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已經要離開大門了,李釗也是緩緩地停了下來,然后轉過了身,目光陰晴不定的看向了李曉彤。

黑暗之中,似乎無形之下給兩個人都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當做保護,讓李釗能夠和李曉彤對視了起來,只是看不清對方的目光,根本不知道對方究竟在想什么,是個什么樣的表情。

良久之后,李釗終于是忍不住了,率先開口道,“為什么?”

李曉彤的目光似乎是有些躲閃,緩緩地低下了頭來,然后才是道,“沒有為什么,我想了很長時間,你已經結婚了,而我沒有,你不可能離婚和我在一起的!”

“我!”李釗張了張嘴,竟然是覺得有些啞口無言,難道李曉彤突然轉變的關鍵竟然是出現在了這個上面?

“誰告訴你我不可能?”李釗忍不住問道。

“你還想著騙誰?你所說的云音,不過是你自己講出來的罷了,若不是楊振明告訴我,我恐怕還不知道你是在騙我!”李曉彤有些惱怒的開口道,“是不是姑姑想讓你娶我,所以才讓你編排出這些故事出來,在這里騙我?”

“誰告訴你,這是故事?”聽到李曉彤的話,李釗只感覺到胸口一陣的發悶,深吸了一口氣之后,才是有些吃力的問道。

  jJ看c正U版R,章節N+上☆酷匠H網J》0/

“誰告訴我的?”李曉彤抬起了頭來,即便是在黑夜之中,那眸子也是亮晶晶的,仿佛是帶著一絲絲的怒火一樣,“就是他告訴我的,你只是跟我講個故事而已,最后的結尾,不管我怎么說,你都會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出來,然后問我,你怎么知道的,是嗎?”

“我沒有!”李釗想要解釋,只是卻發現這話音,顯得極為的蒼白無力。

“你給我創造的那些熟悉感,只不過因為你是一個神醫罷了,你可以用藥,讓我產生一點點的錯覺,讓我覺得你是對的,可笑我竟然還相信了你的鬼話,我就像是個傻子一樣!還真的覺得我們千年之間就有關系,還真的覺得我和你是命中注定,你用這種東西來欺騙我這個小女生,你覺得你好意思嗎?”李曉彤的聲音一下子就是大了幾分。

聽到了李曉彤的話,李釗突然就是變得冷靜了下來,輕吐了一口氣,緩緩地開口道,“那個男生叫做楊振明?”

“你想干什么?”聽到李釗的話,李曉彤突然就是變得警惕了起來。

“不干什么,如果我跟你說,我能證明我們這個故事是真的,你愿意,,”李釗緩緩地開口道,只是話還未說完,就是被李曉彤給打斷了!

“閉嘴,鬼才會相信!”李曉彤開口道,“就算是這個故事,那又怎么樣?你以為你是誰,拿個前世的故事過來哄騙我?前世是前世的事情,今生是今生,就算前世再怎么樣,也影響不到今生!”

聽到李曉彤的話,李釗的臉色陡然的就是蒼白了幾分。

“再說了,不管你前世再怎么樣,可是今生你對我做了什么?你除了拿一個故事過來哄騙我,你還做了什么?”李曉彤繼續道,“下雨的時候,你在我身邊嗎?生病的時候,你會在我身邊嗎?軍訓那么痛苦的時候,你會給我捏腳嗎?你什么都沒有做,你就想憑一個故事,欺騙我嗎?”

“唉!”看著李曉彤的表情,李釗怔怔的有些出神,從這張極為熟悉的臉上,李釗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陌生之意,良久之后,李釗才是緩緩地低下了頭來,眼中那抹失落之意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你不是她,我認錯了,你不是她!”李釗喃喃自語道。

“我本來就不是,都是你騙人的!”李曉彤繼續道,只是語氣卻是沒有之前生硬了,不知道為什么,說出這幾個字出來,這讓李曉彤心中突然有一種窒息一般的疼痛,那種疼痛,來的極為的迅速,去的卻又是十分的快。

僅僅只是片刻的功夫,險些讓李曉彤連呼吸都是不能自已了。

“我認錯人了,你真的不是她,我會去找她的!”李釗緩緩地轉過了身,一步一步往遠處走去,黑暗沐浴在身上,讓李釗的身影看上去異常的模糊,根本看不清楚!

李曉彤有些無力的靠在墻上,心口的疼痛緩緩地收斂住了,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心中卻好像覺得十分的內疚。

明明是李釗欺騙自己,為什么到頭來自己會這個樣子?

李曉彤緩緩地抬起了頭來,看向了遠處,黑暗之中,卻已經沒有了李釗的影子了,當下也是重新低下了頭來,然后轉身往家里走去。

而另一邊,李釗已經出了住宅區,一個人蹣跚著步伐往前面走著,眼中顯得極為的迷茫。

如果說,李釗數千年的記憶之中,最撕心裂肺的人是誰,那李釗的腦海之中,一定會浮現出那個熟悉的身影。

雖然只有短短的三十年,可是這三十年的時間,卻是讓李釗那冰冷的,不近凡塵的心一點一點的融化開,變得溫熱了起來,可是最后,又重新變得冰冷,僵硬,宛若是死人一般!

“趙郎,我追了你這么長時間,你還不肯見我嗎?”

“你要是不愿見我,那我就一直找你,直到找到你,或者我死了為止!”

“相公,我漂不漂亮?”

“相公,今天我們上山打獵好不好?我們抓一只小白兔回來!”

“相公,我知道你會長生不老,可是我不能,我不能陪你一起活下去!”

君如皓月,長生不老,妾如螢火,朝夕即滅,皓月輝輝,螢火心思,思之不得,輾轉反側!

李釗的腦海之中甚至能夠一句一句的念出這首詩出來,只是很多時候,這首詩,都是被埋在了心里,根本不敢提出來,這一次,看到李曉彤的模樣,李釗的心中卻一下子就是出現了這首詩!

那些記憶,也是一股腦兒的從記憶之中翻涌了出來,尤其是想到云音絕筆的時候,李釗更是痛的無法呼吸,有些東西不去想,不代表它不存在,可是當你一旦開始去想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心如刀絞。

很久之前看到李曉彤的時候,李釗甚至覺得云音真的轉世了,可是,轉世之后的云音,卻根本不是自己的了!

李釗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伸手扶住了旁邊的燈柱,然后便是低下了頭來,目光之中透出了一絲的堅定。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紙扇江山說:   好吧,首先我承認,寫煽情的東西我確實不會寫,而且我這種寫法也不容易引起共鳴,我很抱歉,不過平淡了這么長時間了,也要來一點高潮了,而且主人公也不能一直是處,所以,往后就開始鋪墊直到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