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她去床上?這讓江浪有些為難啊!

首先,以浪爺的熱心腸,到時候可能會幫人幫到底,順便幫她把衣服也脫了,還可能忍不住為對方把被窩捂熱乎了。

再次,如果安靜靜仍然誤認為他是項騰,讓他陪睡的話,浪爺出于好心,可能也不好意思拒絕。

一下子要做這么多事情,江浪真的沒有心理準備啊!

不行!腦子有點兒亂,得先捋一捋。

兩千,兩千五,三千,三千五,四千,四千五,五千……

還行,能順利的報出一組等差數列,證明浪爺的腦袋還算清醒!

既然還清醒,應該能把握住自己,不會犯錯誤吧!

帶著這種想法,江浪把安靜靜抱起來,走進臥室,并把她放在床上。

“嗯。”安靜靜低吟一聲,微微翻身,“我想讓你抱著睡……”

江浪果然不好意思拒絕,直接脫鞋上床,把她抱在懷里。

一股溫熱的體感襲來,刺激的江浪心中也跟著火熱。

安靜靜嘴角掛起一絲愜意的笑意,并抬手摟住了江浪。

“只是這樣抱著,就行了嗎?”江浪問道。

他覺得幫人就要幫到底,如果對方還有其他的需求,自己也應該盡量滿足。

“你……還想做什么?”安靜靜問道,聲音低微,卻吐氣如蘭。

感受著對方打在他脖子上的鼻息,江浪感覺周圍的溫度仿佛驟然升高。

“額……我,我是想問,還要不要繼續講故事?”

江浪還是稍微要點兒臉的,有些話沒好意思說出來。

“井空,說老實話,你是不是想跟我發生關系?”

聽了這話,江浪陡然一驚!

那會兒安靜靜跟他叫“阿騰”,現在又突然叫他“井空”!

是她清醒了?還是一開始就在裝糊涂?

安靜靜繼續道:“我醉的厲害,但能分得清虛幻和現實,那會兒故意叫你阿騰,是想再體會一下久違的溫馨,謝謝你滿足了我。”

江浪尷尬地笑道:“不客氣,那個……你這么容易滿足的嗎?”

安靜靜道:“當年有過的感覺,剛才已經全都體會過了,至于你心里想的那些,我當年也沒有過。”

“什么?真的假的?你和他,除了這些,沒做過別的嗎?例如……例如接吻?”

“沒有啊,我跟他的關系非常微妙,算不上戀人,又比朋友親密一些,但和他相處的那段時間,我很幸福,所以,我還是從心里把他當成我的前男友。”

“那你會不會因為一直想著他,而不去開始新的感情?”

“我喜歡的,是他那種類型的男人,或許,不會只局限于他……”

安靜靜這番話,顯然已經是承認了她對江浪……確切的說,是對江井空的心思。

江浪心里又是踏實,又是糾結。

讓他踏實的是,安靜靜還不知道項騰已經死了,既然她只是喜歡這個類型的男人,那項騰的死,可能不會對她造成太大的打擊,回頭他也可以找機會,告訴她真相了。

糾結的是,江井空這個身份是江浪假扮的!竟然被安靜靜莫名其妙的愛上了,這讓他不知該如何處理二人的關系了!

要不就直接承認自己就是江浪?

不行,安靜靜也許剛剛從陰霾中走出來,說出實情的話,對她的打擊太大了!

還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江浪不敢接她這句話,只好轉移話題,“繼續講故事嗎?”

安靜靜沒有回話,因為她已經睡著了,看得出,她睡的非常踏實。

此時,是深夜十點鐘。

冷家的別墅,依然燈火通明。

老爺子冷蒼穹,當家人冷元魁,正在房間里商量事情。

冷羽灰頭土臉地走了進來。

“你的臉怎么了?誰打你了?”冷蒼穹問道。

“江浪這個王八蛋……”

冷羽咬牙瞪眼,牙齒都快咬崩了,把在風云夜總會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冷蒼穹眼中兇光一閃,呲牙咧嘴道。

“爸!咱們惹不起江家,這個虧,只能認了!千萬要冷靜啊!”冷元魁道。

  @酷\匠網U正版)首P,發(0Np

“是惹不起江家,但是江浪,雖然也姓江,但與京城江家無關吧?我們不會連他都惹不起吧?而且這小子一次又一次的讓咱們難堪!這口氣,我一定要出!”

噗!!

說完這句話,冷蒼穹在肚子里上躥下跳的那口氣,化作一個屁崩了出去。

冷羽嘴角一抽,微微退后兩步,心想這老癟犢子吃的是屎嗎?怎么放的屁這么臭?

冷元魁道:“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想辦法把咱們影視公司的股權,從江浪手中搶回來!”

“什么?”冷羽驚聲道:“咱們好不容易把股權賣出去了,怎么還要買回來?”

冷蒼穹接過話來,“我剛收到消息,呂慕閑被抓起來了!原因是經濟犯罪!主要內幕就是,涉嫌非法打壓我們冷家的股市!”

“啊?太好了!”冷羽興奮道。

冷元魁道:“這下,呂家肯定不會繼續打壓我們,而且這件事曝光后,外界也都知道我們股價下跌的原因不是自身的問題,接下來,股價應該會持續上漲!咱們必須盡快把股權從江浪手里收回來,否則好處全都得被江浪占了!”

“現在股市大好,江浪肯定不會把股權賣給咱們的!”冷羽道。

“所以咱們要想辦法!”冷蒼穹道:“剛才我和你父親,就一直在就這件事討論呢!冷羽,你年紀輕,腦子靈活,也幫我們出出主意!”

就這樣,爺孫三人圍成一圈,一同想辦法。

第二天,在安靜靜睡醒之前,江浪就早早地就起床出門了,因為他實在不忍心用這個假身份去欺騙她的感情。

早飯時間,他收到安靜靜發來的短信,內容是:謝謝你昨晚給了我依靠,以及尊重。

江浪回了個不客氣,事情就暫時揭過去了。

吃完早飯,江浪來到了海山影視的新總部,也就是他剛剛收購的冷家影視公司的總部。

昨天晚上,他以江井空的身份與安靜靜喝酒的時候,安靜靜曾經向他訴苦,說出了公司內部的一些難以解決的問題。

江浪過來,就是專門解決這個問題來的!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瘋狂的地瓜說:   感謝一米陽光解封第552/55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