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結束,林瀚驅車回了家。

回想起剛剛笑話般的婚禮,林瀚就忍不住想笑。

回家之后,左右無事,自是上塌安睡。

第二天。

局長的消息來了。

短信上是一個地址,除了這個沒有說更多的東西。

林瀚心頭了然。

王志成提過一嘴,局長夫人的肩周疾病,已經持續了很多年。

這些年里,想必這位局長大人也找過很多醫生。

只是顯然都沒什么效果。

所以,這條短信才會如此隨意。

林瀚立刻下樓。

但卻在自己的車旁,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酷匠√W網首發0FD

一個體態清瘦的女子,靠在他的車上,拿著化妝鏡仆仆抹著粉底。

林瀚瞇起眼睛,這女子他以前見過。

在他還沒和方彤彤在一起時,曾被媒人介紹,和她相過一次親。

只是相親過程中,這女子有些勢利,對他這個送外賣的愛答不理。

想不到今天又碰見了。

畢竟也見過一次面,林瀚過去打了聲招呼。

女子才注意到林瀚來了。

抬起頭,瞇著眼睛看了林瀚一會兒,才想起來林瀚是誰。

她冷哼一聲,翻了個白眼,低頭繼續玩手機。

林瀚怔了一下,說:“你能不能起來一下。”

女子這才瞪了林瀚一眼,道:

“我男朋友的車,我起什么起?”

“趕緊送你外賣去,幾年不見,廢話還挺多!”

這女人語氣驕橫,說著,還伸出手在車上摸了一下。

“反正也等人,還碰上這送外賣的,這車不錯,車主應該不能就在附近吧?”

女子心道。

林瀚有些忍俊不禁,道:

“這車,你男朋友的?”

女人態度更加驕橫,說:“看什么看?你送外賣攢十年也買不起!”

林瀚摸摸頭皮,拿出鑰匙道:“我要有你這樣的女朋友,車里得天天通風,不然,嗆啊!”

“你什么意思?”

女人不傻,聽得出林瀚在開她抹粉底的玩笑。

就在這時,林瀚突然按了下車鑰匙。

嘀——

女人靠著的奧迪A7響了一聲,把她嚇了一跳。

“你…”

女子驚訝地指著林瀚,“你的車?”

不對啊!

幾年前相親,這家伙不像年紀輕輕買車的人啊!

那當時我要早知道這家伙的底子…

女人立馬換上了笑臉。

“李哥,誒,不是,你姓…你姓張,張哥,你帶小妹一程唄!”

女人忙把臉擠成一朵花。

只是林瀚看著她的一臉粉底,不忍直視地搖搖頭。

“我姓林。”

“那林哥!”

女人假裝不在意林瀚語氣中的不耐,繼續貼道:

“我不說,這我男朋友的車嗎,你就是我男朋友啊~”

說著,女人還拋了個媚眼。

繞是見過大風大浪的林瀚,也忍不住驚恐地退了半步。

就在這時,女人身后卻忽然走過來一個男人。

“你…他是你男朋友?那我是誰?!”

那個男人驚訝又憤怒地指著林瀚。

女人臉上微微有了點慌亂。

她想起來了,自己今天來,是找男朋友一起玩的!

本來碰上林瀚,不想理他。

可沒想到林瀚這么有底子啊!

現在這倆撞一塊了…

“怎么辦怎么辦…”

這一瞬間,女人腦子極速流轉。

最后心里的天平,還是斜向了林瀚。

畢竟,那個正牌男友,可供不出這么好的車。

而她和林瀚也算有些交情,只要自己主動點,不有句話?女追男,隔層紗嗎!

“你誰啊你,回家等我會!”

女人毫不客氣地道。

林瀚在這時打開車門,坐在車里道:

“我不認識她,你們先聊。”

男人更加疑惑了。

但看看車子的型號,也就明白了。

“這個勢力的娘們!”

男人深深嘆了口氣,心道。

女人臉色黑了一分,林瀚這句話讓她如何下的來臺?

不過,再下不來臺,也得下!

追上了林瀚,好日子不愁!

女人立刻拉開另一邊車門,閃身坐了進去。

“你先回家去。”

女人隨意地吩咐一聲。

她那正牌男友臉色更暗了。

林瀚坐在車里,有些厭惡。

“下去。”

林瀚冷聲道。

女人置若罔聞,反而在車里這兒摸摸,那拍拍。

還把后視鏡擺向了自己的臉,興奮地照著。

忽然,女子看見了車后座的袋子。

有些奇怪,把袋子抓過來一看。

瞬間,女子打了個哆嗦,看林瀚的眼睛更加含情脈脈了。

“林哥,你不記得我啦?”

女人嬌滴滴地撒嬌。

這讓站在外面的男人怒不可遏。

奶奶的…我供著你這么多年,沒見你撒嬌過幾次!

林瀚點點頭,道:

“您這厚的臉皮,見一次真的忘不掉。”

女人的笑臉凝固片刻,又繼續道:

“林哥記得我就好啊,那,哥,你帶妹妹一程!”

“去哪啊?你這是臉皮夠厚了,想測試一下人皮防彈衣?”

林瀚故作驚訝道。

女子低下頭,臉色更加黑了。

很快又抬起腦袋,嬌滴滴道:

“林哥,說什么呢,你想帶我去哪都行~”

說著,女人還嬌羞地低下頭。

林瀚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是當場就能獻身?

心里突然有了個想法,林瀚瞇起眼睛,笑道:

“那就別去了,就這吧。”

女子驚了一下,“啊?”

她確實有任林瀚亂來地意思。

但沒想到林瀚居然這么奔放!

她看了眼車外的男人。

那男人還在冷眼盯著她,但已經憤怒到不行了。

“有點癖好啊林哥…”

女子忍不住笑了一聲,很快脫下了自己一件衣裳,扔在后座上。

林瀚不忍地閉上了眼睛,心里下定注意,這車,得洗了。

“在車里脫鞋不方便,你先下去脫吧。”

林瀚故作關心道。

女子只當林瀚起了那個心思,毫無心機地推開門,下車去脫鞋。

卻看到那男子還站在車外,女子冷哼一聲,道:

“還不走,等著看直播?呵,老娘跟著你這幾年可是受夠苦日子了!”

女子十分不滿又厭煩地瞪了男人一眼。

就在這時,林瀚突然發動汽車,揚長而去。

從車上,傳來林瀚爽朗地笑聲:

“妹妹,你太需要了,我怕受不了你啊!”

女人大急,忙喊道:“我衣服!”

這女人穿的不多,在車上脫了一件后,已經露出了很大一片肉。

林瀚已經沒了蹤影。

女子崩潰地捂住胸口,轉頭看向那個剛剛被她嘲諷的男人。

“老公…我…你把衣服脫了讓我穿一下…”

女子嘟起嘴,使出以前最管用的賣萌術。

卻不料,男子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女子捂著胸口,在小區里怔了。

她是為了找男朋友,才來的這。

“老公,你別走,人家咋回去啊…”

女子急地跺腳。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