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青帶著孫子麟的金鑲玉玄武匆匆離去,葉凌云和孫子麒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露出一絲笑意。先解決這個周利,再去想錢老板的滅門案。

“你們給了他什么?”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捕頭周利走了進來,還帶著一隊捕快,實力大多都是真罡境九重,沒有凝元境武者。

孫子麟搖了搖頭,道:“沒什么。”

“沒什么?”周利冷笑,道:“你以為,你們能夠靠上李長青翻案么?我告訴你,縣衙內的捕快,都聽從我的號令,李長青,根本就是一個廢物縣令。”

葉凌云嘴角上揚,道:“是么?”

葉凌云和孫子麟其實明白李長青的無奈,縣衙雖然有一套自己的班子,但是掌握實權武力的是捕頭,其余官吏只能處理政事,平日里需要捕快都只能借調,實際上沒有命令的權利。

然而,捕快和捕頭,名義上都歸縣令管轄,但是實際上,捕快的頂頭上司是捕頭。與捕快不同,捕頭在天華帝國是實打實的官職,縣令有罷免捕快的權利,但是罷免捕頭,需要上書離州太守,再由太守決定。

周利“治下有方”,完全就架空了李長青的權利,陽奉陰違,但是李長青拿周利無可奈何。周利賄賂了離州太守府的官吏,李長青彈劾的文書,根本就落不到太守的手里。

所以,周利在里駿縣才能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為所欲為。哪怕是李長青對手下捕快的罷免,周利都不給縣令面子。

周利冷笑一聲,道:“我覺得,你們活著,夜長夢多,我還是提前送你們上路吧。把那個女的留下來,其余人一概殺掉。”

鳳宇軒與七竅九尾狐站了起來,凝元境三重的氣勢毫無保留。

凝元境的武者,讓周利手下的捕快們有些猶豫,不敢上前。他們不是虎狼之師的屠幽軍,也只是一些真罡境九重的武者,面對實力遠超他們的凝元境三重的武者,自然有些害怕。

“你是真傻……”葉凌云開口:“不知道我們這里有兩個凝元境武者么?就憑你手底下這些蝦兵蟹將,歪瓜裂棗的,敢和我們動手么?”

周利冷笑,道:“這里是死牢,每一個人都是罪有應得。給我放火,燒死他們。”

說完周利看向葉凌云,道:“想讓你們死,我有很多辦法。”

“那就試試,你的辦法靈不靈咯。”七竅九尾狐對周利拋了一個眉眼。

  l^更G新最快上酷'匠網j0'W

雖說妖獸對火,有一種天生的恐懼。但是葉凌云在這里,七竅九尾狐是不怕的,畢竟葉凌云還掌握著道水。

“快,快……”周利看著七竅九尾狐,心里很癢,但是真的讓他現在就沖進去發泄獸欲,可能下一刻就被七竅九尾狐撕碎了。

“周捕頭放火,就不考慮人家的死活么?”七竅九尾狐嬌滴滴的,不斷撩撥周利心中的火熱。

周利冷笑,道:“我這里,有十香軟筋散,能夠讓你昏軟無力。放心,辦法有的是,你這樣的美人,我舍不得讓你死。”

“完了完了,死定了。”老道士在一邊瑟瑟發抖,念著度人經。

周利手下的捕快準備了干柴,打算放火。

至于所謂的十香軟筋散,自然不是這個時候用,要等七竅九尾狐不備的時候用,火一燒,七竅九尾狐防備著火焰,根本來不及防備他們。

就在周利拿著火把打算點火的時候,葉凌云手中彈出一道水流,熄滅了火焰。

“道水……”周利眼神火熱,這算一筆意外的收獲了。

“你有辦法,我也有對付你的手段。”葉凌云嘴角上揚,道:“辦法任你想,靈不靈,就不是你能說了算的。”

“咦?徒弟人才啊……”原本天權子瑟瑟發抖,以為自己要變成烤道士的時候,自己徒弟出手,居然熄滅了道水。

“去屠幽軍中,借來強弩,給我放箭,射死他們。”周利氣急敗壞,然后看向葉凌云,道:“小子,原本打算給你們留個全尸的,是你們自己不要的。”

“靠,你家的全尸是烤熟了留的么?”天權子豁出去了,挽起袖子準備罵街。

“等等。”葉凌云拉住天權子,看向周利,又是一個笑容,道:“周捕頭,你說,是你派人去屠幽的營地快一些,還是他們的一百輕騎趕過來要快一些?”

