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小蘭吐氣如蘭,幽香撲鼻,絲絲熱氣在吞噬著他的理智。

陸凡想要將死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推出,可是手卻觸及在兇口,似乎是觸及了那些傷口,小蘭痛呼出聲,陸凡下意識地一停,小蘭就如蛇一般地重新纏了上來。

“我洗得好干凈的!”此時小蘭體內之藥再次發作起來,不斷的挑戰著陸凡的心里底線。

姿勢處于劣勢的陸凡在促不及防之下,被忽生狂力的小蘭一把扭翻在了香膩的絲被上,一時間競然忘記了擺脫。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關鍵時刻,陸凡猛咬一口舌尖,憤怒地一把想要推開這個被藥給吞噬了理智的女人,可是卻發現這女人在瞬間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力量,死死的拽住他。

哆嗦一下,陸凡一把揪起小蘭的頭發朝邊上一甩,小蘭慘呼一聲,滾落床邊后,嘴里含糊其詞地嘀咕著什么,隨后又要撲向陸凡。

“啪!”陸凡面色陰沉,對著撲上來的小蘭毫不手軟,狠狠的就是一巴掌甩出,小蘭像斷線風箏一般被陸凡一掌扇到床下。

此時的她這才清醒過來,臉色慘白,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淌而下。

隨后,小蘭猛的站起來,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對著墻壁猛然撞去。

竟然想一頭撞到墻上,陸凡面色微變,毫不遲疑,順手將枕頭砸到墻角,小蘭狠狠一撞,咚的一聲兩眼一翻白,暈了過去。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陸凡感嘆一聲。

等小蘭醒來的時候,發現陸凡坐在自己身邊,用著復雜的表情望著自己,心里一悲,掩面痛哭起來。

“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我連妓女那樣的尊嚴都沒有。凡哥,你讓我去死吧!”小蘭悲從中來,淚珠再次不要錢的流淌而下。

  @●看正◇。版So章b節,上(R酷‘匠%r網dS0v:

陸凡冷靜地看著她,看著她那紅腫的眼,深邃的黑眼珠里盡是悔恨與絕死的心意,默默地,他將小蘭的身體抱在了懷里,雙腿翻上了床,將她樓住,大手輕輕地撫摩過她的身體,細細地摩挲著她身上的每一處傷痕,動作是那樣的溫柔,不夾一絲貪婪與欲望。

“這是怎么回事?”陸凡無意觸碰到了小蘭胸口的傷口,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小蘭嬌軀一顫,咬住唇,蚊子鳴嚶一般碎聲道:“我不想說。”

“既然你不想說,那么過去的,就算了!”陸凡平靜地說道,暗地里卻大紅了臉,自己真是沒事找事啊,還要假裝出塵脫俗一樣,老僧坐定一般強忍著心中的一團邪火,而不敢動一絲一毫。

原來裝X是這樣痛苦,陸凡總算知道什么叫裝X了,自己怎么一時糊涂就抱住了她呢。

“凡哥,謝謝你,謝謝你這樣對我,你還把我當人看,當我是個真正的女人!”感受到陸凡身體的變化,小蘭臉色紅暈地從他懷里鉆出,裹上絲被,含羞地笑笑:“謝謝!”

“小蘭,以后有什么打算?”陸凡有點心猿意馬,這女人在懷里的時候自己難受,脫出了懷抱自已更加難受,可是想到偉子,陸凡就覺得頭上淋上了一桶冰冷的水,讓他徹底清醒了。雖說她已不是朋友妻,可是自己知道,在偉子心里,就從來沒放棄過找她,但愿自己剛剛的一切,沒做錯。

小蘭凄慘地一笑:“我能有什么打算,凡哥,我人都已經這樣了,還能談什么未來,我沒臉出去見人……”

“難道你就打算這樣鬼混下去,這樣被那些男人糟蹋你的身子,你父母還有阿偉知道了會多痛苦!難道你就不能為他們想想嗎?”陸凡語調提升了一些。

“凡哥,你千萬別告訴阿偉。不要告訴他我做了這些見不得人的事,我知道自己以前在他心里的地位,即使現在分手了,我也希望自己這骯臟的身體,能在他的記憶留下一個純潔的印象!”頓了頓,小蘭揪了揪手指,低頭蚊鳴幾句:“明天我就消失在這個城市,找一個沒人的地方……”

陸凡不知道該怎么勸她,聽到這番話,卻松了口氣,摸摸身上還有1000多塊錢,還有一張卡,一股腦地塞給了小蘭:“大哥也沒多少錢,有也是別人的,身上就這些了,卡里還有一些錢,你都拿去,我的電話你也留著。記住了,有什么困難就找我。還有,千萬別再回到那地方了!”

那張卡里還有幾十萬,就被讓這樣隨手送出來了,真是有錢的敗家子啊,還說王海龍敗家,還不都是一丘之貉。

“錢我有。”小蘭卻是擺擺手,堅決地將錢退給了陸凡:“難道你覺得我自己的錢都很臟的嗎?”

“難道不臟嗎?”陸凡訕訕地想到,卻是沒有說出口。

兩人沉默了一陣。

小蘭會意地說自己困了,如果陸凡愿意的話,可以一起睡,嚇得陸凡猶如被毒蛇咬了一口,趕緊拍屁股走人了。

看著陸凡走出去的身影,小蘭楞楞地落著淚。

許久,她撕掉了陸凡留給她的電話號碼,脫掉了外套,就那樣站在寬大的鏡面前,撫摩著自己顫抖的身體,輕聲地道:“很多事,不是想擺拖就能擺拖的……”

時間可以治愈一切的傷口,再久遠的傷疤都是可以被時間給磨平。

在陸凡拯救小蘭的同時,另外一邊,江陵市富豪住宅區,一幢占地極為廣闊的別墅里,此時張家父女三人正其樂融融的吃著晚飯。

“小美啊,最近學習怎么樣啊?”張父很是慈祥的給張心美夾菜,關切的問道。

張心美心中一顫,看來該來的還是要來啊。

“老爸,你就放心啦,我可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老爸心中的乖乖女啊,肯定會好好學習的。”張心美露出一張笑臉說道,隨后瞥了張寒美一眼,“不信你問妹妹。”

“這個……”張寒美一愣,隨后心中一動,點頭說道,“是啊,老爸,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姐妹倆那可都是天才中的天才,難道你還不知道嘛,哪怕就是不學也是可以拿到高材生的榮譽的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