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靈明帝國的某處,原本在此地有一個十分強盛的宗門,名為星云宗,這個龐大的宗門最強盛的時候擁有著一位上品天境武者和多名中品天境武者,宗內弟子更是近千,但是就在不久之前,盛極一時的星云宗居然被滅門了,這個消息當初傳開的時候,可是震驚了整個人之大陸啊,畢竟星云宗的可是人之大陸十大宗門之一的大勢力。

不過當后續的消息漸漸傳出來之后,人們才逐漸明白這其中的原因,原來是有內鬼的原因,被人家里應外合了,這才導致星云宗被滅,而星云宗被滅這件事除了導致人們的唏噓之外,還讓其他的宗門勢力趕緊排查自己內部有嫌疑的成員,以免重蹈星云宗的覆轍。

而此刻在星云宗的廢墟上,一道身穿白袍的人正站立在一座破舊的高樓上,望著那已經破敗了的星云宗舊地,眼中滿是復雜之色,而這人正是凌云,此地是人之大陸,凌云自然要以人族的面容出現。

而此刻凌云望著這片廢墟心中十分的發苦,從規模上來看,星云宗之前的規模也很大,可如今也成了這番模樣了,再想想自己的天霄宗,之前是何等宏大強盛,如今,只怕比這星云宗的現狀強不了多少吧,一想到這里,凌云就忍不住握緊了拳頭,血幻閣,那么大一尊龐然大物,自己又該怎么去滅了它呢?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凌云緩緩的開口說道:“既然都來了,那就不要躲躲藏藏的了,出來吧!”

“嘿嘿嘿,不愧是星云宗的少宗主,就是厲害,想必張波他們是栽在了你手上了吧?”而伴隨著凌云的話,十余道聲音從這廢墟的各處跳了出來,而且各個都散發著不弱的氣息,基本上沒有一個弱于下品天境武者,為首三人更是達到了中品天境武者巔峰!這樣的實力,在這第九界面已經是十分強大的了。

“首先,本座不是云凌,是他的兄長,凌云,其次,那幾個雜碎的確是被本座宰了。”凌云手一揮,戴在他右手中指上的歸元戒亮光一閃,當即就有不少尸體從歸元戒之中飛了出來,正是張波他們的尸體,當時為了避免麻煩,凌云將血之大陸上星云宗和流云樓成員的尸體都收入了歸元戒,還沒來得及處理,正好現在給這些家伙一份大禮,而且如果估計沒錯的話,這些人便是流云樓的人。

“哦豁,都是一擊必殺,看起來你倒是個心狠手辣的主,不過不管你是不是云凌,你今天都必死無......”而那名流云樓的中品天境武者在看到了那些尸體之后眼神微微一挑,而后對著凌云放狠話的說道,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道,他的身體忽然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你的廢話太多了,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上品天境武者前期的老鬼,滾出來吧,本座早就發現你了。”在原本那名流云樓強者倒下去的一瞬間,流云樓眾人這才發現了凌云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旁,而原本凌云所在的地方的那個凌云正在緩緩消散,很明顯,那個凌云,只不過是他的殘影罷了。

“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你這速度,本座自嘆不如。”而隨著凌云剛剛的那一系列舉動,一道陰沉的聲音從某處響起,而后只見一名老者從星云宗廢墟的某處走了出來,此時他的臉色著實不怎么好看,因為他發現以自己高達上品天境武者前期的實力居然無法看穿對方的底細,而且對方剛剛的那一擊,自己居然完全無法捕捉到對方的動作,這無一不在預示著,對方的實力遠超自己。

可是對方的臉龐如此的年輕,居然就已經超越了苦修多年的自己了嗎?不!這是他萬萬不愿意接受的,可是這萬般痛苦的事情,恰好就是現實!

