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龍淵牽著女兒念念的小手漫步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念念小臉上露出些許害怕的神情,小手交叉在一起,顯得忐忑不安。

“怎么了寶貝。”

夏龍淵心里在意,詢問。

念念嘟著嘴像是櫻桃一般的小嘴,似乎在猶豫什么,并沒有說話,但整個人的眼神卻不像之前那般如星辰閃耀,此刻卻有些暗淡。

夏龍淵面露溺愛的微笑,蹲著身子,大手將念念抱在懷里,“寶貝,難道不信任爸爸嗎?有什么問題,寶貝可以直接說出來。”

念念沒說話,只是粉嘟嘟的鼻子有些泛紅,下一秒眼眶紅潤,淚珠就像是豆子一般滾落。

夏龍淵臉上的笑容消失,一臉擔憂,上下打量念念的身體,“寶貝,你是哪里受傷了嗎?爸爸馬上送你去醫院。”

就在夏龍淵抱著念念即將不顧一切奔跑到醫院時,念念小手拉住夏龍淵粗壯的手臂,“爸爸,不是。”

夏龍淵急了,“那寶貝你到底怎么了?”

念念猶豫一下,鼓起勇氣,眼淚簌簌而下,“爸爸,以后會不會再也沒有小朋友跟我玩了?我也很想跟小伙伴們一起玩,我不喜歡聽他們說我是野種。”

夏龍淵心疼不已,將念念抱在懷里起身邁步向前行走,“放心吧,有爸爸在,會有小伙伴喜歡你。我的寶貝相不相信爸爸?”

念念沒說話,卻點了點小腦袋。

“既然相信爸爸,那就好好看著,最多一周時間,我家的寶貝將會有很多小伙伴跟著一起玩。”夏龍淵笑道。

念念暗淡的目光迸發奪目的神采,“真的嗎?爸爸。”

“真的!”夏龍淵微笑,肯定的回答。

念念便非常期待,爸爸到底要用什么辦法讓自己擁有小伙伴。

十分鐘后……

夏龍淵與念念一起來到沐婉清所在的公司樓下,鳳凰緊隨其后。

這個時間,正是沐婉清下班的時間,夏龍淵與念念剛到樓下,沐鳳發現了夏龍淵,便走過來,虛瞇著眼打量夏龍淵,但夏龍淵卻是看也沒看一眼。

片刻后,沐鳳冷哼一聲,“退伍回來的廢物,別在公司樓下礙眼。”

夏龍淵沒說話。

沐秋雅與沐麗麗緊隨其后,均是出言嘲諷。

“真是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什么樣的人跟什么樣的人在一起,垃圾跟廢物就非常搭配。一個落魄的豪門少爺,還恬不知恥的來勾搭沐婉清那個女人,呵呵……沐婉清或許只有這種廢物男人能看得上了。”

“你這種男人,真是給我提鞋都不配,啃我腳指頭都沒資格。還有這個小野種,真是垃圾生垃圾,我看著都覺得惡心,走開一點!”

夏龍淵眸子冒著冷光。

鳳凰在車上見了正要下車教訓這三個女人。

忽地……

咯噔……咯噔!

急促的高跟鞋踩著地板,聲音傳來時,沐靜推著輪椅上的沐婉清快速接近沐麗麗,在輪椅上的沐婉清,絕美的面容上,是冰冷。

啪!

沐婉清一巴掌狠狠的扇在沐麗麗臉上,她大口喘氣,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下,很費力氣。

周圍的人見了,均是瞪大眼睛,都沒想到這個已經在輪椅上的女人,還有如此的爆發力。

沐麗麗瞪大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你!你敢打我!你這個瘸子,你這個賤人,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沐婉清一臉無懼,“你可以罵我,怎么說我都行,但我就是不允許你罵我女兒!在敢罵我女兒,我跟你拼命!”

夏龍淵也是第一次見識護著孩子的沐婉清,是那么的無懼,那么的勇敢。

鳳凰在車上見了,一臉微笑,“夠霸氣。不過,我還以為是因為她們嘲諷主上她才動手打人,沒想到是因為孩子。我想,或多或少還是因為主上吧。”

沐麗麗被沐婉清身上的氣勢壓倒,一時間語塞不敢說話。

沐靜斜著眼睛看了一眼夏龍淵,面露嫌棄之色,“我真不知道你作為一個男人有什么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別人都罵你女兒了,那么嘲諷你了,你居然都不冒火?你還是個男人嗎?”

