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在琢磨著怎么燒死街上的那些情侶!”劉曉峰順口一答,也沒回頭看是誰。

誰知那個女孩也是笑笑,問:“需要打火機和火把嗎?我去買!”

劉曉峰聽這個聲音很耳熟,回頭一看,這個跟他說話的人,居然是前幾天剛剛和解的‘安然’!

她來找他劉曉峰干啥了?

“你怎么來了?你不是回家了嗎?”劉曉峰好奇的問。

“聽說你很郁悶,我現在也很郁悶!”安然說著就走到了劉曉峰旁邊。

“你有什么郁悶的?”

“學生會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我自己根本忙不過來!所以我就索性不回家了。”

“你郁悶就郁悶,找我干啥?咱倆都這么郁悶,郁悶加郁悶,這會不會更郁悶了?”

“我寢室的幾個女生都去找男朋友玩了,就剩我自己了!”

“你找我干啥?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誰說這個了?我就是以一個普通朋友的身份來的!”

“咱們什么時候成朋友了?”

“前些天,你不是說咱們需要互相幫助嗎?互相幫助那還不是朋友嗎?”

“...”劉曉峰確實這么說過,無法反駁。

他們都看著對方,沒有說話。

最后,是安然打破了寧靜,說:“跟我來,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么地方?”劉曉峰不知道,一臉茫然。

“去了你就知道了,看你凍的這個樣!當然是帶你去個暖和點的地方啊!”

十分鐘后,他們兩個人已經坐在了咖啡廳里。

“話說你叫我來這里干什么?我沒帶多少錢啊!更何況這里的情侶更多啊!”劉曉峰說著就看了看周圍的人,仿佛他們被包圍了似的!

“我帶了錢啊,這不是給你找個暖和的地方嗎?”

“這么多情侶在這,咱們兩個單身異性在這里算什么事?”

“咖啡好喝嗎?”

“...總之,謝謝款待了!”

“請你喝杯咖啡就謝謝我了?”

“我沒帶錢來,如果不是你請我喝杯咖啡,估計我在外面都得凍死了。”劉曉峰真的感覺是快要凍死了。

安然什么話也沒說,停頓了一會兒說:“我不是為了想讓你謝謝我。”

“這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

雖然他的朋友們在圣誕節沒有陪在劉曉峰身邊,但是今天有安然在,這讓他也是挺開心的。

這也是他抑郁的這幾天以來,唯一開心過的一次。

“我覺得你還真該多請請我!上個月你把我飯碗都砸了!”劉曉峰一向不是個記仇的人,但安然當時也是為了他好。

安然沒說話,只是笑了笑,繼續喝咖啡。

劉曉峰始終沒談過戀愛,始終表達不了自己的情感,換句話來說,就是‘遲鈍’!

當然了,他們兩個都是單身,誰也說不了誰。

不過似乎在他倆和解之后,似乎比以前的關系更默契了,平時都是一起去圖書館和晚自習。

雖然他倆都沒說過什么,但就按照他倆目前的狀態,即便是回應一句,對方估計也沒有理由拒絕!

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他倆搞對象了呢!

所以...劉曉峰感覺真的是有必要回應她一句了。畢竟和解之后,她也沒有之前那么擺著架子了,似乎把心放開了,對他的付出,這也讓劉曉峰感覺到了溫暖人心。

“我去結賬啊!一會兒你想去哪?”

“安然...”劉曉峰突然慢條斯理的說。

“怎么了?”安然立馬回頭問了一句。

“我有話,想對你說...”劉曉峰鼓起勇氣說了這么句話。

  最新“章t節上/酷`\匠¤Z網!0¤

(2015年圣誕節的晚上)

Angell之所以廢話了這么多,就是想表明一件事,最近幾年能夠陪在劉曉峰身邊的人真的不多了!

大一的時候還有十幾個人陪著他,大二的時候卻只剩下了他們四個(劉曉峰、張金彪、林向北、趙振龍)和歐陽雪,到了大三卻只剩下了他和安然。

到了近幾年,人也是越來越少了!

劉曉峰還說:“大學的生活很長,如果你想聽,那就非常的精彩!你可要做好長篇大論的機會!”

Angell忍不住問:“究竟有多長?”

“高中你不是寫了幾百章嗎?大學我估計你得寫七八百你信不信?”

“那就說吧,我聽著呢!從復讀那年開始,一直說到大三吧!”

“四年啊?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劉曉峰這個時候拿出了一根煙,點好了之后,用力的吸了一口,思緒仿佛是回到了2012年的暑假。

“2012年那會兒,一中的老大已經有了一個詞匯‘番長’!當時我真的是被逼的重新踏入江湖...”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