“不僅僅是速度,實力上你也比不了本座,看你這實力,應該是流云樓的高層吧,星云宗應該有不少人死在了你手上,正好,用你的鮮血,來祭奠他們。”凌云看著那老者,而后開口說道。

“放肆,你可知道本座乃是......”而那老者原本還很忌憚凌云的實力,打算一邊想辦法拖延時間,一邊和流云樓總部那邊聯系,但是凌云的一句話瞬間讓他暴走,再怎說他也是成名了十余年的位于第九界面最高峰的強者,養尊處優這么多年,早就讓他有了一種高高在上的心態,如今被凌云如此羞辱,他又怎么受得了。

  “看正√g版&章Cr節G/上DO酷`,匠~網;(0…w

不過他的狠話還沒有說完,瞬間就戛然而止了,因為此刻凌云以他無法躲閃的速度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直到這一瞬間,這名流云樓的老者才知道自己與凌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在凌云掐住了自己脖子的一瞬間,自己的靈力完全無法運轉,甚至連眼前的那可惡的家伙的臉龐都逐漸模糊了,自己想要求饒,可是什么都做不了。

“回去告訴你們的樓主,三日之后,本座將親臨拜訪,夠膽,你們流云樓就別跑!”而將這名老者腰間的腰帶式空間儲物器取下之后,凌云很隨意的就將這老者的尸體扔到了地上,而后開口對著流云樓剩下的那些成員說道,凌云并沒有打算殺他們,現在自己需要做的,是給星云宗眾人收殮尸體。

......這是距離星云宗舊址約莫近百里的一處山峰上,凌云正矗立在這里,這座山很高,而且從凌云目前所處的位置能夠隱隱的看到星云宗的舊址,凌云不會在第九界面待很久,若是將云凌他們葬在星云宗舊址,只怕有些宵小之徒會來打擾他們的安息,所以凌云才會將此地選為星云宗眾人的安息之地。

凌云在看了一會此地的情況之后,轉過身來,隨手一擊,便將此地轟出了一座大坑,而后凌云手一揮,當即眾多尸體就從歸元戒之中飛了出來,空間儲物器是一種十分奇妙的存在,他們不僅僅可以被制作成多種樣式,而且還能隨著佩戴者的變化而變化,之前凌云是靈蝎狀態的時候,這歸元戒是以圓環的形式佩戴在它的尾巴上,而如今凌云是人形模樣,這歸元戒就變成了一個戒指的模樣佩戴在凌云的右手中指上。

看著那些被自己送入土坑中的星云宗眾人尸體,凌云心中感嘆萬千,同樣是被滅門,星云宗好歹還有自己收尸,但天霄宗卻是......其實凌云很清楚天霄宗成員尸體的結局,獸族和人族不一樣,獸族可以依靠吞噬武者或者靈獸來增加自己的實力,想必天霄宗成員的尸體都已經被那些混蛋給吞噬了吧......甩了甩腦袋,歸元戒再度亮光,當即就有不少靈器以及一些星云宗的旗幟落入了坑中,這是凌云所能做的全部了,嘆了口氣,凌云將目光投到了在這土坑中央的云凌的身上,在凌云的可以控制下,一面還算保存比較完好的星云宗旗幟蓋在了云凌的身上,同時一把金色的、但是已經受損很嚴重的長槍也在云凌的身邊,槍身上刻著塑命二字。

這桿名為塑命的長槍是云凌的靈器,本命靈器,上面有著云凌殘存的一絲氣息,不過因為云凌的隕落,這桿長槍也隨之散靈、消亡!不過能夠葬在它之前的伙伴——云凌的身旁,也算是對他有一個交代了。

“我會為你報仇的!”凌云開口對著云凌說道,而后腳一跺,當即原本因為自己剛剛的轟擊而散落在這土坑旁邊的泥土頓時覆蓋到了這土坑上,漸漸的,這土坑被填滿,而且還鼓起了一個土包,沒有哀樂、沒有棺材、對于修煉者而言,死亡之后的葬禮就是這么簡單,而且對于星云宗眾人而言,能夠安息長眠,已經是很不錯的結局了,而凌云就在這,看著星云宗眾人的墓地,一呆就是三天!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浩渺天蝎說: 期待假期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