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昨天晚上喝醉了!”饒是李釗臉皮厚,可是看到江嫣然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一抹懷疑的神色,當下也是不由得干笑了一聲,然后緩緩地開口道。

江嫣然瞪了他一眼,看著外面這么多人,當下也不說話,徑直就是拉著李釗往里面走去。

等進了小房間之中,江嫣然才是有些氣惱的轉過了頭來,瞪著他道,“你去哪兒?一天晚上都沒有回我的電話,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

“我喝醉了,沒聽到電話!”李釗抿了抿嘴,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兒。

“你還好意思說,你就算是不說我都知道你喝酒喝醉了,一身的酒氣,你昨天和誰喝的?”江嫣然繼續問道,表情顯得有些奇怪。

“和雅蘭公司的銷售部經理,關荷!”李釗老老實實的開口道。

“你們關系這么好啊,還一喝就一個晚上,昨天晚上睡哪兒的!”江嫣然的眸子漸漸地瞇了起來,眼中透露出了一絲絲不懷好意。

李釗干笑了一聲,這哪兒能告訴她昨天晚上和關荷睡在一起了?要是被她知道了,還不完蛋了,當下也是輕咳了一聲,然后急忙解釋道,“其實我和她關系不是特別好,你知道嗎,昨天我上完了課,看到了誰嗎?”

看到李釗扯開了話題,江嫣然也是忍不住嘟起了嘴,不過卻也沒有拆穿李釗,當下配合著開口道,“看到誰了?”

“我在卡塔爾認識的一個醫生,叫卡芙尼,山姆國醫學聯會的!”李釗道,雖然知道轉移話題轉移的有些生硬,不過也只能這樣了!

“哼,誰管你什么卡芙尼不卡芙尼的,你渾身上下臭死了,趕緊去洗澡吧,丟了這身惡心的衣服!”聽到李釗又喊出了一個女人的名字,江嫣然當下也是一臉氣惱的踩了他一腳。

“哎呦!”李釗配合的叫喚了一聲,剛準備開口道,便是聽到外面傳來了聲音,“李醫生,門外拉曼先生來了!”

或許是老天都看不下去李釗如此尷尬,急忙讓拉曼過來了,聽到外面人的話,李釗也是輕咳了一聲,隨后道,“知道了,你就說,找了一圈兒沒找到我人,不知道我在哪兒!”

“啊?”聽到李釗的話,外面的人也是驚訝了起來,不過很快就是反應了過來,應了一聲便是匆匆離開。

“你怎么不見拉曼啊,你和他不是好的蜜里調油嗎?”江嫣然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胡說什么,誰會跟他蜜里調油啊!”李釗臉色一板,有些惱怒的開口道,隨后又是推了一把江嫣然,“這件事情你不懂,你先出去讓他離開,我去洗個澡!”

話音落下,李釗也是匆匆的往里間走了過去。

看到李釗的表情,江嫣然也是越發的奇怪了起來,不過還是照著他所說的出去回答了。

而此刻的浴室內,李釗也是靜靜地躺在了浴缸之中,微微擰著眉頭,目光透過了那層薄薄的水汽,看向了屋頂。

某一刻,安靜的浴室里面突然就是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李釗那幾近凝固的眸子才是稍稍動了一下,伸手抓住了旁邊的手機,放在了耳邊,“喂?”

  更k#新“最*快上k¤酷‘L匠網-0}F

“小釗啊?在干嘛呢?”電話里頭,傳來了李惠那熟悉的聲音,即便是李釗也是愣了一下,這才是反應了過來。

“惠姨?我沒干什么,在診所呢!”李釗笑了笑,然后輕聲回答道,李惠便是李曉彤的姑姑,衛生局趙局的妻子,雖然很少聯系,但是不管怎么說,李惠都是在李釗記憶回來之后,第一個真正幫自己,為自己著想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說,這聲惠姨都是發自內心的喊出來的。

“哦,在診所啊!”李惠輕輕應了一聲,然后道,“小釗啊,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啊,到我們家來吃個飯啊!”

“吃飯?”聽到李惠的話,李釗也是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他就是反應了過來,恐怕,是李曉彤回去了!

“好!”想到這里,李釗也是快速的點了點頭,直接就是應了下來。

見到李釗應了下來,李惠才是松了口氣,寒暄了幾句之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而此刻,浴室的門也是打開了,江嫣然的腦袋從門外探了進來,就這么大大咧咧的看著李釗,似乎一點都不避諱一樣。

“你做什么?”看到如此一幕,李釗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把電話收起來。

“拉曼已經走了,他說他明天再來!”江嫣然輕聲道,眼中有些好奇之色。

李釗和拉曼的關系十分的好,今天卻是避而不見,實在是有些奇怪。

“走了就好!”李釗點了點頭,緩緩地把手機放了下來,看到江嫣然還站在門口,當下也是不由得問道,“還有事嗎?”

“沒事了!”江嫣然道。

“那你站在這里干什么?”李釗一臉奇怪的開口道。

“要不要我幫你搓澡?”江嫣然推開了門,也不待李釗回答,便是閃身進入到了浴室之中。

李釗有些愕然,看著江嫣然如此大大咧咧的模樣,才是有些后知后覺的發現,除了最后一步之外,兩人把該做的都做了,換句話說,兩人身上長什么樣子,早就互相看遍了,當下也是點了點頭,“也好!”

看到李釗應了下來,江嫣然才是得意的笑了笑,然后擼起了袖子便是走到了浴室邊,輕輕的撈起來里面的搓澡布,在李釗的身上擦拭了起來。

“剛才誰給你打電話啊?”江嫣然問道。

“惠姨,讓我晚上去吃飯,我已經應下來了!”李釗輕聲道。

“惠姨今天有什么事情嗎?”江嫣然繼續問道,只是說話間,那幫李釗搓澡的手卻是不安分的動了起來,輕輕在李釗的胸膛上面畫著圈兒。

芊芊素手,再加上江嫣然時不時地就是俯身到李釗面前,散落的發絲撩的李釗臉上發癢,當下心中也是多了一絲絲的火熱。

“沒什么事情!”李釗已經察覺到了江嫣然的動作,當下也是不由得搖了搖頭,抬手就是拍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才是道,“都說男人好色,我怎么沒想到我娶了個老婆也這么好色?”

“胡說八道,我是好色嗎?我就是來檢查一下,昨天晚上,你到底干了什么,還有沒有公糧!”江嫣然輕哼了一聲,手也是一下子滑了下去,示威一般得意的看了一眼李釗。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