“你什么意思?”周利感覺有些不對。

就在這個時候,大牢外傳來了廝殺聲和戰馬的嘶鳴聲。就聽聲音,周利就知道,那是戰馬,而且還是妖獸,專門飼養的戰馬。

一個渾身是血的捕快沖進來,斷斷續續的說:“頭……屠幽軍……闖了……進來……兄弟們……頂不住……”話還沒說完,就倒地不起。

“你們到底是誰?”周利變得有些歇斯底里。

葉凌云運轉巨力,瞬間沖破了囚牢,緊隨其后的是孫子麟、鳳宇軒和七竅九尾狐。接著,就是天權子,左顧右盼,走出了囚牢,來到自己“徒弟”身邊。

“你們,是什么人?”周利看著葉凌云四人,很難受。豬腦子也想到了發生了什么事,屠幽軍的到來,自己手底下的捕快,怎么能夠抵擋。

“你猜。”孫子麟學著葉凌云,嘴角上揚。

葉凌云嘴角上揚,道:“周利,我們來里駿不過一日,被你不分青紅皂白,押入大牢。可想而知,你平日何其草芥人命。算是你罪有應得了。”

葉凌云舉棍,打算結果了周利的性命。

周利有些顫抖,他倒不是怕葉凌云,葉凌云不過真罡境五重,就算有道水,他也是真罡境九重的武者。他怕的,是鳳宇軒和七竅九尾狐。

“等等。”孫子麟攔住了葉凌云,看向周利,問:“胖子問你,那十三口人被殺,是你急于求成把我們抓做替死鬼,還是說,你本來就要抓替死鬼?”

兩個的意義,截然不同。前者,意味著周利不過想平息事端,想的是自己的前程和功勞。后者,意味著周利和背后的兇手勾結,或許,周利就是兇手之一。

殺這么一個老老實實的店主,還滅了一家的口,且錢財都沒有丟失。圖謀只能更大,孫子麟懷疑,可能是玉龍帝國的探子所為,不懷好意的探子。

葉凌云收起乾元山河棍,他倒是知道孫子麟什么意思,也就隨他咯。他們預留了一個月的時間,耽誤個一兩天的,也沒什么。

周利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意思。”

“看樣子算是后者咯?”孫子麟憑借周利的表情,就能夠推斷出來。

這時候,一位身著鎧甲的年輕人和李長青一同走了進來。這位身著鎧甲的年輕人就是屠幽軍的一位統領,凌青峰,凝元境五重的武者。

“幾位,這位便是屠幽軍十八位少統領之一,凌青峰凌統領。”李長青介紹,然后,又指著葉凌云幾人,道:“凌統領,便是這幾位公子拿著皇帝陛下的信物。”

“幾位?”凌青峰皺眉,問:“到底是誰?”

“便是胖子我咯。”孫子麟站了出來,接過信物,道:“你應該就是鎮守里駿的將軍了吧?”

屠幽軍,自然不可能只有里駿一縣駐守了,駐守里駿的只是屠幽軍的一支,也就是凌青峰所率的這一支。李長青帶著皇帝陛下的信物來,不可怠慢,所以親自率兵前來。

“屠幽軍少統領,凌青峰。”凌青峰點了點頭。

“這家伙,和丹院的二師兄很像,莫非?”葉凌云思索著,這個人,不僅容貌,連名字都和凌青天很像。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