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作是誰這樣被威脅都沒有好臉色的,但是天行常卻沒有其他辦法,只好點點頭,表示答應白澤,會為他效力的。

“你可真是一個聰明人。”白澤點了點頭,很欣賞天行常的果斷。

“希望你不要忘記你說的話了。”天行常,放下手中的銀月,說道。他心里其實對那所為的先天靈根非常感興趣,因為他自己體內的變化他能夠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但是卻沒有一個有效的方法去控制他,這讓他很難受。

如今這怪獸答應自己會告訴自己那所謂的先天靈根是怎么一回事,這才是他所想知道的,只要到時候學習到控制先天靈根的辦法之后,想留想走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當然不會忘記,不過我勸你不要往歪處想,因為我對那些小心思特別敏感,能夠輕易洞察你心里的邪惡的。”白澤抬起頭顱,輕蔑的看著面前的天行常。

天行常心里一陣忌憚,他感覺自己里里外外都被看透了,真是恐怖。

在云峰寺里面,王五在八王爺所在的房間外面貓了很久,可是天行常依舊沒有任何的行動,這讓他很忐忑,最后實在忍不住了,把暗器隨意的投擲了出去,然后繼續躲了起來。

很快破窗聲就傳了出來,天行常有點狼狽的往外逃去,然后一道黑影緊緊的追了上去,這一切王五都看在眼里,遠遠的跟在后面。

天行常被黑影逼得節節敗退,王五看得起勁,也為此人的功夫所震懾,竟然如此厲害,招招致命,如果換作是自己的話,肯定走不過幾回合。南璃王身邊有這樣的高手存在,也難怪那些赤衣衛有去無回。

王五看著天行常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心里就莫名的高興,要看天行常快要死的時候,突然一股濃霧憑空出現,隔斷了他的視野,這讓他很難受。

不過不管這濃霧是怎么回事,天行常肯定是必死無疑了,不過能夠親眼看到他死才是最安全的,于是他又多觀察了一會兒。

  v看EO正`版章節◎上ph酷◎%匠網}O0

可是這濃霧久久不能散去,遠遠的發現南璃王竟然也來圍觀了,身邊還有一個高手。王五知道此處不能久留,于是果斷的就離開了這里。

易真原本正在觀察這濃霧,突然聽到一點聲響,急忙望了過去,只發現一道黑影消失了。

“朱大人,此處還有其他刺客,你從那邊去察看一番。”易真指了指黑影消失的地方。

朱修德愣了一下,急忙帶著手下追了過去。

王五一路上很是小心,可是突然就有大量的士兵朝著自己這個方向圍了過來,這讓他心底一驚,知道自己暴露,當即也不在躲藏,直接竄了出來,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直接翻過了高墻。

“快快快,追過去,不要讓刺客跑了。”朱修德大吼一聲,急忙追了過去,沒想到道長這么厲害,竟然發現了其他刺客,真是厲害。

王五不敢停歇,奮起全力,不斷翻越高墻,終于在士兵圍攏之際跳出了云峰寺。

朱修德看著消失的人影,大罵一聲該死,然后繼續派出一隊人到外面搜尋,自己則回去復命。

王五呼了一口氣,不敢停下來,繼續往約定好的地方跑去,來到大樹底下的時候,發現周紫婉正在焦急的等候,一看到有人過來,就急忙跑了過來。不過一發現是王五就沒了興致,但是一想到不對勁,沒有看到天行常,就一臉的著急。

“王五,天行常呢?”周紫婉急忙問道,不停的看了看后面,希望天行常只是慢了一點而已,但是很失望,后面沒有其他人了。

“快走吧,他出不來了,追兵馬上就要追過來了。”王五搖了搖頭,喘著粗氣說道。

周紫婉一臉不信的看著王五。“你這什么意思?說清楚點?”

“什么意思?我看著他被一個高手殺死了,我還能有什么意思?”王五不耐煩的說道。

周紫婉搖了搖頭,“不可能,不是說你去吸引那個高手嗎?然后天行常去刺殺南璃王,為什么他會被那個高手殺死?這到底怎么回事?”周紫婉看著王五,恨不得殺了他。

“我怎么知道,當時我在外面看著,他自己先動手的,那么近的距離,如果是我的話,肯定不會失手的,可是他失手了,沒有殺掉南璃王,所以就現在這個樣子了。”王五一臉無辜的說道。

