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仙谷里,端木復遠正在煉化精血。半年來他接連突破,利用精血蘊含的能量將修為提升到了引氣六重境,這一滴煉化結束,他將達到引氣巔峰,只差一步便能跨入氣海。

一天后,他緩緩收攏真氣,還未睜眼嘴角便一彎:“快了。還有一滴精血,足夠我的修為再進一步。到時,什么東方云修,什么陳澤,都不可能再壓著我!”

端木復遠一個月前就接到仙跡傳訊,令他帶人前往昆侖仙跡,想來是東方云修已經快要出關。

東方云修的話在端木復遠這兒已經威嚴不在,只要擺脫絕誓符箓的控制,就沒人能奈何得了他。

但他也不是傻子,如今陳澤跟東方云修要爭斗,他沒必要做這個出頭鳥。

數百散修齊齊而動,集結完畢。這么一股龐大的武修力量,還有半數境外武修在,一旦散開脫離監管恐怕會引起巨大的騷亂。

現在已經有準確消息,雷項帶著的高手最為瘋狂,攻占了一些地區后拿到很多現代武器,以隊伍的形式向昆侖山脈進發。而問天涯的隊伍雖然接到聚集的命令,但現在一直被他壓著,暫時還未有異動。

可就算如此,加上端木復遠手中的力量,五六百人的武修者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們動起來很難被瞄準,一旦撒開破壞力是無窮的。

明老接到消息后直接上了專機:“命令特行處所有監管醫仙谷的人現身,不惜代價將人給我堵死在醫仙谷!”

終于要開戰了。

黎向軒點頭,命令發布出去,特行處從月球回來的一百精英人士集結,將醫仙谷封死。

“家主,不好了,谷口來了很多人,將咱們醫仙谷給封了。”門衛打來電話。

端木唐擔憂地看著孫子,“復遠,看來是特行處要出手了。”

“大人命令不可違,這些人必須如期趕到仙跡。”端木復遠猛地睜開眼:“有些事想要做成總是要流血的。”

站在眾人面前,端木復遠很年輕,但他有資歷。面對一群要稱之為前輩的散修,他朗聲開口:“諸位,我欲要帶領大家到仙跡接受仙諭,可現在谷外有一群人卻想要阻止我們。”

“誰?誰敢阻止我等求仙?”一個老者憤然站出來問。

“特行處!”端木復遠道。

“可惡的特行處,之前就以各種名義欺壓我等。如今我們都是仙門弟子,怎么可能再受他們管教。”

“就是。我等是修仙者,豈能被一群螻蟻阻攔。走,隨我殺出去!”

“殺!”

一群人呼啦啦向外沖去,端木唐還是頗有擔心,畢竟這些人當中還有不少是他們端木家的族人:“復遠,咱們不應該讓家族人參與的。”

  {酷C匠L;網S首+~發0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況且,我們與他們有何分別?無論出不出手,都已經站在了特行處的對面。”

問經暢左手執刀,氣息凜然地守在谷口,目光堅毅。

見一群人怒氣沖沖而來,他冷傲開口:“傳明老令,不準放一個人出谷!”

他也是吸收了精血的,修為已經跨入引氣境四重,真靈脈塑鑄完善,正式踏入修途。

“殺!”

特行處隊員的兵器裝備都是制式,而且是陳澤從自己的煉鋼廠里調來的星艦鋼材,強度驚人。

整齊的動作,所有人動作整齊劃一,猶如標槍一般站在那兒。

這些散修雖說狂熱,但從醫仙谷正堂走到這兒也有不少的距離,讓他們冷靜不少。

這么會兒看到特行處紀律嚴明的隊員各個氣息驚人,尤其是從月球基地下來的人,清一色暗勁高手,對上他們這些修為參差不齊的人戰力幾乎是碾壓。

畢竟武修界最強的七個家族里,凌家被滅,蘇家暗勁以上武修自廢,雷、連、盛家等等家族的化勁強者也幾乎折損殆盡。加上之前被凌世峰著急了一批人,現在醫仙谷里的,最多有三四位化勁強者,暗勁高手實則只有七八十位。

當中有雷家弟子見后大怒,“問經暢,你老祖也為我仙門長老,你問家也將是三大族之一,為何要助紂為虐?”

“可笑!一群作亂的不法武修,竟然跟我提助紂為虐?別再做什么修仙的大夢了。仙跡在地球存在了幾千年,若玉衡仙門真有心,何至于等到現在。”問經暢說。

“經暢,你莫要誤事。我等之事去仙跡得傳仙諭,你們特行處難道還要限制我們的自由嗎?”一個問家的長輩開口。

問經暢目光掃到他,“想從這里出去,要么自廢修為,要么……死!”

“你!”這位問家長輩氣得臉青,“大逆不道,竟然跟我如此說話。既然你忤逆長輩之言,今日我便代你父親教訓教訓你!”

他一躍而起,向問經暢攻去。

叮!

長刀顫鳴,寒光凜冽。

這個問家的長輩站在那兒冷汗都流了下來。問經暢的刀就在他的喉嚨處散發涼意,讓他心底驚駭。

問經暢是問家的天才,修為雖然強悍但也只是暗勁修為,跟這人比還是有些差距。不曾想一年未見,自己竟然不是一招之敵。

“叔叔,對不起了。”

問經暢手腕一翻,刀背猛然震出真氣,將他的修為廢掉。

“你……”這人捂著胸口后退了幾步,滿眼盡是不甘,“逆子!你竟然如此對我!”

問經暢并不答話,長刀入鞘。

這方諸人見后莫不憤怒,有人突然高喝:“問經暢連自家人都能下得去手,特行處是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兄弟們,咱們一起沖出去,請仙界大人做主!”

霎時間人群轟然散開向這方沖過來,問經暢平靜開口,“所有人聽令,敢踏出醫仙谷者,殺無赦!”

倉啷啷……

清一色制式的長刀齊刷刷拔出來,特行處這百名隊員面無表情,面對沖來的武修者毫不猶豫揮下。

有陳澤系統的訓練,加上這些人在虛擬系統里的真實殺戮,每一個都算是經歷真正戰場洗禮的老兵,對敵之時毫不手軟。

立場不同,特行處的人背后代表的是民眾的利益。讓這些人得勢,社會還不知道要被禍禍成什么樣子。

廝殺聲跌宕,這幾乎是單方面屠殺。訓練有素的特行處隊員一個照面就將前面的人砍翻,瞬間死掉三十多人,刺鼻的血腥讓人陣陣犯嘔。別說是普通人,這些散修們都不曾見過這種場面。

一時間場面被震懾。

所有人都忌憚地向后撤了兩步,生怕自己一不留神越界被殺。

“好囂張的特行處,來我醫仙谷殺人,問我嗎?”

嗖……

一把匕首從遠處射來,一個隊員橫刀阻攔,整個人被震飛,后方有兩人想要攔住他的身體,同樣被震開。

噗!

三人齊齊吐血,被正擊中的那人落地后知堅持了幾息便死去。

其他隊員見兄弟被殺萬分憤怒,整齊提刀向前一步,面對如此凌絕殺勢竟然毫無畏懼。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