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老大原本憤怒到了極點,可聽到了這些話后竟然被氣樂了,張帆也真的是太自信了吧,五名訓練有素的強大國際殺手,個個都可以排進殺手榜的前五百。

張帆就是個普通的醫生而已,就算小的時候,不知跟隨什么人學過點能耐,可那又如何呢?

  看l正版v?章節上~√酷F匠√$網O0

利用捕獵陷阱對付了五個人就感覺飄飄然了,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啊。

“哈哈,你是我見過最自信的,也是最搞笑的,不過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也不勸說什么兄弟們,抓住他!”殺手老大立刻開口下達命令。

而后便向后退了一步,靜靜觀看著張帆如何被抓,四名殺手,卯足了一股子力氣,向張帆沖了過去。

原本張帆以為殺手老大也會加入到這次的戰斗中,卻不成想沖過來的只有四人,那就有點容易了,嘴角上揚露出絲絲微笑,旋轉修行漩渦,將真元之氣全部調動。

“唰!”張帆快速沖擊而出,如同離玄之箭,雙方很快交手。

張帆的拳頭就如同鋼鐵般堅硬無比,和殺手對拳的時候真讓那些家伙苦不堪言。

“嘭嘭嘭!”拳拳到肉的聲音不斷傳出,大家都把真正的實力拿了出來,不過顯然四位殺手吃了大虧,被張帆的拳頭打得鼻孔冒血,甚至有一位手臂已經出現骨折,沒有多少戰斗力了。

后方的老大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沒想到張帆竟然這么強大,人家不利用陷阱也可以折損他們的有生戰斗力。

“你們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到底是不是銀狐殺手組織的精英殺手?難道對付這樣的小人物,還需要我親自出手嗎?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立刻解決戰斗,要不然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殺手老大最終壓制住了動手的沖動,而是利用言語激勵其他殺手,希望他們能夠將身體里面的所有能耐,全部爆發出來甚至超常發揮。

還真別說,殺手老大的這些話確實取得了一定的作用,讓三名殺手重新振作形成犄角之勢,向張帆發動連續沖擊。

這算是個小型的陣法了,進可攻退可守,相互配合之下所產生的力量,絕對大于三人的力量總和,不過身為修煉者的張帆,雖然沒學習過陣法,但對于這些東西有著天然的感知。

立刻就找到了三名殺手的破綻,如同下山猛虎般沖了過去,一拳打在了最中間那名殺手的大腿根部。

與此同時伸手入懷將銀針拿了出來,以最為快速的手法,插入到了另外兩名殺手的肋骨下方。

“啊!”

聲聲慘叫傳出,這三名殺手全部倒在了地上,雖未致命,但也失去了戰斗力。

張帆早都已經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面容并沒有絲毫的開心,邁過三名殺手的身體來到殺手老大的面前。

此刻密林深處兩位強者四目相對,四周靜悄悄的,連幾名殺手哀嚎的聲音,都極力的克制著,生怕打擾殺手老大的進攻。

“沒想到你這么強大,剛剛確實小看你,如果我早點出手,也許兄弟們就不會有事,但他們也是需要個歷練的過程,知道人脈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本來這次進入東方執行任務,我就不會想,任務那么順利的結束。

張帆,你很強大,讓我感覺到了一種特殊的氣場,跟我們銀狐殺手組織的老大非常相像,相信你們是同一種人。

但是你和他的差距真不是一星半點,想要戰勝我,那你得拿出你剛剛更加厲害的手段。”殺手老大好像不生氣了,站在那里心平氣和的說道。

聽到這些話后,張帆也陷入到思索中。

暗猜測銀狐殺手組織的老大,一定是位實力非常強大的修煉者,而這樣的修煉者組成的殺手組織,才勉勉強強能夠排進殺手界的前五十。

可以猜測而出,這世界上的修煉者真的不少,而且不僅僅只局限于東方大地,這也算是個非常巨大的發現了,但對現在的張帆來說好像沒有多少關系。

“你的能力,到底有多大我拭目以待。”一個打十個張帆都不怕,就更加不要說一對一了。

剛剛在對戰三名殺手時沒有用上全力,正好這次和殺手老大痛痛快快的站一場,也讓張帆能夠知道現在的實力到底如何。

和普通人進行對戰,張帆就算對戰一百個人,他也根本無法認識清楚現在的修為到底處于什么樣的階段。

只有和業界頂尖人士進行戰斗,那樣心理才能有一個更好的權衡。

而殺手老大也并沒有讓張帆等待太多的時間,選擇先下手為強,重拳出擊只許成功胸口要害之地,不過后者也做好了應變準備,腳步向后一側躲過對方的攻擊,在重心未穩時立刻砸出一拳。

來勢洶洶的一拳,沒取得多好的效果,被殺手老大躲開了。

兩者在密林深處展開了一場酣暢淋漓的戰斗,拳拳到肉的聲音,慘叫的聲音,骨頭碎裂的聲音不斷傳出。

這場戰斗足足打了半個小時,張帆身上大小傷口無數,而殺手老大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一只眼睛已經被打失明。

現在整個身體都在不斷顫抖著,他雖然基礎實力過人,但和張帆之間存在著質的不同,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非常不錯了。

“你很厲害,不然雇主也不會花重金聘請我們來到這里,將你擊殺掉。”殺手老大點了點頭,肯定了張帆現在的實力。

不過他也不可能配合張帆,做一些違反殺手锏規矩的事情。

身為一名殺手,剛剛入行時學的不是能力而是規矩,殺手為了保證雇主的實際利益,絕對不會出賣雇主。

只有這樣才能夠保證雇主的信任,也才能夠保證殺手組織的利益。

如果出現殺手出賣雇主或者殺手組織的事情,那就是與整個行業為敵,世界上任何一位殺手都可以出手將其擊殺,然后向這名殺手所在的殺手組織索要花紅。

這樣的規矩很早之前就出現了,殺手老大當然也知道,所以就算他今天戰死也絕對不可能吐露只言片語。

“我不想和你們作對,也不想把你們趕盡殺絕,經過這次事情以后,希望你們能夠真正的認識清楚自己,配合我來對付李剛。說說吧,回春堂草藥被下毒是不是你們做的?”

張帆現在已經完全占據上風,所以沒有必要說話那么客氣。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