆斥資數千萬元將其買了下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刀刀催人老!

莫錦隆雖是人中龍鳳,但終究敵不過歲月如流。

五年前,年過六旬的莫錦隆突患帕金森,雖遍訪歐美名醫,但效果不佳,震顫愈發嚴重,最終只能寄希望于中醫。

吳兆明臨危受命,通過針灸之法幫莫錦隆治療。

數年如一日。

莫錦隆的病情雖未有明顯好轉,但也沒進一步惡化,算是控制住了。

吳兆明每隔兩天幫老爺子針灸一次,今天又到了針灸的日子,但他卻因去市里參加學術會議脫不開身。

為不影響老爺子的病情,吳兆明讓秦立誠去玉玲瓏溫泉度假山莊幫董事長針灸。

玉玲瓏溫泉度假山莊也是錦隆集團名下的產業,位于南州市城鄉集合部,距離中醫院半小時車程。

近兩年,為了方便治療以及修養,莫錦隆一直住在那。

秦立誠中午去溫泉度假村幫莫錦隆針灸,完事后趕回醫院上班。

“董事長出……出事了?”秦立誠抬頭看向吳兆明,心臟砰砰亂跳,緊張不已。

“你先把幫董事長針灸的經過詳細說一遍,越細越好!”馮遠征冷聲說。

錦隆集團的創始人出意外,可是捅破天的事,難怪三位院長深夜聯袂而至,。

莫錦隆如果真有三長兩短的話,別說秦立誠承擔不起責任,馮遠征、吳兆明和李延慶同樣承受不起,這是他們如臨大敵的原因所在。

“根據師……吳院長的交代,我從百會、風池開始行針,至本神、曲池太沖、合谷……”秦立誠一臉淡定道,“董事長氣血虛弱,虛風內動,我又在氣海、足三里兩穴下針,以求扶正固本。”

秦立誠一直稱呼吳兆明為師父,但眼下這個場合顯然不合適,于是改稱吳院長。

馮遠征、李延慶作為中醫院的正副院長,都是中醫行家,聽到秦立誠的話后,互相對視一眼,臉色稍稍緩和下來。

“你離開時,董事長的情況怎么樣?”李延慶出聲問。

秦立誠急聲答道:“我離開時,董事長睡著了,當時,吳媽親眼所見。”

吳媽是專門服侍莫錦隆起居的保姆,秦立誠離開時,是她將其送出門的。

“我之前就說了,立誠幫董事長針灸絕無問題,你們偏不信,現在信了吧?”吳兆明臉上隱約現出幾分不快之色。

“吳院長,不是我們不信,而是據莫副總說,吳主任幫董事長按摩時,吳媽并不在現場。”馮遠征冷聲道。

“不……不可能!”秦立誠急聲道,“我幫董事長針灸時,吳媽就在他身邊,完事后,還是她開門把我送出去的!”

“秦主任,我們相信你說的真話!”馮遠征一臉嚴肅,“但你覺得在你和吳媽之間,兩位莫總更相信誰?”

莫錦隆有兩個兒子,長子莫耀東,次子莫耀南,分任錦隆集團的正、副總經理。

秦立誠臉色陰沉,眉頭緊蹙:“院長,董事長到底怎么了?”

從眼前情況來看,莫錦隆一定出事了,但究竟出了什么事,秦立誠一無所知。

這一情況至關重要,必須搞清楚。

“下午兩點,董事長突發心肌梗塞,送醫后效果不佳,一直昏迷不醒!”馮遠征臉色陰沉的能擠得出水來,“一小時前,因搶救無效,去世了!”

錦隆集團董事長竟然死了,秦立誠驚詫至極,嘴張得大大的,足以塞下一只雞蛋。

若無中午那次針灸,莫錦隆的死和秦立誠并無半點關系,但現在誰也說不清楚。

幫莫錦隆針灸時,吳媽明明就在旁邊,現在她卻矢口否認,秦立誠感到一個巨大的陰謀撲面而來。

猝不及防!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騎鶴人說:   歷時三個多月,騎鶴再發新書,懇請書友們多多支持!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