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鬼穿著一襲紅衣,從樹上跳下來,看著我這糗樣捂著肚子笑的花枝亂顫,這么調皮的不是天真又會是誰?

我松了一口氣,感覺小心臟還在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接著從地上爬起來,我拍了拍屁股無語道:“你嚇唬我干啥,人嚇人,嚇死人知道不?”

“我又不是人。”

額,這話好有道理的樣子,我竟然無言以對。

呸呸呸,不對啊,她怎么在這里?

“你不應該在靈靈堂待著嗎?怎么到這里來了?”

“我答應過爺爺要保護你啊,怎么能讓你一個人來呢,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恩靜怎么辦?我又怎么跟爺爺交代?”

“那你怎么來的?”

“飛過來的咯,拜托我是鬼妖,飛天遁地不是很正常的嗎?如果這點本事都沒有,鬼妖為何要叫鬼妖呢?”

有道理,我點了點頭:“你來的也正好,咱倆一起去,遇到啥危險還有你擋著。”

“喂喂喂,你個大男人讓我擋前面算怎么回事?”

“不是你說的要保護我嗎?難不成你站在我后面保護我?”

“也不是不可以啊。”

“……”

“行行行,走吧。”

路上有了個伴,感覺走路就沒那么累了,步伐也快了很多,就是這山路有點難走,翻過兩個山頭后,時間已經來到傍晚,林子里還能聽到烏鴉的叫聲,怪滲人的。

下了第二個山頭,前面還有一個土山坡,不是很高,我兩走到上面一看,坡下果然是個大寨子,從上到下,房屋建的整整齊齊,估計得有百八十戶人家,我和天真沒有著急下去,而是在原地燒了一堆柴火,得虧我來時路上買了點吃的,我兩就一邊烤火一邊吃。

現在這個時節,晚上不會下雨,反倒熱的一比,天真可以不用睡覺,但我是人,必須得睡,不然沒精神,我也沒計較那么多,躺在火堆邊上就睡了。

天真一看,不滿道:“喂,你就這么睡了啊,不怕有豺狼虎豹過來給你吃了嗎?”

“你一個鬼妖在這里守著,我怕啥?你不把它們吃了就已經不錯了。”

“你這么相信我啊?”

“那當然了。”

天真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便沒再多說什么,閉目養神起來。

第二天,我被天真叫醒,她不知道從哪里弄來幾個果子,剛好覺得口渴,吃了幾個后,起身伸了個懶腰,打著哈欠往下看去。

寨子里的人已經挨家挨戶起來了,陳舊的瓦房升起陣陣炊煙,不少孩童吆喝著放牛,一人吆喝,幾人應答,就這么滴把牛趕在一起,一并上山。

大人們扛起鋤頭,飯都沒吃就下地干活,得一直干到中午才回去吃飯,他們生活沒有什么所謂的一日三餐,早出晚歸,一天兩頓飯管飽就行。

大多數人,會在家把飯菜做好,放飯盒里帶走,中午都不回家,在地里吃了就在地里干活,所謂面朝黃土背朝天就是這樣吧。

我和天真步入寨子,一番打聽下找到了寨主家,這寨主家比起別家也沒什么兩樣,門口的窗戶上掛著一排排辣椒,屋檐上還掛著玉米,門口雞鴨成群,雞屎撒了一地。

天真有些嫌棄的跟在我身后,我上前去敲了敲門,不多久,門被打開一個縫隙,讓我驚訝的是,開門的并不是寨主,而是一個熟人,李慧臻。

他怎么在這里?

李慧臻看到我的時候也是一愣,隨即里面響起一個老人的聲音:“誰啊?”

李慧臻說道:“我的一個朋友。”

他把門打開,我和天真便急匆匆的走進去,好像怕被別人看到一樣,我們一進門,他就把門關上了。

屋子里用來燒菜做飯的火,是原來我們那邊的老人們用火磚混著泥巴捏出來的那種,火邊上是一張床,床上平躺著一具女尸,而女尸旁邊,坐著一個老者,這老者頭發花白,兩只眼睛卻犀利的很,當他的目光掃過我和天真時,冷不丁被嚇了一大跳。

“鬼……鬼妖……”

沒想到這老頭還有點道行啊,居然能看出天真的實力。

我趕緊說道:“前輩不必害怕,我們沒有惡意,來這里只是打聽一些事的。”

老者點了點頭,盡管如此,還是心有余悸,不敢看天真,他扭頭看向床上平躺的女尸,對我們說道:“二位且等上一會兒。”

“前輩請忙,我們不急。”

我和天真坐在邊上,看著眼前的一切。

似乎是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李慧臻說道:“她是寨主的孫女,我的未婚妻,曾經,她喜歡蠱術,寨主不肯教她,她便偷學,后來,被蠱術反噬,陽壽被吞噬干凈,魂魄又被困于身體無法出入,就變成了現在這樣,我們無法和她溝通,為了保證她的魂魄不在身體里被反噬掉,只能把她煉成行尸。我們一直在想辦法將她的魂魄放出,好讓她投胎,可,一直以來,都沒有成功過。”

老寨主長嘆一口氣:“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當初我就應該答應她,教她蠱術的。可是,這個時代壓根不需要蠱術這樣的東西存在了,學了又有何用呢?我也是怕她拿去危害別人的生命才不教她的,沒想到會釀成今天這樣的悲劇。”

“為什么告訴我這些,你不怕我對你出手嗎?上次我可差點被你害死。”我對李慧臻說道。

李慧臻輕笑著搖了搖頭:“你不會的,在和你斗法之前我關注過你,觀察了你好一段時間才決定下手的。”

好吧,他說的對,我確實不會趁人之危,何況我兩也沒什么深仇大恨,他雖然抓走了我爸媽,卻也沒傷害他們,這個人,從某些方面來說,是一個正人君子。

而這時,天真開口了:“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幫助你們。”

“什么辦法?”

李慧臻和那老者同時起身問道。

  酷_J匠網T唯j一正,版;,、G其他都H是$I盜Ce版◇0

“很簡單”天真看向了我:“我們無法勾出她的魂魄,靈魂擺渡人可以。”

“你是說找老夢幫忙?”我錯愕道。

“沒錯。”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