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么一個廢物兒子,顯然是劉城主心中永遠的痛。

但無論如何也是至親骨肉,他始終沒舍得把這個廢物兒子給埋了。

一頓毒打,皮開肉綻,聽聞兒子可以在家里休養十天半月,劉城主松了口氣。

又有幾天輕松日子了。

午時飯點,劉城主設宴款待。

在場的不僅有徐逸和薛一針,還有威武集團的幾個人。

為首一個胖子,跟少城主的體型差不多,但比起少城主,顯然多了一絲精明和豪邁。

他絕口不提被少城主克扣貨物、搶了倆女人的事情,只是不斷跟劉城主喝酒,說一些合作愉快的話。

對于徐逸這里,胖子并沒有太多重視,畢竟年輕,徐逸這個名字,也沒什么名氣。

午后,威武集團的分公司在神鹿城開業,劉城主親自上門捧場,與胖子一起剪彩,算是徹底化干戈為玉帛。

徐逸和薛一針在城主府的客房住下,晚上的時候,關統領來邀請吃宴。

“徐公子,劉某人沒什么本事,兵弱將寡,有的只有一顆赤誠之心,徐公子如果不嫌棄,可以在神鹿城住下。”

劉城主這話的拉攏意味已經十分明顯,徐逸不置可否,只是點頭說可以多住一些時間。

宴會上,賓主盡歡。

等徐逸和薛一針回住所后,劉城主問關統領:“二弟,查到了么?”

他從午宴之后就讓關統領去查徐逸的底細,現在想知道結果。

關統領撓了撓頭:“大哥,這個徐公子的底細,還真查不到,仿佛憑空出現一般,入神鹿城之前的蹤跡,一點沒有。”

劉城主皺著眉頭來來回回走了兩圈,問:“你覺得這個徐公子如何?”

“看起來不像是奸邪之輩。”關統領道。

劉城主點頭:“人心隔肚皮,還不能輕易相信,但想想我們神鹿城家窮業小,好像也沒什么可讓人貪圖的。”

“咱們好不容易打下這點基業,要不是大哥你一路走來小心翼翼,我們早就栽跟頭了。”關統領道。

“那……暫時就先留他們看看吧,這徐公子確實頗有謀略,很可能是隱世之家,否則他年紀輕輕,哪里來的這等見識?而且還有宗師境強者為管家,看那薛三針,對其很是恭敬。”

“一切聽大哥的。”關統領道。

劉城主呼了口氣:“困在這神鹿城也有些日子了,如今天下不平,時不待我,不能再平白的耗費時間,去散布一下消息,就說神鹿城有意投靠南丘,看北陵是否如徐公子所說那樣,會派人前來。”

“好的,我這就去。”關統領轉身離開。

深夜時分,劉城主接到消息,北陵城真的派人前來。

他心頭大喜,道:“二弟,讓三弟去接待。”

“好。”關統領點頭。

張黑臉晚宴上喝了不少酒,此刻睡得正酣,被關統領吵醒后,十分不滿,卻又發作不得,悶著一肚子氣,穿戴鎧甲,手持長矛,就到了神鹿城北門下。

“來者何人?”

張黑臉的大嗓門發揮作用,一聲大吼,城外的十幾騎聽得清清楚楚。

為首一個穿長袍的老者,留著山羊胡,聞言拱手道:“老朽北陵城客卿,奉我城主致命,前來拜會劉城主,還請開門。”

“開城門。”

  .最新章C節p上◇M酷匠網'0T

六個守衛一邊三人,拉著厚重的繩子,將城門用力打開。

十幾騎便進了神鹿城。

張黑臉沒好氣道:“要拜會不會白天來?這三更半夜的,擾人清夢,有啥事快說,說完俺還要回去睡覺。”

“這位是……張副統領?”老者問道。

“廢話!有屁快放!”張黑臉沒好氣的吼道。

老者臉上露出不悅之色,耐著性子拱手道:“老朽想見劉城主,還請張副統領帶路。”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俺家大哥早就睡下,要見明天來。”張黑臉吼道。

“有要事相商,還請……”

“你這老頭是不是聽不懂人話?俺說了,大哥已經睡下,有事明天再說,現在就給我滾,否則你張爺爺在你身上戳幾個洞,讓你知道厲害!”張黑臉怒道。

老者大怒,板著臉道:“很好,既然如此,老朽這就告辭,一切后顧,神鹿城自行承擔。”

“威脅你張爺爺是不?”

張黑臉毫不猶豫,一拳就砸了過來。

老者大驚,好在他身后一個大漢為他擋下這一拳,但那大漢的手骨咔嚓一聲,直接脫臼。

明明對方也是九品巔峰,但與天生神力的張黑臉比起來,還是差得很遠。

“走!”

老者不敢再留,連忙帶人跑路。

如徐逸所想的一樣,張黑臉腦袋里都是肌肉,是一個沒腦子的憨貨,由他出面,再好脾氣的人都得被激怒。

老者一行趕回北陵城后,見了北陵城主,源于對張黑臉的痛恨,又覺得是劉城主授意,不愿意見他,自然添油加醋一番。

北陵城主暴怒。

神鹿城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掌控神鹿峽谷的咽喉之地,一旦神鹿峽谷被南丘城掌控,他北陵如果被前方諸侯打擊,就再無退路可言。

既然如此,不如就先占了神鹿城,讓南丘陷入被動。

“傳令!神鹿城羞辱本城主,此仇此恨不共戴天,立刻調遣兵馬,拿下神鹿城,取了劉賊的腦袋,洗刷本城主所受屈辱!”

“是!”

凌晨四點,北陵城大軍開始聚集。

劉城主早在張黑臉趕走北陵城來人的時候,就已經往南丘求援,聲淚俱下,哭訴北陵城的殘暴,并說自己兵弱將寡,根本無力迎擊強敵,求南丘城出兵守衛神鹿城,神鹿城甘愿俯首稱臣。

南丘城此時已經接到北陵城調集兵馬的消息,不疑有他,也快速整頓兵馬,派出三萬大軍疾馳神鹿城,幫神鹿城守城。

同一時間,神鹿城城門大開,張黑臉和關統領率領著神鹿城僅有的兩萬兵馬,快速出城,而后蟄伏在神鹿峽谷兩邊,靜默不動。

城墻上,肅殺之氣彌漫。

兩千神鹿城守衛站在城墻頭上,面容緊張。

劉城主神色凝重,呼吸也是不太順暢。

這一戰,關系到神鹿城生死,或者說,直接關系到劉關張三兄弟的命運。

一旦徐逸計謀得逞,劉關張占據北陵南丘兩城,實力立刻暴漲。

但萬一失敗的話,三人逃都逃不了。

這是用命在搏。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