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利并沒有死,反而被押進了大牢,他有些不清不白的,所以沒死。當然,他死定了。

“老伯,長青定然還你清白。”李長青開口,非常堅定。

此時,李老伯早已被放出大牢,和葉凌云五人加上凌青峰,一起在縣衙,被李長青接待。

周利倒臺,手下的捕快也死傷慘重,李長青憑借手下的衙役,重掌縣衙。所以,他幫李老伯翻案,不過是一句話的事而已,沒了周利,自然就沒了阻力。

捕快與衙役不同,雖說都是縣衙的公人,但是衙役說到底沒那么容易得罪人,地位也比捕快高一點。但是,周利這人也是有些手段,以下居上,在里駿闖出了一片天。

“李大人,胖子我懷疑,錢家掌柜一家的死,都有問題。”孫子麟開口:“你們的事,自己解決。至于我們,想去看看錢家的現場,告辭了。”

掙好名聲也好,真心為民也好,孫子麟都不想摻合李長青的事情。畢竟,葉凌云雖然沒說,但是孫子麟知道,也要抓緊時間。

路上,孫子麟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葉凌云,問:“你在想什么?”

葉凌云搖了搖頭,轉頭對鳳宇軒說:“宇軒,你和九尾狐回客棧,里面有東西丟不得。”

  *#更◇新h最快,;上,酷[email protected]匠v‘網E0)

鳳宇軒轉身離開,七竅九尾狐看了葉凌云一眼,看到葉凌云點了點頭,它也轉身跟上。客棧是他們來的時候找的,一些東西放在了那里。

“你倒是有心。”孫子麟一笑,知道葉凌云的意思。這件事的兇手可能指向玉龍帝國,可能會讓鳳宇軒難做,所以才讓鳳宇軒去守行李。

“這娃子,冷冰冰的沒意思。”老道士看著婀娜多姿的七竅九尾狐,露出猥瑣的目光,道:“這個女娃子倒是不錯。”

“那你知道,你口中的那個女娃子,是妖獸么?”孫子麟看向老道士。

“哈?”老道士一愣,道:“唉,可惜了,這么美麗的女娃子,居然是妖獸。”

葉凌云嘴角上揚,揶揄道:“沒關系,師父,如果你和它發展出一段不倫的人與獸的戀情,做徒弟的,一定支持。”

“去去去,哪有徒弟排擠師父的,沒大沒小。”天權子擺了擺手,對于葉凌云的揶揄,絲毫不以為意。

葉凌云摸著下巴,道:“對了,還沒問你呢,你怎么牽扯到這種鬼事情里頭的?”

天權子臉色有些尷尬,道:“徒弟,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你會不會信?”

“你覺得呢?”葉凌云反問。

“不信啊……”天權子撓了撓頭,道:“其實呢,貧道在這里,純屬一個巧合。貧道每日都在城門口等你們,遲遲不到,貧道就去喝酒了,那晚喝酒,不知不覺醉了。迷糊了,就推開門進去,然后就暈了。”

“被人打暈的?”孫子麟看向天權子,他也在聽。

天權子搖了搖頭,道:“應該是喝醉了,暈倒的。”

“我也是……服了你。”葉凌云搖了搖頭。

“凰道?”與此同時,葉凌云沉靜心神,呼喚起了丹田內的凰道。凰道傳了他一種本事,心神通,一種傳音之法。所以,葉凌云不用開口也能與凰道交流。

凰道并沒有開口,丹田沒,鳳凰之心浮沉,吸收靈氣。

葉凌云想問凰道天權子,如今天權子居然是真罡境九重的武者了,很奇怪。雖說葉凌云并不懷疑天權子,但是也想弄清楚。

他也問過天權子,不過天權子含糊其辭,大概是在來里駿的時候,有一些機緣巧合,然后就有了如今的修為。不過,天權子說話向來不怎么靠譜。

“凰道小鳥,你是死了么?”葉凌云叫了幾次,凰道都沒有開口,出言怒罵。

只不過,凰道還是沒有回應,葉凌云也只有放棄了。

錢家掌柜的店鋪,十三具尸體都已經搬走了,因為“兇手”被抓獲,所以現場被衙役封存了,沒人守著。只要落實之后,縣令的大印蓋上去,這里就會被官府重新賣出去。

所以,葉凌云三人很順利的進到了現場。

血跡都被人清理了,因為血跡在這里存在越久,便會浸入地板、家具內,難以清洗。所以,周利早早下令,清洗了血跡,也清洗了很多線索。

不過,除此之外,這里之前怎么樣現在就是怎么樣。

葉凌云呵呵兩聲,道:“呵呵,這周利做得,就是干凈。沒鬼,我都不信。”

“就是,把他當探子殺了,那么麻煩做什么。”天權子點了點頭。

孫子麟不語,蹲下來,道:“我記得,錢家掌柜是死在這里的,這邊那個衣著華麗的中年女子應該他的夫人……”

“我去,你怎么記得這么清楚?”天權子大吃一驚,問:“還有,你是怎么知道誰是誰的?”

“因為那個人,衣著穿戴,都是價值不菲。而且,身形肥胖,一看就是錦衣玉食之人。”葉凌云道:“至于那個中年女子,衣著華麗,絲毫不差那肥胖的中年人,穿戴盡顯高貴典雅,自然是那人的夫人了。”

“錢家掌柜死的時候,頭朝里面,他是唯一一個有傷痕的人,似乎遭受到了嚴刑拷打。”孫子麟皺眉,道:“可是,怎么一點聲音都沒傳出去呢?”

這只是一個疑惑,目前并不能解答。

孫子麟推開里面的門,里面是大堂,里面倒是沒有死人,家具都沒有損壞。在里面就是伙計和老板住的地方,同樣如此。

“發現沒有,兇手好像只是為了殺人。”孫子麟拿手肘捅了捅葉凌云,道:“看上去,是這樣。”

“欲蓋彌彰……”葉凌云道:“無緣無故去殺這么一個生意人干什么,既不求財,也無仇怨。”

“對。”孫子麟道,“但是,里面的屋有足跡,而且你看這里,一邊灰塵那么多,一邊卻沒有一點灰塵,說明這個東西移動過。”

“徒弟、胖子,快來看貧道發現了什么。”錢掌柜的屋里傳來了天權子的驚呼聲。

“胖子不是你徒弟,你徒弟不是胖子。”孫子麟一邊說,一邊和葉凌云走過去。

在錢掌柜房間的一個柜子里,供著一個靈位,上面寫著“先父楊公威遠之靈位”,上面香燭貢品一應俱全。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