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雖然看到了李釗,關荷卻也發現,李釗的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多了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洋人。

按說那洋人也是極為的漂亮,可是李釗卻并沒有搭話的意思,而且只是自顧自的喝著酒,憑著女人的直覺,關荷便是估計李釗恐怕是有心事了。

所以才是坐在了李釗的身邊,也不多說什么,就這么陪著他喝酒。

一杯接著一杯,漸漸地,關荷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更加的潮紅了幾分,那淡淡的紅霞極為的誘人,再加上她那時不時流露出來的媚態,更是讓人心中微微一蕩。

不過李釗此刻的心思并不在這里,所以倒也沒有察覺到,只是靜靜地坐在桌子邊,眉頭緊皺著!

不知不覺之間,夜便是有些深了,卡芙尼略有些不滿的站了起來,陪著李釗來喝酒,誰知道到最后卻是被人給搶了先,自己和李釗聊天的時候,李釗便是讓自己換個話題,可是關荷和他聊天的時候,他卻是輕點著頭,聞言回答,這讓卡芙尼極為的不滿。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卡芙尼道。

“你住在哪里?要我送你嗎?”看到卡芙尼準備離開,李釗也是輕聲道。

“不用了,我就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之中,和拉曼他們住在一起!”卡芙尼站了起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嗯!”看到卡芙尼離開,李釗也不多說什么,只是輕輕點了點頭,看到李釗這幅樣子,卡芙尼有些氣的咬了咬嘴唇,只是她也知道李釗心中有事,只得是將那怨氣壓了下去,然后便是轉身離開。

定定的注視著卡芙尼的背影,李釗的表情又是再次陷入了茫然之中。

“她是誰?”看到李釗出聲,關荷素手輕托著腦袋坐在了李釗的對面,然后輕聲問道。

“一個醫生朋友!”李釗輕聲道。

“我看不像,她對你可是崇拜的緊,不會是你的小迷妹吧!”關荷繼續問道。

“小迷妹?”李釗輕笑了一聲,也不回答。

“沒想到你竟然對外國人也有興趣,看她身材那么好,有沒有什么想法啊?”關荷笑瞇瞇地問道。

李釗一愣,這個問題,實在是問的有些突兀,當下也是忍不住偏頭看向了關荷。

而不知道什么時候,關荷已經是緊緊地靠在了李釗的身邊了,一股溫香軟玉緊緊地貼在了李釗的手臂上面,而此刻的關荷,臉上是一種極為鮮艷的酡紅之色,眼神有些迷離,身上淡淡的香味混合著酒味,不斷地刺激著李釗的感官,讓李釗心中微微火熱了幾分。

不過很快,李釗便是冷靜了下來,輕聲道,“你喝醉了!”

“可能吧!”關荷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然后又是舉起了酒杯,和李釗碰了一下之后,便是一飲而盡!

李釗倒也不以為意,喝光了酒,便是讓老板又送來了一箱啤酒。

“雅蘭公司你已經很久都沒有去了,好歹也算是你的半個公司,你就一點都不關心嗎?”關荷繼續問道,說話間,口中噴吐著帶著香味的酒氣,一下子就是讓人心中宛若是貓爪在撓一樣。

“有你們在,我有什么好擔心的!”李釗笑了笑,“再說了,這一次,我得了諾貝爾獎,公司不也是趁機打響了名聲嗎?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啊!”

“你還真是心大!”關荷輕笑了一聲,又是倒了一杯酒,直接就是和李釗碰了一下,然后再次一飲而盡。

“這可不是心大,是信任你們!”李釗笑了笑,手中一瓶啤酒很快就是消失不見了,然后又是拿出了一瓶出來。

酒精是最能夠麻痹人的,以李釗如今的身體,在不使用靈力分解酒精的情況下,也是很容易醉了。

不多時之后,坐在桌子面前的兩人都是漸漸有些迷糊了起來,甚至說起話來都有些含混不清了。

關荷靠在了李釗的肩膀上面,抬起手揮了揮酒杯,就算是敬了李釗,然后一口抿了下去,只是很可惜,大部分的就,都是從杯子里面溢了出來,流的自己,李釗兩人滿身都是酒水。

李釗卻好像沒有發覺一樣,只是喃喃自語,“為什么呢?為什么會這樣呢?”

“唔!”關荷偏過了頭來,一雙眸子迷離的看著李釗,胸口處也是被酒液浸的濕漉漉一片,雖然看不出什么,可是那一抹驚人的弧度卻依舊是顯現出了一絲絲的輪廓出來,碩大而又圓潤。

“回家吧,好不好?”關荷開口道,“外面冷,我們回家繼續喝!”

“好?”李釗也是眼神迷離的抬起了頭來,伸手想要抓住面前的瓶子,可是酒瓶一晃又是變成了三個,讓他一把就是抓了個空,整個人都是伏在了桌子上面。

“兩位?你們沒事吧?”看到這里的情況,那老板也是急忙走了過來。

“聒噪!”李釗眉頭一皺,從口袋里面掏出了錢包,然后就是抓住了一把鈔票就是扔在了桌子上面,然后和關荷兩人互相攙扶著就是往遠處走去。

“哎!”看著兩人的模樣,那老板也是無奈了起來,只是人家已經走了,只好是彎腰撿著錢。

“去哪兒?”兩人一邊走,一邊開口道。

“去我家,我家房子大,我們繼續喝!”李釗打了一個酒嗝,然后開口道。

“不行,去我家,我家有很多酒,你有沒有喝過白蘭地?”

“喝過!”

“那威士忌呢!”

“我比你大多了,我怎么可能會沒有喝過這些東西?我告訴你,我燕京的房子里面藏著的酒多著呢!”

  p酷!匠網永久L免費&E看Fu小f:說0

兩人左右攙扶著,最后打了一輛車,便是往遠處開了過去。

車子很快就是停在了一座公寓的門口,這是一座青年公寓,專門給一些年輕的白領們住的,關荷的家就在這里。

“幾樓啊!”攙扶著關荷,李釗搖搖晃晃的往里面走了過去,等進了電梯之后,便是開口道。

此刻的關荷,早已經是醉的不省人事了,只是含混不清的說了一個八,便是重新靠在了李釗的身上。

李釗按下了電梯鍵,不多時之后,兩人便是站在了房間門口。

關荷摸出了鑰匙,靠在門上費力的打開了門之后,才是帶著李釗走了進去。

剛進入客廳,她便是“撲通”一聲跌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動靜。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紙扇江山說:   感謝辰皇老哥的解封,多謝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