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王飛和胖子,心事重重的來到教室!王飛是想著昨晚媽媽的那些話,早上來了,也不和大喇叭他們鬧了,專心致志的看書,學習起來!

  ;酷}V匠=K網唯一正y版,/o其他◇R都?是@+盜版x0

胖子的心事,是在想著,自己的爹是真牛,輕而易舉的就給老媽征服,真是絕了,心里發誓將來找老婆也要像許老頭一樣瀟灑,不能丟了老許家的臉!

王飛一本正經的那些英語書,嘴里念著,手上認真的寫著單詞!

“嘖嘖!這是咋滴了!要脫離咱們隊伍,改邪歸正了唄!”大喇叭依然發揮自己獨有的賤兮兮的風格!

王飛白了他一眼說道“別聊次我哈!急眼了,別說我削你!”

“大喇叭。你這話說的就不對!啥叫改邪歸正啊!咱們隊伍不正嗎?”耗子明顯話里有話的說著!

“大飛哥這是改正歸斜了!”田超接了一句“而且斜的還挺玄乎!”

“嗯!你倆說的一點沒毛病!你說咱們上次,看見大飛哥這么用功學習的時候,是啥前來著!”

“是剛上初一的時候吧!哎呀,那時候,大飛哥那個態度,那個情緒,嘖嘖!老好了哈!”

大喇叭他們三人,在旁邊,一唱一和,直接就給王飛干怒了!

“你們三大爺的!”王飛書本一放,瞬間撲向他們!以一敵三,毫不猶豫!

兩分鐘以后……

“兄弟們,我錯了,真錯了!不鬧了,我服了!”王飛求饒!

“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嗎?還想一挑三啊!”大喇叭又開始嘚瑟了!

“哥,我錯了!不嘚瑟了,你松開我唄!”王飛繼續求饒!

“嗯!態度不錯,今天就放過你!”大喇叭三人松開了王飛!

王飛手腳頓時自由,看著大喇叭說道“哎,喇叭啊,你這鼻子上有啥東西啊?”

“是嗎!”大喇叭抹了一下鼻子“沒有啊!”

“哎呀!絕對有東西!你過來,我給你弄弄!”

大喇叭靠近王飛一點,把臉伸過來!

“去你的!”王飛一下給兩根手指插到大喇叭兩個鼻孔里,力道之大,準度之高,肉眼可見,前有未有!

“哎呦!”大喇叭直接捂著鼻子罵道“傻逼飛!偷襲我!疼死我了!”

“活該!再讓你嘚瑟!”王飛說完就繞著教室跑,大喇叭就在后邊追!

跑了兩圈,就繞到學習委員王秀麗旁邊了,也不知道這個王秀麗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王飛剛跑過去,王秀麗就一伸腿,大喇叭也是追的快,一腳踩在王秀麗的腳上!

“哎呀!踩我腳了!”王秀麗一聲慘叫!

“臥槽!”大喇叭驚呼一聲,接著“嘭”的一聲,一個狗吃屎,摔到地方!而且還是臉著地,鼻子嘩嘩淌血!

大喇叭站起來,拿手捂著鼻子,就去教室后邊水龍頭的地方,開始清洗,洗了一會,就隨便撕點紙給鼻子堵起來!

王秀麗在座位上,眼淚打轉,不停揉著腳背,樣子是痛苦不已!

大喇叭鼻子排著兩卷紙,來到王秀麗面前,手一指說道“你是不是有病!沒看到旁邊有人嗎?”

王秀麗看了大喇叭一眼,沒說話,還是在揉自己的腳背!

“趙德柱,你閉嘴吧!沒看王秀麗的腳都腫了嗎?”王秀麗的同桌不樂意了!

“該!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想拌我,沒拌著!”大喇叭也不是省油的燈!

“嗚嗚……嗚嗚……我不是故意的”王秀麗委屈的哭著!

“她都說,她不是故意的!你少在這瞎說,你就不適個男生!”同桌幫著王秀麗說話!

“對啊!我不是男生的,我是女生的!怎么了!”

“你……”王秀麗同桌讓大喇叭氣的說不出話!

“行啦!趙德柱,你少說兩句吧!和一個女生叫什么勁,好男不跟女斗!”其他同學都在勸說!

大喇叭想想也是,好歹是個女生,在說下去,有失風度!這么一想,也就不在意了。唯一有點難受的就是,鼻子是真的疼!

讓王秀麗整著一出,大喇叭也不和王飛鬧了!嘴上罵道“傻飛,都是你!你就是個旋,喪門旋!一大早上就沒好事!”

“你就是個星,喪門星!”王飛反擊道!

“哎呀,你倆消停會吧!”吳畏這時候過來說道“說個正經事,我想追張雪!”

“你是忘了,他哥咋踢你的了,是不!”王飛故意調侃著!

“嘿嘿!”吳畏有點難為情的說道“那你想泡人家妹妹,還不讓人發泄一下啊!”

“嗯!你有這個覺悟,說明你的決心是大大滴!”大喇叭夸贊了一句!

“你悄悄滴吧!你看你,鼻血又流了,趕緊去換點紙吧!”耗子提醒大喇叭一句!

大喇叭一模鼻子來了一句“臥槽!可算體會到女人的心酸了!”然后就去一邊,準備選個材料好的書紙!

這句話說完,全班女生,都放出幽怨狠毒的目光,齊刷刷的看著他!如果可以把目光變成武器的話,大喇叭現在已經連個渣渣都不剩,肯定是灰飛煙滅了!

“真不愧是大喇叭,就嘴欠!”胖子客觀準確的評價了一句!

“別管他了!哥幾個,幫我研究一下,怎么追張雪啊!”吳畏有點著急!

“張雪是啥意思,你知道嗎?別到時候,咱們一頓忙活,人家在不同意了,那時候,你的心,不得哇涼哇涼的啊!”耗子耗子提醒!

“不能!昨晚我和張雪聊的挺好,而且她也明確表示喜歡我!這點是我確定好的!要不,我也不敢去追她呀!”

“那就好辦了!她心里有你。你還喜歡她!這不就是一封情書的事嘛!”田超覺得挺簡單!

“要是就寫個情書,我還用問你們出主意啊!”吳畏撇一下嘴,繼續說道“我想整個轟動點的!刻骨銘心,終生難忘滴!”

王飛轉了轉眼珠子問道“是真心的喜歡不!”

“那句廢話嗎!我啥性格你們不知道啊!能隨便瞎說嗎!對張雪,是打心里的喜歡!”吳畏毫不猶豫的回答!

“行!那就妥了!其他的你就交給哥幾個吧!保證讓你如愿以償,抱的美人歸!”王飛拍著胸脯保證!

“妥!到時候,我就指望你們了!”吳畏開心的笑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