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緩緩地降下來了,李釗換了一套衣服,便是開車往趙家而去。

一路上,李釗的心情都是有些復雜,這一次李惠突然邀請自己過去,恐怕十有八九,就是和李曉彤有關了,而且自己的疑惑,說不定也能夠在今天晚上得到解釋了。

車子很快就是停在了趙家門口,以往李曉彤都是站在門口等著自己的,只是今天,門口卻是空無一人!

李釗苦笑了一聲,隨后深吸了一口氣,面色快速的恢復成了以前的模樣,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樣,這才是緩步往門口走去。

“叮咚!”門鈴聲很快就是響了起來,不多時之后,門就是打開了,開門的是趙局的保姆,張媽!

“張媽!”李釗笑了笑!

“呦,老爺,太太,李醫生來了!”看到李釗,張媽也是急忙招呼了一聲,然后將李釗讓了進去。

李釗拎著手里的東西很快就是走了進去,廚房里面,李惠也是穿著圍裙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看到李釗手里還拎著東西,當下也是不由得責怪道,“你這孩子,我請你過來吃個飯,你倒好,還拎著東西過來,這像個什么樣子?”

看到李惠故作嗔怪的樣子,李釗也是笑了笑,開口道,“惠姨不用這樣,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這里面是一份面膜,雅蘭都沒有得到的配方配置的,還有一份養生茶,是給叔叔準備的!”

“哎呀,你這個小子,坐坐坐!”聽到李釗送的東西,李惠也是笑了起來,當下連忙開口道。

李釗也不推辭,緩緩地就是坐在了旁邊。

“老趙啊,小釗來了,你也不要待在上面做事了,趕緊下來吧,我去廚房里面看看,菜馬上就好了,待會兒就能吃晚飯了!”前一句是對著樓上說的,后一句是對著李釗說的,話音落下,李惠也是匆匆的走進了廚房之中。

張媽幫李釗倒了一杯水之后,也是快速的去了廚房里面。

不多時之后,樓上便是傳來了動靜,趙斌揉著眼睛緩緩地走了下來,等看到了李釗之后,才是開口道,“哎呀,小釗啊,來了,這幾天可忙死我了,事情多的不得了!”

“趙叔!”李釗笑了笑,“你可不能只照顧著公務繁忙啊,還要多注意身體啊!”

“哈哈,果然是醫生,三句不離老本行!”趙斌呵呵一笑,然后繼續道,“說起來啊,這忙還跟你有關系!”

“哦?”聽到趙斌的話,李釗也是有些驚訝了起來,做出了一副好奇的模樣。

“今天諾貝爾獎花落寧城,說起來啊,也是一大幸事,這不僅僅對你意義重大,對我們寧城來說,也是意義重大!”趙斌緩緩地開口道。

“市里已經決定了,你這一次獲得諾貝爾獎,是一個巨大的機會,我們需要在寧城市快速的籌備著,以你的名義,號召力,在寧城市舉行一個討論會,或者說,峰會,并且每年的這個時候,都要在寧城市舉行,以此能夠讓寧城變成一個醫學大城,成為全國的最高醫學中心!”趙斌緩緩地開口道,話雖然說的含混,但是李釗卻是清楚了。

無非就是想要在寧城舉辦一個類似于奧斯卡獎一樣的東西,在中原內乃至是世界內形成一個權威,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如果這樣的會議成立了,并且持續下去,那對于奠定寧城醫學中心這樣的地位,有著莫大的推動作用,不過困難也是顯而易見的!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李釗緩緩地開口道,眼中有些驚訝,若是唐昭還有趙斌幾人真的能夠做成這件事情的話,那還真是不簡單啊!

“是啊,不過再困難也得來啊!”趙斌有些感慨的開口道,“不過到時候,還得要小釗你來幫忙啊,畢竟你的號召力,是無與倫比的啊!”

“放心吧,若是需要我,我自然會幫忙的!”李釗緩緩地點了點頭,同時繼續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即便這件事情真的辦成功來的話,可是以后唐書記離開了寧城,換個地方,恐怕要面臨人走政息的狀態啊!”

“呵呵,放心吧!”聽到李釗的話,趙琛又是笑了起來,“不會的,姜老爺子已經拍板定下來了,以后這個會議,會一直持續舉辦下去的!”

聽到這話,李釗也是點了點頭,看樣子,倒是自己瞎操心了。

兩人聊著天,不知不覺之間,李惠已經是把飯菜做好了,看到兩人還在談,便是開口招呼兩人吃飯。

“走吧,吃飯,邊吃邊說!”趙斌笑了笑,親切的帶著李釗便是往餐廳走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李惠也是抬起了頭來,朝著樓上道,“曉彤,快下來吃飯!”

果然,李曉彤一直在家!

  最+新z章節上"酷C'匠網)0_

聽到李惠的話,李釗也是輕嘆了一聲,一直在家里,可是卻躲在樓上不下來,不敢見自己的意味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李惠一連催促了幾聲,樓上才是傳來了動靜,很快,李曉彤便是緩緩地出現在了樓梯上面,只是至始至終都是低著頭,并沒有看李釗。

李釗也是默不作聲的坐在了椅子上面,等到眾人都齊了之后,李惠才是笑瞇瞇地開口道,“來來來,吃飯吧,趕緊吃飯,小釗啊,嘗嘗惠姨的手藝,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惠姨的手藝,自然是不用多說的啊!”李釗笑著拍馬屁道,雖然老套,可是李惠也就吃這一套,當下臉上的笑容都是變得燦爛了幾分。

“來來來,大家都開始吃吧!”李惠急忙招呼道。

李釗笑著點了點頭,伸出了筷子,便是準備吃飯了,有李惠活躍著氣氛,倒是極為的溫馨。

只是飯吃了一半之后,也終于是進入了正題了。

“咳!”趙斌輕咳了一聲,然后緩緩地開口道,“昨天晚上的時候,寧城大學的校長董金虎給我打了個電話!”

“哦?”李釗抬起了頭,有些驚訝的看了一眼趙斌。

“他把上課的事情發生的事情都給我說了一遍,我也知道了,所以今天請你過來,是特地想讓曉彤給你道個歉的!”趙斌繼續道。

“道歉?”李釗愣了一下,目光在李曉彤的身上掃了一下,見她沒有看自己,這才是緩緩地開口道,“趙叔客氣了,這說的什么話,跟曉彤又沒什么關系,她道什么歉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紙扇江山說:   感謝辰皇老哥的解封,多謝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