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不要在關鍵時刻給我掉鏈子。”劉謹實在不想理這二貨,但還是說道。

“安心啦,你濤哥我是不會出錯的。”張濤上前拍了拍劉謹的肩膀說道。

“滾開,你是誰哥啊。”劉謹甩開他的手,沒好氣的說道。

“我25,你才23,我做下你哥怎么了。”張濤佯裝不快的說道。

“呵呵,憑年齡算什么本事,咱們憑能力說話。”劉謹呵呵一笑說道。

“憑實力?憑什么實力。”張濤問道。

“咱們是電臺主持人,當然是比收聽率了。”

“以前《故事匯》在你的主持下,一直是咱們城北電臺欄目中的最后一名,接下來你就看我的吧。”劉謹笑了笑說道。

“呃,兄弟,不是我想打擊你,咱們《故事匯》本來就是最后一個節目,現在更是延長時間到凌晨兩點。”張濤話只說了一半,便沒有再說下去。

  酷#&匠JH網Ex永%久W免《!費r看。☆小)說^0

劉謹笑了笑沒有說話,張濤的意思他也明白,之前的《故事匯》是在凌晨12點至1點這一個小時里。

凌晨1點就算沒有節目了,現在劉謹又在《故事匯》上加了靈異專區,從凌晨1點至2點,這個時間段那里還會有人聽故事,還是從收音機里聽。

可劉謹有這個自信,他要講的故事可是鬼吹燈,那本在地球上創下無數輝煌的靈異小說,相信在這個世界,鬼吹燈也會創下新的輝煌的。

而靈異小說最適在深夜聽了,就算一開始不會有太多的聽眾,但劉謹相信,只要在《故事匯》上播講鬼吹燈,那用不了幾期,便會有無數人成為鬼吹燈的忠實聽眾。

又過了一會,離節目開始只剩3分鐘了,劉柔和吳雨走進了直播間旁的隔音室,那里是電話編輯的位置。

“呼,走吧。”劉謹深吸了一口氣,咬緊牙對張濤說道。

“別緊張。”張濤沒有笑話劉謹。

想當初他第一次主持《故事匯》的時候,比劉謹還要不堪,站在直播間外,節目都開始了,才敢進去,差點出了播出事故。

“嗯。”劉謹對張濤笑了笑,兩人一起走入直播間,在座位上坐好,將耳機戴上。

“10,9,8,7,6,5,4,3,2,1。”兩人一起讀秒,節目開始了,兩人推開控制音量的按鈕。

“大家好,這里是《故事匯》欄目,我是今天的DJ張濤,我是DJ劉謹。”兩人一前一后的開口說道。

“從今天開始《故事匯》這檔欄目便會從之前由我一人主持,變為我和劉謹兩人主持,而且節目時長由一小時,改為兩小時。”劉謹閉上了嘴,張濤則繼續說道。

“這兩小時分成兩個部分,前一小時依然傳統《故事匯》風格,由各種各樣的故事組成,后一小時則是靈異故事專區,只講靈異故事,希望聽眾朋友們在聽完一小時的故事后,不要向以往一樣停止收聽。”張濤說完也閉上了嘴,由劉謹說道。

“話不多說,正式開始今天的《故事匯》。”兩人對視一眼,張濤便開始講故事了

“今天要講的這個故事,說是故事倒也不算是故事。”張濤開口講道。

“今天要講的是一位歷史人物,蘭陵王。”

“蘭陵王,姓高名長恭,乃南北朝時期,北齊宗室,他的全稱是,北齊徐州渤海郡下蘭陵郡王。”

“要說這位蘭陵王高長恭,那可不是一般人物。”張濤一開口便不急不慢,十分流暢的講著故事。

讓在一旁的劉謹也暗暗點頭,讓識張濤這貨也有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來他每晚都聽著張濤講故事,每一次都是如行云流水般流暢,幾無錯漏。

如果這家伙不是在《故事匯》這樣一檔深夜欄目,而是一檔正常時段的欄目,都不用太好的時段,這家伙一定能火,而且是大火。

“不過現在也不錯,有了我和鬼吹燈,這兩樣無敵大殺器的加入,就算是《故事匯》這樣的深夜欄目也一定會火。”

“張濤跟著我混,以后一定可以成為頂級的主持人。”劉謹看著張濤,心中暗暗得意的想到。

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劉謹深吸一口氣,稍稍調整了一下,在張濤的故事講完后,開口道。

“聽眾朋友們,《故事匯》的傳統故事,已經講完了,接下來便是由我為帶播講長篇靈異故事。”

“在講故事之前,我想問下我的同事,也就是《故事匯》主持人,張濤。”

“張濤,你主持《故事匯》也有三年了,講過無數故事,那不知你在以前的故事中,有沒有講過盜墓的故事。”劉謹向張濤的問道。

“盜墓的故事,倒是講過幾個。”張濤點頭道。

“那既然張濤你講過盜墓的故事,那關于盜墓四大門派,你應該知道吧。”劉謹接著又問道。

“這我知道,四大門派分別是,摸金,搬山,卸嶺,發丘。”張濤不急不忙的說的,聲音十分自信。

“相信聽到這里,許多聽眾朋友,都已經猜到我要講的故事有盜墓有關了。”劉謹說道。

“人點燭,鬼吹燈。”

“今天劉謹要講的故事便叫做鬼吹燈,乃是三位當代摸金校尉的故事。”劉謹稍稍調整了語氣,用一種低沉的聲音,不徐不疾的講道,

“這個故事的起源還要從主角胡八一的祖父留下的一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講起,這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乃是一本殘書,下半卷不知因何緣故被人硬生生扯了去,只留下這上半卷風水秘術卷,書中所述,多半是解讀墓葬的風水格局之類的獨門秘術。”

劉謹講的語速比張濤快很多,描述大部分故事時,都是十分迅速的,只有一些重點氛圍才會慢下來一些。

張濤坐在劉謹身旁聽著劉謹講得這個鬼吹燈,聽了一會不覺大感失望。

這是什么鬼東西,自傳嗎?

“劉謹這小子還讓我記什么,盜墓四大門派,他這講的什么啊。”張濤在心中暗暗嘀咕。

張濤以前雖然也講過盜墓的故事,但這什么盜墓四大門派,卻從未聽說過。

“這四大門派,不會是這小子自己編的吧。”張濤看了劉謹一眼,心中暗道。

還靈異小說,盜墓和靈異有啥關系?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