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老夫子坐直,質問道:“不是你,也不是你,那是誰出手了?”

曾老板似乎在操作什么,說道:“現在孟氏的股票爆炸式回升,預計一次性少說投入100億,好大的手筆呀。”

“曾老弟,你就說實話吧,到底是不是你。”燕老板笑著坐在遮陽傘下面,對著手機視頻繼續道:“是你也沒關系,誰都知道你跟國棟關系好,是幫他還是吞他,我們都不怪你。”

“真不是我。”曾老板說道:“兩位是知道的,我的生意沒做那么大,一口氣拿出百億,我也肉疼。”

“也是,那會是誰呢?”曾老板回頭竊竊私語交代什么,有手下去調查了。

孔老夫子穩如泰山,一言不發,幽幽道:“這事很古怪呀,國棟病倒,按理說鳳梅(孟招娣她媽)也回國了,應該來求咱們幫忙才對,可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關上門自己干。”

“話說回來,這次國棟可慘了,我托人打聽了一下,取保候審之后還是要坐牢,請個好點的律師的話,也得蹲仨月。”

孔老爺子又問道:“老孟家的心肝寶貝呢?”

“最少三年。”

打聽消息的回來了,在燕老板耳邊低語,燕老板聽聞后慘然一笑:“老哥幾個都別猜了,是招娣干的,他把孟氏大廈抵押了,砸鍋賣鐵湊的錢。”

孔老爺子笑道:“這小丫頭,真是翅膀硬了,大廈都敢抵押,這要是扛不動,一失足就是萬丈深淵呀。”

“誰說不是呢。”燕老板笑道:“話說回來,她不找咱們也有防著咱們的意思,這小丫頭有點心眼。”

曾老板接話道:“我覺得吧,國棟落難,咱們最好別落井下石,不然幾十年的兄弟都沒法做,我帶國棟哥求個情,兩位,咱們之前的協議,作廢了吧。”

燕老板笑道:“作廢也行,我一直都挺喜歡招娣這丫頭,正好我家那小子大學畢業,這段時間回國,只要他倆能走到一起,我隨便幫。”

“你個兔崽子,這是要放棄么,你這是要偷偷摸摸的把孟家全都吞了?”孔老夫子破口大罵。

  最新章‘節*S上Z/酷m匠N網@?0

“哈哈,誰讓我兒子跟招娣年齡差不多呢,哈哈。”

“不跟你扯淡了,周六,你們都過來一趟,順便我也把招娣叫過來好好聊聊,她要是一直防著咱,你想插手也插不進去不是。”

“這話有理,那咱們就周末見。”

三大家主有說有笑的聊完之后,視頻通話結束,孔老夫子躺在長椅上,嘴中念念有詞道:“招娣,力挽狂瀾,心性品性都是上乘,小輩中的棟梁之才啊!”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自從孟氏股票爆炸式回暖,曲線圖一直恒定,沒有買賣,所有人都被這一下震懵了。

也是,那些砸鍋賣鐵的第一批進攻者們,不是捶胸頓足就是暴跳如雷,有頹廢一言不發的,還有四處打電話打聽消息的。

昨晚被文鵬飛拉攏的人,在今天試水過后,也都紛紛偃旗息鼓,都在暗中抱怨,不是咒罵文鵬飛,就是在自責。

“餓死的駱駝比馬大,我這腦子當時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相信文鵬飛這孫子的鬼話了呢。”

總之,孟家股市百年難得一見風平浪靜,真是一點波瀾都沒有。

……

茶莊。

王凱質問道:“怎么還沒人收,一單交易都沒有,是不是掉線了?”

“哎哎,你就別拍了,這都正常。”周昂插話道:“昨天還下跌的那么厲害,今天就突然爆炸回升,股民和投機者肯定要觀望再決定,估計下午就回有行動了。”

王凱偃旗息鼓,他的確有點太急躁,也對,他的全部身家可都在這上面呢,最高點拋售套現,可惜沒人買,這要是謊言被戳破,股價下降,他賺的利潤了就少了。

張雨玲計算盈利情況,匯報道:“如果按照這個價位全部斬倉之后,王董您的賺的利潤是10倍。”

“能賺再說吧。”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有人敲門進屋,是于娜,她小心翼翼的問道:“怎么樣了,賺了嗎?”

“這才哪到哪,急什么?”

“哦。”于娜小心翼翼的關門出去,她的確心急,辛辛苦苦北漂三年,這才攢下的12萬塊,如果賠了就一無所有了。

可就在她滿心擔憂的時候,忽然短信提醒,她掛牌的股票出售了,銀行收款額度是:120萬!

“我的天!”

她驚訝的捂著嘴,一臉不可思議的沖回辦公室。

“我的銀行卡提醒,說收到120萬的額度,是不是搞錯了?”

幾人都非常不屑,特別是杜銳,橫了她一眼道:“這么半天就出手你這一支股票,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12萬現在是120萬,我的天,十倍啊這可是。”

“我說你能不能先出去。”張雨玲冷著臉下逐客令,還大喊道:“蘇晴,怎么什么人都讓隨便進的嗎?”

于娜連連道歉,退后出門,在外面握拳慶祝。

屋內。

周昂嘲笑道:“也就這一次還行,下次最好別這么干,容易飄。”

王凱也知道周昂的意思,下令道:“杜銳,把她的賬戶取消捆綁,這一次就夠了。”

杜銳在操作,王凱閑著也是閑著,說道:“周教授,那個,代理炒股的事,咱倆研究一下唄。”

“不研究,沒什么好研究的,你要是敢這么干,我就退出,省的出了事我被牽連。“周昂理直氣壯。

可就在這時,杜銳急忙提醒道:“有動作了,有人開始掃貨,咱們的股票被人收了!”

王凱等人集體看向屏幕,就見他們掛牌的股票,在最高限一支一支減少,一支一支被人收購。

“被同一人買走了!”

“誰啊這么土豪,這可不少錢呢。”張雨玲質問。

周昂笑道:“京城的土豪散戶有很多,人傻錢多,咱們不就碰見一個么。”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曾老板此時正在電腦前,一支一支股票的收,等把高價股全都買進后,他這才偃旗息鼓,穩如泰山的說道:“國棟老哥,別的我也幫不上,這些股票我就幫你收著,是賺是賠就看造化吧。”

他嘀咕說完,關閉操作頁面,穿上西裝就吃中午飯去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