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上的女人據說三十多歲,但看起來卻十分蒼老。

平時得不得養護的皮膚粗糙而又暗黃,并不時伴有咳喘,床榻上還有一些簡單的藥片,但零零散散,有的還沒有包裝。

馬修拿起一個包裝盒看了看,眉頭立馬皺了起來:“這都什么藥,怎么連個字都沒有?”

男孩抬著頭,“俺也不知道,總之是個藥就行。”

這是馬修第一次聽過還有這種說法的,他低頭看了眼病床上的女人。

“你吃了多久了?”

女人笑了笑,她很想坐起來,但試了幾次都失敗了,她真的沒有一絲力氣。

他她都病了兩個多月了,這兩個多月里,基本上都是靠喝粥來維持,家里的錢早就花光了。

所以,就像強子說的,只要是個藥就試試。

這就是屬于病急亂投醫的一種。

馬修又拿起這些藥片看了看,有的都過期了。

哎,馬修嘆了口氣,坐在床榻上試起了女人的脈搏。

一同跟著進來的村民看到馬修的舉動一個個都十分驚訝,這馬總不僅有錢,還會看病啊。

旁邊的趙建樹一臉的得意:“我們馬總可是出了名的醫生,大家有什么病都可以找他。”

旁邊一名婦女看了看小聲問道:“趙主任,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啥問題?”趙建樹問道。

婦女有些猶豫,但還是詢問道:“我這婦科有點問題,你是專家,能不能幫我看看。”

“我?”趙建樹指了指自己。

婦女點了點頭:“你不是南陽婦科協會的主任嘛?”

趙建樹頓時懵了,這是馬修給自己按上的一個名分,關鍵是自己不會啊,但趙建樹反應特別快指了指馬修:“就讓馬總來吧,之前我給他指導過。”

“哦”了一聲,婦女明白了,就靜靜的等著馬修。

院子里圍滿了人,這些村民都想看看馬修是怎么治病的,這個媳婦在村里也比較有名。

男人前幾年車禍死了,兇手都沒抓到,還欠了一大堆債,村里人也都一個水平,能幫的也就是頂多送個飯什么的,但最近這家媳婦病了,還真沒人知道。

馬修試了試脈搏,然后從兜里掏出了那個珍貴的小瓶子。

看到小瓶子的時候,趙建樹的眼睛都亮了,自從出院后他的傷勢恢復的簡直可以用神速來形容,醫院說至少三個月才能痊愈,可現在頂多一個周,好了,特么的全好了,你說神不神。

“這是肺炎,而且比較嚴重,”馬修說著將藥瓶里的粉末灑在手上。

“叔叔,那咋整,我們去不起醫院。”男孩強子著急問道。

“找點水給我。”

強子趕緊跑下去找水。

“水來了之后就放在旁邊一會我要用。”馬修是說給紅姐聽得,紅姐點了點頭。

旁邊的莊曉濤偷偷摸摸大到姐姐身后,小聲問道:“姐夫還會治病?”

紅姐臉又通紅起來,但又不敢大聲反駁生怕馬修聽到。

“少廢話,看著就行。”

馬修將女人扶了起來,女人的表情很吃力,她已經很久沒有坐起來過了,她真的沒有一絲力氣。

馬修的臉色也很凝重,這個女人的身體非常差,營養嚴重缺失,體內的指標已經達到了人體的零界點,如果再晚幾天,生命都會遭到威脅。

“大姐,我給你按兩下,你會舒服一些。”

女人點了點頭,她沒有選擇的權利,雖然家里第一次來了那么多人,她內心是緊張的,但如果病真的能治好,那都無所謂了。

女人的后備已經僵硬,這是長期臥床的表征,而且對方肺部非常紊亂,加上營養缺失嚴重,她的身體越來越差,即使現在去醫院,方法也是消炎+營養的攝入。

時間得半個月,而且費用絕對不低,以她目前的家庭的是承受不起的。

所以,馬修決定用修煉者的方法去救治他。

馬修其實上面還有兩個師兄,下面一個師妹,這四個人是各有所長,大師兄和二師兄助攻的武學上的道義,小師妹主攻的是長生不老成仙之道,而馬修主攻則是天底下絕無僅有的治病救人。

師父曾說過,作為一定要普度眾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馬修也是從小被師父的教養熏陶,所以身邊有需要自己,自己一定會站出來。

  nv酷◇匠o網j永久免…、費=Z看◎小g}說K0

馬修的雙手輕輕搭在女人肩膀兩側,輕輕揉捏,慢慢的,在后備脊椎的位置,上下捋順。

尤其在后備兩側,也就是心臟后面的位置用手反復去擠壓幾個穴位。

女人起初表情有些痛苦,但慢慢卻感覺呼吸變得輕松了許多。

除了中醫穴位的擠壓,馬修還用了一些其他的方法,這個方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幾分鐘后,女人的臉色已經冒出了汗珠,紅姐是個有心人,在一旁用溫水擦拭著。

隨后,馬修站了起來,“感覺如何?”

女人睜開眼,剛才的她似乎睡著了。

她已經很久沒有睡個安穩的覺了,因為長期咳嗽,深更半夜都會因為咳嗽蘇醒,一單醒了就無法入睡。

剛剛幾分鐘,她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服,不知不覺睡著了。

睜開眼,她感覺自己肺部得到了極大的修復,不那么難受了。

“我感覺好多了。”女人試了試說道。

這一說,周圍的村民一個個都驚呆了,這話如果不是他們一個村的人說出來的,他們都以為是演員。

“娘,你真的舒服了嗎?”強子很激動,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女人嘴角掛著笑,一直點頭。

“來,把這個喝了。”提前準備好的水里,馬修撒上了萬靈散,這種特殊的配方,是他在大山里,搜羅了上百種名貴草藥,混合在一起。

大山上的有種神奇的泉水,泉水本身被上千年的奇石所滋養,本身就有治病的功效,在配合上百種珍貴名草,效果更是不敢想象。

馬修在醫學上本身就天賦秉然,就連師父也對萬靈散贊嘆有加。

女子喝下去后,頓時渾身都熱了起來,原本虛弱、體寒的身體,現在變得熱了起來。

“好熱,這是怎么回事。”女人不理解的問道。

馬修笑著答道:“這是將你體內的寒氣逼出體外,同時也在滋潤你的身體。”

女人躺下了,這次躺下她沒有憋氣的感覺,而是很舒服,不一會就睡著了。

看著女人躺下睡著,自始至終就沒有咳嗽過。

現場的人都看在眼里。

馬修將杯子給女人蓋好,將強子領到了一邊,將兜里剩下的幾千元塞到了強子的手里。

“記住,給你媽媽買點好吃的,她已經沒有營養了。”

強子哭了,看著手里的錢,他真的哭了。

噗通一聲,強子跪下來,不停地磕頭,現在所有的話都不及這個動作。

馬修再一次被村里人的擁護了起來。

“馬總,你也給我看看吧,我這婦科好幾年了。”

“馬老師,我長了個痔瘡,救救我吧。”

“馬總……”

外面的人聞風來了好多好多,場面十分混亂。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豬隊友趙建樹又站了出來。

雙手習慣性的往下壓了壓:“各位鄉親父老,聽我說一句啊。”

每次聽趙建樹說話,馬修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馬總向來宅心仁厚,剛才你們也看到了,馬總就是有實力,咱村里誰需要看病,從這開始排隊不要擠,人人都能看,來來來,排好隊不要亂。”

村民立馬搬來桌子和椅子,馬修就被按了下來。

馬修抬起頭,朝著趙建樹做了個口型:“你有病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