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h_匠ng網C永久/%免費看j小說0

“你到底是誰?”飛象主神臉色變了,一道靈魂身就殺了他麾下兩位神將,頂了他一陣子,現在本尊來了!

“欺負我兒子,你也配?”秦初身子一個直切,接近了飛象主神,一記不死毀滅鎮獄拳就朝著飛象主神轟了過去。

這一次秦初是真怒了,他知道自己兒子受了委屈,如果錯了,受委屈那他沒話說,可現在是沒做錯,是被人家不講規矩的用身份、用以大欺小欺負了,他不認!

秦初的速度太快了,飛象主神沒有閃避的機會,只能揮劍迎戰,再者武器迎戰拳頭,是他賺便宜。

咔!砰!

武器斷裂的聲音傳出后,接著是悶響聲。

秦初這一拳擊碎了飛象主神的武器,接著又震碎了飛象主神的右臂,將飛象主神擊飛。

“你告訴我,我撐不撐得住?”秦初看向了飛象主神。

飛象主神想說什么,但是說不出口,因為秦初太強大了,一拳,本尊出現后,只是一拳就將他擊傷。

上叔瑜扶著秦子星來到了秦初身邊,“見過父親大人,是兒子不堪,讓您辛苦一趟。”

左手一掃,秦初解開了秦子星身上的封禁,“沒什么辛苦,別人敢不要臉的欺負你,這說明為父的震懾力不夠,說說都是怎么回事?鎮鳶,你去將那女孩子救過來!”

鎮鳶朝著被限制了自由的夏青走去,夏青身邊限制她自由的兩人退了。鎮鳶扶住了夏青,解開了夏青身上的封禁,帶著夏青回到秦初這邊。

“父親,離開家門后,子星就是隨意的歷練,做一些路見不平的事情,想為父親、母親和姨娘們積累一些福報。遇見了夏青后,我們相互仰慕,本打算見過夏青父母后,兒子就帶著她回去見父親和母親、姨娘,可他們?象普仗著自己是主神的子嗣,自己戰不過兒子,就請出了飛象山的神將,兒子扛不住被擒下,就有了今天的一幕。他打算讓兒子看著他成親之后,再殺死兒子,兒子無法看到心愛的女人受辱,所以只能驚動父親。”秦子星說了事情的經過。

“被人不講規矩的欺負了,你就該第一時間通知父親。如果不是為父推衍了你的情況,提前出發趕過來,今天這群無恥的人就能做出令我們遺憾的事情。”秦初朝著秦子星身軀內打出了一道能量,幫著其恢復傷勢。

說完話后,秦初讓鎮鳶帶著秦子星和上叔瑜后退了,自己看向了飛象主神和萬象界的高層。

“讓我兒子,看著心愛的女人成婚,然后再殺死,你們玩得很高端,那就去死!”秦初動了朝著飛象主神殺去。

“全部出手,圍殺!”飛象主神下了戰令,他是沒辦法了,剛才與秦初本尊一次對碰,他就受傷了,根本不是秦初的對手,現在也只能求群戰,哪怕是有損山也得戰。

留下了火焰能量身護著上叔瑜、秦子星和夏青,秦初本尊、戰斗分身,還有鎮鳶開戰了。

飛象大殿廣場,原本要舉行喜慶的婚禮,是紅色的基調,現在也是,不過紅色的是鮮血。

萬象界所屬被秦初劍氣和拳罡擊中,幾乎就沒有活命的可能,片刻就有數位神將倒下,其他剩下的幾位神將就退了。

無可抗衡,還要送死嗎?他們是忠于飛象主神,但在死亡面前,他們還是怕了,沒有人不想活著。

鎮鳶將象普抓了,原本她要當著秦子星的面解決,不過被秦子星制止了。

“鳶姨,您放開他,他侮辱我父親、覬覦與我情投意合的女人,我要親手打死他。”秦子星開口后,就對著象普出手了。

象普是主神子嗣,但自身是一無是處的紈绔,哪里頂得主秦子星的攻擊,片刻就被秦子星打倒在地。

秦子星一手按著其脖子,一手朝著其腦袋揮拳,“說我父親是垃圾,你配么?你父親是主神,也不敢這樣說!覬覦夏青,你配么?對她來說,被你看一眼都是褻瀆。”

沒氣了,秦子星一拳比一拳重,幾拳之后就將象普打沒氣了!

飛象主神看到兒子被打死,發出了一聲聲咆哮,但是沒用,改變不了象普的命運,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危機,不斷受到重創,其他的萬象界所屬也不敢出手,秦初的強大讓他們恐懼。

他們不知道,象普這是招惹了一位怎么樣的存在!拼父親,象普的父親是主神,可還是拼不過秦子星的父親,完全是被碾壓和吊打,戰斗力差距太大了,沒有可比性。

“我就問問你,我撐不撐得住?”一拳將飛象主神擊飛,秦初低吼了一聲,今天的他十分憤怒,這是他趕來得及時,要不然可能就要失去一個兒子。

飛象主神沒有回應,沒有精力回應,秦初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就不給他機會,他燃燒了精血也頂不住,退不出秦初的界域壓制范圍。

再次一拳將飛象主神的擊飛,秦初右手誅邪劍兇猛的一記毀滅劍氣,將飛象主神的丹田擊穿,接著又連續抖動兩下,將其膝蓋震碎。

落地的飛象主神跪下了,就跪在了趕過來的秦初身前。

秦初手中的誅邪劍也頂在了飛象主神的腦門。

“搶親是象普干得事情,與本座無關。”飛象主神臉色極為難看,他雙臂被震碎、雙腿被打斷,丹田被擊穿,徹底的成為了廢人。

“子不教,父之過,一些事就該你扛著。”秦初的聲音很冷。

“你不能殺我,我身后有主宰。”飛象主神開口了,他現在迫切的希望活命。

這時候上叔瑜來到了秦初身側,“夫君,差不多就可以了。”她的師尊是囚羽主宰,所以知道一些事,知道殺了主神會有麻煩,哪一位主宰都不會看著麾下主神被殺而無動于衷。

“你如果殺了我,我身后的主宰也會殺了你,所以你明智一點,現在收手退走!”飛象主神開口說道。

“我努力修煉是為了什么?為了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為了不受欺凌,我秦初做事不管對手是誰,只求一個念頭通達,誰也不能阻止我的腳步!”右手一抖,秦初的誅邪劍刺穿了飛象主神的神海。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紅雙喜說: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