夏龍淵淡泊的眸子看了一眼沐靜,“都是將死之人。”

“嗯?什么將死之人?”沐靜氣惱,“我看你不僅廢物,還窩囊!念念,到小姨身邊來。”

沐靜說著就要去搶念念。

但念念緊緊抱著夏龍淵粗壯的手臂,就像是受傷的小動物。

沐靜一時有些尷尬,對自己這個侄女,她見到的次數也不多,畢竟當初沐婉清為了保護孩子,很少與沐家的人接觸。

沐婉清自己滑動輪椅快速上前,“女兒,媽媽抱抱。”

念念立馬松開夏龍淵的手臂,與沐婉清相擁,她如櫻桃一般飽滿的小嘴唇湊在沐婉清耳邊,小臉上滿是興奮與崇拜,“媽媽我給你說,爸爸可厲害可厲害了。”

沐靜不屑切了一聲心說就這個廢物窩囊男?還厲害?

沐婉清看了一眼夏龍淵,接著收回目光,微笑,“寶貝,爸爸怎么厲害了?”

念念天真單純,一臉崇拜的看著夏龍淵,“在學校里有同學欺負我,老師還要我賠衣服,爸爸來了,所有人都不敢說話,爸爸就像是皇帝一樣,沒人敢反抗他。而且,爸爸還拉來了好多好多衣服,特別特別厲害。”

沐婉清疑惑的眼神看向夏龍淵,“真的?”

夏龍淵聳了聳肩,也不承認也不否認。

沐靜冷哼,“姐姐,小孩子的話,怎么可能信。”

念念很倔強,嘟了嘟飽滿的嘴唇,“都是真的,爸爸最厲害了,連校長見了爸爸都很害怕。所有人都聽爸爸的話。”

“噗嗤!”沐靜笑出聲音,“好了姐姐,我想小寶貝肯定做了一個噩夢。我們現在還要去聚會呢,今天可是個好日子。”

念念強調,“媽媽,我沒有說謊。”

沐婉清搖頭,微笑,“好了寶貝,我們不說這個事了,現在我們去吃好吃的。”

念念無奈的點頭。

沐靜瞪了一眼夏龍淵,“其余的人都去,就你這個負心人別去,看到你倒胃口!”

  A酷匠網x永T久免fz費看|小h。說0…t

夏龍淵沒說話。

念念嘟著嘴,不開心,“爸爸不去,我也不去了。”

沐婉清略有驚訝的看了一眼夏龍淵,心想這男人對女兒說了什么,做了什么?怎么才接觸沒多久,便幫這男人說話了?

“好,都去。”

沐靜不愿意夏龍淵跟著去,但沐婉清都這么說了,她便不好繼續阻止,于是冷哼了一聲,獨自生悶氣推著沐婉清的輪椅上車。

“我們的車坐不下了,有些人想去,那就跑過去吧。”

但其實,后座空無一人。

沐婉清想說什么,但想到七年委屈,她咬了咬貝齒沒說話。

念念小臉上滿是不開心,“不喜歡小姨。爸爸你要來。”

夏龍淵溺愛笑了笑,“一定。”

沐靜刮了夏龍淵一眼開車遠走。

沐鳳思索一下,“走,我們也去。”

沐麗麗摸著臉,“去干什么?丟臉么?”

“丟什么臉啊,沐婉清這個賤人不是打了你么?我們讓沐婉清今天后悔。她們要去玩的地方是醉生夢死娛樂場所,我們跟熊哥可是好朋友啊。”沐鳳陰笑一聲道。

沐麗麗與沐鳳眼前一亮,“快走快走,我今天要讓沐婉清跪下喝尿,求我放了她!”

三女駕車快速跟上。

鳳凰駕車過來,“主上,這三個女人,不安好心啊。”

夏龍淵雙眸兇光灼灼,“鳳凰,訂三口棺材,明天送給沐鳴,就說是我給他的回禮!”

鳳凰心里一凜,沐鳴之前想殺了念念,現在是夏龍淵反攻的時候。

你要殺我女兒?

不好意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