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李釗回到家的時候,月亮已經高高的掛在天上了,清輝灑在地上,讓李釗的身影越發的孤單了起來。

“你終于回來了!”看到李釗,一直守在沙發上面的江嫣然也是急忙坐了起來,此刻已經差不多快要十二點了,這女人還沒有睡,只是在那里等著李釗。

可是等看清楚了李釗的表情之后,江嫣然的心一下子就是揪了起來,此刻的李釗面色蒼白,雙唇也是沒有絲毫的血色,整個人憔悴的厲害,好像一下子就是失去了精氣神兒一樣,這模樣,江嫣然從未見過。

“老公,你怎么了?你,你怎么會這樣?”江嫣然急忙扶住了李釗,讓他緩緩地坐在了沙發邊上,然后幫他匆匆的沖了一杯糖茶過來。

李釗偏頭看了她一眼,干裂的嘴唇讓江嫣然越發的心疼了起來,當下也是忍不住輕輕地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低聲道,“你怎么了?”

聽到江嫣然的話,李釗緩緩地收回了目光,然后無神的盯著前面,表情顯得極為的迷離,茫然。

“說話啊,你怎么不說話呢?”看到李釗也不回話,江嫣然越發的著急了起來,當下又是忍不住拿出了手機,“我打電話給媽,讓爸媽過來看看!”

“別!”聽到江嫣然的動作,李釗緩緩地伸出了手,語氣之中卻是透著一股深深地疲憊。

這是第一次,李釗覺得自己活了五千年多年,是多么的累!

“可是,你怎么這個樣子!”見到李釗開口了,江嫣然終于是松了口氣。

“我沒事,你讓我靜靜,一個人靜靜,明天早上再說!”李釗緩緩地開口道,然后彎下了腰來,整個人雙手撐在了大腿上面,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茶幾。

聽到李釗的話,江嫣然雖然擔心,可卻也不知道怎么辦,只能是坐在他旁邊,靜靜地陪著李釗。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外面的月亮由東向西緩緩地消失在了天邊,太陽好像突然跳出來了一樣,李釗就這么盯著茶幾,一整個晚上,瞳孔都是沒有變化一下,江嫣然雖然沒有走,可是守了李釗一個晚上,卻也是極為的困倦,眸子都是有些睜不開了。

某一刻,僵硬了好久的李釗突然就是抬起了頭,直接站了起來,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得江嫣然臉色一白,有些擔心的看向了李釗。

“你怎么了?你沒事吧?”江嫣然問道。

“我要出去一趟!”李釗緩緩地開口道,“你在家里等著我,等我回來!”

“好,你去哪里?要不要我陪你去?”江嫣然一愣,急忙開口道,李釗沉默了一個晚上,突然說要離開,確實是讓江嫣然嚇了一跳,心中也是有些擔心。

“不用了,我自己去,我去長安!”李釗搖了搖頭,也不說話,就是往外面走去。

“哦,好!”江嫣然點了點頭,只是等她反應過來了之后,才是心中一驚,急忙沖了上去,攔住了李釗,“等等,你說什么?你去哪兒?你去長安干什么?”

看到江嫣然擋在了自己的面前,李釗也是緩緩地停下了腳步。

“我去,找人!”李釗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道。

“你找誰?”江嫣然忍不住問道。

“故人!”李釗低著頭,很多事情,并不能夠和江嫣然說,所以李釗也不想說。

“什么故人值得你現在這么著急去長安,你這不是開玩笑嘛!不行,你絕對不能去,爸媽知道了也不會讓你去的!”江嫣然有些著急的開口道。

“嫣然!”李釗輕吐了一口氣,“很多事情無法告訴你,但是這一次,我必須去,我要去看一看,找一下!““我現在很冷靜,這是我想了一個晚上的結果,你不用擔心!”李釗緩緩地開口道,面色也是漸漸地嚴肅了起來。

“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話,那我跟你一起去!”江嫣然也是寸步不讓的開口道。

“不行!”李釗緩緩地搖了搖頭,“只能我一個人去,你絕對不能跟我一起去!”

  W酷、匠-k網Q正\}版首N%發-0t;

“可是,可是你一個人去,我怎么會放心?上次你一個人一聲不吭的就是去了原始森林,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江嫣然開口問道。

“你不要攔著我了,我必須去!”李釗緩緩地搖了搖頭,也不多說什么,徑直就是往外面走去。

“不行!”江嫣然倔強的開口道。

看著江嫣然的模樣,李釗也是輕嘆了口氣,緩緩地垂下了眸子,輕聲道,“你不要怪我!”

“什么?”江嫣然一愣,似乎是沒有聽清楚李釗的話一樣,有些詫異的靠近了過去問道。

只是話音才落下,李釗便是快速的抬起了手來,只是眨眼的功夫,江嫣然便是感覺到了脖子上面一麻,然后整個人就是悄無聲息的倒了下來。

“你別怪我!”李釗嘆了口氣,再一次開口道,然后就是將江嫣然抱到了樓上房間之中,幫她蓋上了被子,讓她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后才是緩緩地離開了房間。

末了,李釗回頭看了一眼,然后給張萍發了一個消息之后,便是快速的離開了別墅。

長安很遠,想要到那里去,足足需要十二個小時的時間,李釗開著瑪莎拉蒂直接就是去了沈家,等到了沈家的時候,接到電話的沈玉樓已經是提前等在那里了。

“李兄弟,你怎么這么著急給我打電話啊!”沈玉樓有些詫異的開口道,只是看著李釗的臉色不是很好,心中又是有些奇怪。

“我想換輛越野車!”李釗緩緩地開口道。

“越野?”沈玉樓一愣,“怎么?三叉戟開著不舒服嗎?”

“不是,我要出一趟遠門,你們這里最好的越野車多少錢!”李釗問道。

“出遠門?”聽到李釗的話,沈玉樓也是果斷的閉上了嘴巴,知道李釗很多事情不能問,當下也是快速的帶著李釗往里面走去,不多時之后,兩人便是停在了一輛黑色的越野面前。

“這輛奔馳G65AMG,目前為止世界上性能最強的全地形越野車!”沈玉樓剛準備介紹,便是看到李釗點了點頭,直接就是塞了一張卡放在了自己的手里。

“多少錢自己刷,我走了!”李釗只是草草的開口道,然后就是發動了車子。

“你,李醫生,新車好歹要掛車牌啊!”聽到李釗的話,沈玉樓有些錯愕的開口道。

“不用了,加油站在哪里,給我加滿油,我直接走!”李釗此刻卻是心早就飛了,一刻都不愿意停留!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紙扇江山說:   感謝辰皇大哥的解封還有惡魔果實,多謝大哥!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