周紫婉肯定是不會相信王五說得這些話的,因為天行常做事是非常警惕的,怎么可能那么隨意的就出手呢。

“你走吧,我要進去看看。”周紫婉搖了搖頭,然后向著云峰寺走去。

王五皺了皺眉頭,他了不能讓周紫婉回到云峰寺去,因為他還不知道天行常的賞銀在哪里呢,所以他必須要帶走周紫婉。

周紫婉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一聲風響,知道事情不妙,可是來不及反應,只感覺脖頸一陣脹痛,然后就暈了過去,迷迷糊糊的看到了王五的身影。

王五直接把周紫婉抗走了,這應天府不能待下去,必須連夜跑出去才行。王五在農屋里面找了一根繩子,然后把周紫婉困了起來,放在城墻下面,自己爬上城墻,然后把周紫婉拉扯上去,就這樣離開了應天府。

在外面找了一個破舊的茅草屋,把周紫婉結結實實的困了起來,然后打整了一番,這才安心的睡了過去。

云峰寺中。

濃霧終于開始慢慢消散去了,朱崇禮和其他士兵也出現在道路上,他們根本在原地動也沒有動一下,這讓易真皺了皺眉,他根本就沒有看出任何的門道來,看來此人是真正的高手。

中間的刺客消失不見了,另外一個刺客也跑掉了,這是刺殺南璃王唯一跑掉的兩位刺客了。

朱崇禮一臉不解的四處看了看,發現王爺也在,急忙跑了過去。

“屬下拜見王爺,屬下無能,讓刺客逃脫,還請責罰。”朱崇禮跪在地上,低著頭。

八王爺急忙把他扶了起來,揮了揮手。“朱大人,不必如此自責,此次刺客非同尋常,我不怪罪于你,就連易真道長都沒有辦法。”

八王爺皺著眉頭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車登善的蹤跡,難道被那個刺客拐跑了?

“你們有誰看見車登善了?”八王爺大聲詢問道。

朱崇禮皺了皺眉,搖了搖頭,表示沒有看見。潘虔也沒有看見車登善,其他衛兵都沒有看見車登善。

“王爺,我的一氣化三清一直在外面,從追殺刺客到濃霧出現,都沒有看見車公子,他會不會是沒有出來啊?”易真在王爺耳邊輕聲說道。

王爺皺了皺眉,這么一說并無道理,畢竟車登善只是一介書生,怎么可能真的去追拿刺客呢?說不定是真的躲起來了呢,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

“在云峰寺里面搜尋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車登善。”八王爺說了一句就離開了,易真緊緊的跟在后面。

朱崇禮和朱修德以及潘虔相互看了看,眼里滿是戲謔,書生果然是書生啊,真是讓人不省心。

景色一變,來到一棵大樹下面,這里原本就是天行常幾人約定的見面地點,可是這里已經空無一人,周紫婉也不在這里。

“應該是王五那個家伙。”天行常皺著眉頭,心里有些擔心周紫婉的安危。

“你們本是同僚,他為何要加害于你?”車登善不解的問道。

天行常嘆息一聲,說道:“前些日子我在昆侖墟擊殺了朝廷的頭號通緝人物,獲得了兩千余兩白銀,我好心分給他五百兩白銀,可能是他貪圖我剩余的銀兩吧,這才鼓動我前來行刺南璃王。傳言南璃王的報酬高達一千兩黃金,外加一百畝良田,我非常需要這些黃金,我需要自由,所以我才答應了他,可是沒想到竟然被他算計了,如果不是白澤的話,我恐怕已經死在了云峰寺。”

聽到天行常這么說,車登善心里竟有些憐憫之意。

“竟然是這樣的話,那么你的同伴應該不會有危險的,因為他認為你死了,所以就只有你的同伴知道剩余的賞銀在哪里的,只要他沒有套出賞銀的下落,你的同伴就不會有危險的。”

天行常點了點頭,這點道理他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但是心里還是很擔憂啊。

“竟然如此,那我們就快一點見王爺吧,免得你的同伴出什么意外。”

天行常點了點頭。

兩人在外面尋了一張黑布,讓天行常把面貌裹起來,免得在云峰寺節外生枝,有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一進入云峰寺的范疇就有衛兵圍了過來,不過一見是車登善,急忙收了長槍,遠遠的恭送他進入云峰寺。

車登善出現在云峰寺的消息很快有傳到了王爺的耳中,急忙讓管事去迎接車登善,看看他受傷沒有。

三位都指揮使一臉譏笑的互相看了看,這車登善也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這個時候才出來,真是擔小的家伙。

車登善在管事的帶領下來到房間里面,幾人有點意外的看了看車登善后面的黑衣人,怎么又多了一個人回來?

八王爺后面的易真非常警惕的看了看黑衣人,此人的身影很是眼熟,像極了在濃霧里面消失的刺客,難道車登善被刺客挾持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