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果、王強的身形,漸漸消失在街市上,但剛才發生的事情,卻沒有就此陷入平靜。

蘇騰被殺之事,讓看到的人,既是覺得解氣,又覺得很是疑惑。

因為沒人明白蕭易要殺蘇騰的原因。

難道是為了蘇果?

可蘇果落得這般田地,可不都是因為蕭魔神嗎?

  )C看正版章w*節/J上酷Jk匠*n網◇#0

人人都覺得,蘇果之難,是因為蕭易。

可蕭易自己并不這么覺得,他之前所為,不過是在遭遇到無禮要求時,正常的自我維護罷了!后續發生的事情,皆于他個人的意志無關。

這一切,不過是蘇家冷血和趨炎附勢的品行衍生出來的悲劇罷了。

事情很快傳開,圍觀的人群里,恰巧有著剛剛來到客棧附近的余茗伊和鄭音秀二人。

此刻,鄭音秀滿眼的小星星,雙拳捧腮,面泛桃紅道:“蕭魔神真是酷呆了!自己礙于城中的規矩不能出手,只是喊了一句話,便有人愿意替他殺人!這種魅力,可不是人人能有啊!茗伊,我好興奮啊!”

余茗伊苦笑道:“蘇家為了討好他,連蘇果都拋棄了,他卻讓人殺了蘇家二爺蘇騰。這種心思詭譎難測的人,簡直太可怕了。你還興奮?你我以后的日子,怕是很難過的。”

鄭音秀撇嘴道:“我才不擔心呢,我覺得蕭魔神殺那個蘇騰就是對的。像這種絲毫不念親情,還落井下石的冷血畜|生,他就該死。從這一點看來,蕭魔神的做法雖然有些匪夷所思,卻也證明了他是個有人情味的人。蘇果得罪了他不假,可他依然看不慣蘇家如此作賤蘇果。這樣的心胸,幾人有之?大部分看到自己的仇人被奚落被踩踏,應該都只會覺得爽快吧?誰會替自己的仇人出頭?”

余茗伊青眉微掀,雖然她對蕭易的好感度已經大大降低,但鄭音秀這番話,倒是讓她有點意外,也有些許認可。

畢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替得罪過自己的人出頭說話的,更何況,還是殺人!

“走吧,去見見這個讓你興奮的人吧。”余茗伊淡淡說道,便邁步朝著客棧而去。

問明蕭易所在的客房后,余茗伊和鄭音秀二人便來到三樓豪華客房外。

“蕭魔神,我們來了。”客房外,余茗伊有些緊張的抱拳沉聲道。

鄭音秀則是小臉紅撲撲的,一臉期待。

吱——

蕭易將門打開,露出一張笑瞇瞇的臉龐。

“幽香撲鼻,粉黛新涂,你們這是已經洗過了?”蕭易邪邪的壞笑問道。

余茗伊、鄭音秀二人臉色俱都一紅。

既知了蕭易的目的,她們自然是在家里洗過才來的。

畢竟,客棧的條件,比不了她們的住處。

最重要的是,她們不想當著蕭易的面前洗白白……那只會讓她們更緊張。

索性洗好了,過來雙眼一閉,完事就算度過一劫……

見二女臉色通紅,俱都不言,蕭易邪笑道:“進來再說吧!”

他轉身進去,余茗伊、鄭音秀各自松了一口氣,這才跟著進了屋,把門關好。

進屋后,二人局促的站在廳堂里,也不敢東張西望。

哪怕是嘴上一直挺強的余茗伊,這一刻也變成了啞巴。

如今,她們已經被送于蕭易,她們就只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蕭易想怎么剁了……

“你們果然都很講規矩啊,我不過隨口一提,時大哥隨口一答應,你們就真的自己來了。”蕭易笑瞇瞇的說道。

余茗伊臉色微青,果然,這家伙就是為了報復她們!

鄭音秀脆聲羞道:“我們自幼長在城務府,受夫人教化,作為奴婢之身,規矩二字是首要遵從的。之前對蕭魔神阻攔,也是出于規矩之故,還望蕭魔神不要記恨。如今我與茗伊既成了蕭魔神之人,日后定也會謹遵蕭魔神之規矩。”

蕭易輕笑道:“記恨?我是那么小心眼的嗎?”

余茗伊心里暗自冷笑:“你還不小心眼?心眼簡直比針尖兒還要小!若不然,豈會向夫人索要我們二人?還不是想著把我們弄到身邊,肆意揉|捏,以圖報復?”

鄭音秀則羞聲道:“蕭魔神自然不是小心眼的人,否則的話,剛才也不會替那蘇果出手了。”

蕭易點了點頭,笑道:“我確實不是小心眼的,不管你們信不信。”

說話間,蕭易瞥了一眼余茗伊,好奇笑道:“你怎么變啞巴了?我記得你這張巧嘴,挺會說的啊!”

余茗伊:“……”

“茗伊只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故而沒有答話。”余茗伊低沉道。

“話少的人,其實都是悶|騷|貨。”蕭易邪笑道,“我這話,你可認同?”

余茗伊:“……”

鄭音秀則是憋著一臉笑意,其實她也覺得茗伊挺悶|騷的……

“你去找掌柜的,讓他給我送桶熱水來。你們都洗過了,我還沒洗呢!”蕭易戲虐的對余茗伊說道。

余茗伊心里一沉,看來,果然避免不了要發生那事了啊!

鄭音秀的心里,卻隱隱有些激動,自己的夢想,就要實現了嗎?她真的要和自己的夢中情人一起睡了?

蕭易作為大陸之中青年一輩的超強新秀,名聲幾乎傳遍了整個元魂大陸!雖然有些名聲不太好聽,但強者二字,絕非虛名。

這明里暗里的青春少女,不知有多少都將他視為夢中情人!有些懷春少女,更是在自己的睡枕之上,寫著蕭易的名字,夜夢中抱懷而眠……

更有名門閨秀,寫下過‘此生能睡蕭魔神,方才不負女兒身’的詩句來……

這種常人無法理解的念想,不僅真實存在,還存在不少……

鄭音秀對蕭易,便有這種向往。

余茗伊去找掌柜的,屋中只剩下蕭易和鄭音秀二人。

鄭音秀眉目偷抬間,嘴角笑意頻生。

蕭易不由咧嘴笑道:“音秀姑娘,你對我好像印象不錯?”

鄭音秀羞聲笑道:“回魔神的話,音秀對魔神其實早已心儀……如今能蒙魔神不嫌棄,將奴婢收至身前,奴婢心中很是開心。”

蕭易摸了摸鼻子,嘿笑道:“我這么有魅力嗎?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嘻嘻。”鄭音秀只是掩嘴偷笑一聲。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