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天齊等人,全都垂頭喪氣,灰溜溜的離開了。

會議室當中,只剩下了江浪、安靜靜以及四名沒有支持范天齊的中高層領導。

“江總,謝謝你了。”安靜靜道。

她的心里并不踏實,開除那些人,其實很容易,她也能做到,之所以一直忍著,是因為范天齊那些人,全都在影視圈子有一定的話語權,把那些人開除之后,公司的對外運營,會更加的舉步維艱。

散會后,安靜靜在自己的辦公室,把她所擔心的這些,告訴了江浪。

“不用擔心。”江浪把一份文件遞給她,“冷家旗下,還有一家影視發行公司,昨天我跟他們談成了一單合作協議,以后,公司電影的宣發交給他們就行了!”

安靜靜認真地看了看協議,驚聲道:“江總,這合同,是不是他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著你簽的?”

江浪笑道:“當然不是,雖然看起來,這份協議對咱們不利,但我還有后招,到時候,咱們不但沒有損失,還能大賺一筆!暫時就按這份合同的規定執行就行了,剩下的,我自有安排!”

“好吧!”安靜靜只是為他打工,既然老板下定決心這么做了,她也沒什么好說的。

安靜靜又道:“剛才一下子,開除了十幾名中高層,那些家伙,全都身居要職,必須盡快安排人把這些職位補上,否則,公司的內部管理就會出問題!”

江浪道:“先把江陽市的公司領導們全都調過來,怎么樣?”

“沒問題!但他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在公司對外的運營方面,會非常的吃力,到時候公司的發展不會像想象的那么順利,這些,你要有心理準備。”

“嗯,我知道,只要你們做好分內工作就行,外面那些麻煩,我去解決。”

江浪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后走出辦公室。

安靜靜微微蹙眉,自言自語,“奇怪,面對江總的時候,我怎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當天下午六點鐘,江浪來到了一家酒店的包間。

“江先生,你來了!陸總呢?”

提前在這里等候的一名男青年站起身,恭敬相迎。

這名男青年,正是陸月菱的老同學秦逸風。

前段時間,秦逸風在別墅里舉辦了一場生日宴會,邀請陸月菱參加。

在宴會上,他當著江浪的面追求陸月菱,還聯合其他一眾闊少找江浪的麻煩,被江浪教訓了一頓。

這次,他邀請陸月菱和江浪吃飯,想就這件事,向他們道歉。

  酷{匠網tI永{久“免!%費、看《%小fB說l0I

陸月菱拒絕了他的道歉,江浪卻答應了,并跟秦逸風說,他會勸陸月菱一塊過來。

只是這次過來的,只有他自己。

江浪笑道:“月菱不會過來的,要不是想蹭頓飯,我也懶得來!”

“江先生,你真會開玩笑。”秦逸風笑了笑,將桌上的菜單遞給他,“你來點菜吧,我去把服務員叫過來。”

江浪點點頭,接過菜單。

秦逸風走出門去,到了門口,嘴角掛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他沒有去叫服務員,而是來到了隔壁的包間當中。

“表哥!有人欺負我!”

秦逸風進屋,直接沖著桌前,沖著坐在內側正對門口位置的一名男子說道。

這名男子,臉上有一道醒目的刀疤,讓他那本來就陰戾的氣勢,顯得更加慎人。

與他坐在同一桌的十多名男子,全都十分恭敬地面對他,看起來都是他的小弟。

砰!!

刀疤臉猛然拍了一下桌案,“廢物!你這是逼著我給你出頭嗎?”

秦逸風打了個哆嗦,“表哥,你作為呂爺門下的龍蛇八將之首,表弟被人欺負,你要是不幫我,也會有損你的威名啊!”

上次在生意宴會上,被江浪教訓了一頓之后,秦逸風就想找他表哥給他出頭。

但刀疤作為呂慕閑手下龍蛇八將之一,根本不屑于管這些年輕人之間的小打小鬧。

但秦逸風一直難以咽下這口氣。

正好今天刀疤在這家酒店請手下們吃飯,秦逸風便心生一計,在隔壁開了個包間,把江浪請了過來,然后他再來隔壁,找表哥幫他出頭。

這下,刀疤就算不屑于管這些小打小鬧,但當著這么多手下的面,為了面子,也得為自己表弟出頭,不然手下們還以為他怕了呢,如何服眾?

“好。”刀疤站起來,“等幫你出頭完了,我再好好收拾你這廢物!”

就這樣,刀疤領著一眾手下,在秦逸風的帶路下,來到了江浪所在的包間。

有刀疤撐腰,秦逸風底氣十足,直接一腳把門踹開了。

“小子!你以為,老子真的想跟你道歉嗎?我把你叫過來,只是想好好教訓你!”

秦逸風臉上掛著猙獰的笑意,惡狠狠道。

見到江浪,刀疤眼中閃過一抹驚詫。

竟然是他!!

江浪一直與呂慕閑為敵,刀疤作為呂慕閑手底下除了羅陽秋之外的最強悍將,當然也知道江浪!

廢物!得罪誰不好,非得得罪這個混蛋!

暗影四天王之一毒刺,就疑似栽到了江浪的手里,刀疤的實力還不如毒刺,哪里敢跟江浪動武?

還有,現在呂慕閑要對付江浪的話,都要進行特別詳細的計劃,才能行動,他這個時候貿然動手,就可能耽誤呂爺的計劃!

因此,不論從武力方面考慮,還是從戰略方面考慮,刀疤都是不敢招惹江浪的。

秦逸風可沒注意到刀疤的臉色,他直接昂首挺胸地上前兩步,擺著欠抽的嘴臉面向江浪。

“小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表哥,七豪門之一,呂家家主呂慕閑旗下的龍蛇八將之首!你不是很有膽子嗎?敢跟我表哥較量嗎?識相的話,就先跪下認錯,如果你態度不錯,我說不定會輕饒你,只打斷你一條腿就行了!要不然的話,呵呵呵……”

秦逸風聳聳肩,邪魅一……

啪!啪!啪……

沒來得及笑出來,刀疤直接掄圓了胳膊,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招呼在秦逸風的臉上。

秦逸風被抽懵了,那凌亂的表情,仿佛被狗日了一頓。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瘋狂的地瓜說:   感謝朋友們解封第554章(不是中間位置,看不出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