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丘雪,你是什么修為?”

張逸風忽然開口,他發現,今日他的修為短暫提升到了第二層,但他還是感覺不出丘雪的修為。

丘雪淡淡道:“原本是元嬰期第八層,但服用了米蟲后,已經晉級到第九層。”

這一次輪到張逸風驚訝了,他一直以為丘雪不是修者,卻沒想到丘雪的修為比他要高多了,居然是元嬰期第九層的妖孽,怪不得當日她敢擋在張逸風面前。

這么說,丘雪的天賦,在整個王國,甚至王朝,也是赫赫有名的吧?怪不得他成為丘雪的未婚妻,有那么多人眼紅。

“你的修為都比我高,看樣子我要更加努力了,沒事的話,我繼續修煉了。”

張逸風淡淡開口。

丘雪點了點頭,道:“你修煉吧,我去重新找人將這張地圖臨摹一張,將標記錘法的地點改一下,再將新的地圖散播出去,這樣一來,別人就算看出來是哪里,也只會去到錯誤的地方,只有你才知道真正的地點。”

不得不說丘雪的這個辦法非常好,張逸風居然都沒有想到。

“好,你去吧。”

丘雪離去后,張逸風這才開始刻畫隱匿陣法,但他沒有修煉,沒有領悟陣法,也沒有煉丹,而是拿出了一直放在儲物戒指里的石殼。

忙完了這些,他才有空,將神秘石殼融合。

意念一動,手中的大石快已經自動進入了識海,識海中龜殼一般的神秘石頭立馬有了反應,瞬間同石塊相容在了一起。

原本單薄的龜殼,瞬間蓋在了石塊上面。

神秘的氣息,變得越加磅礴,整個識海空間,似乎又發生了某種肉眼不可見的變化。

張逸風看著神秘石殼,他逐漸發現,這神秘石殼的完全體,應該是一只完整的石龜。

一大碎石頭,就是烏龜的軀體,只是依舊是殘缺的。

可惜,這東西到底有什么用處,張逸風還是不清楚。

搖了搖頭,止住內心的雜念,一枚拇指大小的石料出現在空中。

這是張逸風在無欺賭石坊里得到的藏有巨毒的石料。

張逸風要試探一下,這毒到底有多毒。

這一試探,張逸風的身體立馬開始發黑。

繞是有尸獸之心,他也感覺身體難受,像是在緩慢腐爛。

  更o新^H最☆u快,Z上酷$s匠\網◎0YS

這毒素,絕非尋常!

要是沒有尸獸之心,張逸風恐怕同開石師一樣,已經化為了灰燼。

這毒素,太恐怖了。

張逸風連忙施展禁制,將石料包裹住,不讓毒素外泄,隨后仍在了儲物戒指中。

這絕對是個好東西。危機關頭將這東西扔出去,絕對防不勝防。元嬰期修者必死無疑,哪怕凝竅期的修者中毒怕也是活不長。

搖了搖頭,張逸風祭出了丹爐,拿出了三青藤,風聲草等主要材料,準備煉制元嬰丹。

修為提升到元嬰期,自然該準備元嬰丹了。早些將修為提升到凝竅期,在王國中,也算一方強者了。

張逸風煉丹的速度非常快,一爐元嬰丹,最多花費十分鐘,一夜過去,張逸風將身上一千份原材料全部煉制完成,得到元應到一萬四千五百顆,平均每一份丹藥能煉制出十四點五顆丹藥。

這成丹數量,在整個靈月大陸,都沒有幾個人能跟他比。

這完全是一個人天賦的體現,想學都學不來。

同一時間,破天城。

完顏夏容一直關注著張逸風,張逸風的約戰他自然也有關注,此時,他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下人,淡淡道:“結果怎樣,那許刀迎戰了沒有?”

“稟侯爺,許刀迎戰了?”下人恭敬開口。

“哦?”完顏夏容有些意外,沒想到許刀還真敢迎戰,他又道,“那他是被那幾個紈绔打死了,還是打成了殘廢?”

在他看來,許刀這是自尋死路。

下人有些遲疑,頓了頓才道:“侯爺,那許刀沒有死,也沒有殘。相反,四個紈绔除卻鐘桂平以外,其他人都斷了手或是斷了腳。”

“什么!”完顏夏容非常驚訝,臉色一冷,道,“到底怎么回事?給我說清楚。”

“事情是這樣的……”

下人將約戰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完顏夏容。

“他居然一人獨占三人?還能越層對敵?”

完顏夏容聽了之后,臉色非常冷,這許刀的天賦比他想象之中的還要高!

能越層殺人的人,絕對是天才。他忽然意識到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簡單,這個許刀必須盡快鏟除,必須廢了他的修為。

否則,必成大患!

完顏夏容沉默了一會,好一會才道:“去,叫完顏絕去一趟百戰城。”

“侯爺,絕公子好像在閉關,而且,叫他去百戰城是為何?”

完顏夏容眼中露出睿智的光芒,淡淡道:“提親。”

“這……侯爺,可丘雪已經是許刀的未婚妻了。”

“我知道,我是想讓絕兒激怒許刀。”

“侯爺的意思是,是要讓絕少爺。”下人眼神一亮,明白了完顏夏容的意思,他是要讓完顏絕出手,廢了這個許刀。

“有些事,你知道就好,去吧……”

完顏絕是完顏家最有天賦的一位青年,他只有四十四歲,就已經是元嬰期第七層的修為,隨后不是大里王國十大青年高手,卻是大里王國公認的此生必定進入空冥期的青年之一。空冥期,凝竅期之后的境界。

空冥期的修為,在小小的王國里,絕對是巨擘(bo)一般的存在。

除卻天賦外,完顏絕的長相同樣不錯,刀削般的臉,劍眉云鬢,看上去威武不凡。

按理說許完顏絕這樣有天賦又有地位的少爺,身邊絕對不缺少女人,但偏偏完顏絕是一個感情專一的人。他只喜歡丘雪一個人,這些年他同丘雪的關系雖然不算很近,卻也不遠,丘雪根本不排斥他,他覺得他的機會很大。

但自從出了一個許刀之后,一切都不一樣了,丘雪居然同意當許刀的未婚妻。

完顏絕這些日子很難受,他雖然在閉關,卻一直不能心安。他很想去百戰侯府問問丘雪為什么要選擇一個陽wei的小子,而不選擇他?難道他完顏絕連一個陽wei都不如嗎?

可惜,他是個有身份的人,這樣的事情還真做不出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