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法,其實是有著內外之分!”

看著已經閉起眼睛,分明是充滿了不舍的姜云,江昆侖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道:“由你而起,蔓延至其他人和物之上的緣法,稱為內緣。”

“而反過來,從其他人和物,蔓延到你身上的緣法,則被稱之為外緣。”

“我如今斬斷的只是他們和你之間的緣法,也就是外緣,但是你和他們之間的緣法,也就是內緣,卻依然存在。”

“你如果真的太過不舍的話,我大可以先將你的記憶也抽出,再將你的內緣也全部斬斷,這樣,你同樣會忘記他們的存在。”

“等到有朝一日,你覺得時機到了的時候,可以再將你的記憶融合,重新恢復內外緣法,重新記起他們。”

聽到江昆侖的話,姜云自然知道他是好意,但卻仍然閉著眼睛,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用了。”

“讓他們忘了我,是我不想連累他們,是為了他們好。”

“可如果讓我也忘了他們,那就等于是讓我丟棄掉了最寶貴的東西。”

“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記著他們,死也不能忘!”

姜云這斬釘截鐵的話語,讓江昆侖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多出了幾分欽佩之色。

雖然他對姜云依舊不甚了解,但是通過姜云的這一句話,卻是讓他至少知道,姜云,絕對是個重情重義之人!

忘記,其實從某種層面來說,未嘗不是一種幸福,而記住,卻有可能反而變成一種痛苦。

這些被抹去緣法之人,都是姜云最為在乎之人。

他們忘記了姜云,對于他們日后的人生來說,并不會有任何的遺憾和不舍,反而會有更美好的生活,更遠大的前程在等著他們。

可仍然記著他們的姜云,卻要默默承受著被自己最在乎之人遺忘的痛苦!

如果不是重情重義,又如何能夠做到這一點!

這時,姜云卻是想到了個問題道:“江兄,我想請教一下,有沒有可能,如果別人出手,斬斷了他們身上的內緣和外緣,那么,即便我將他們曾經的記憶還給他們之后,他們也仍然不會記起我?”

“這倒不會!”

江昆侖搖了搖頭道:“其實,所謂的斬緣,并不能真的斬的那么徹底。”

“天地萬物,包括我們生靈在內,在誕生之初,都可以看作是一張白紙。”

“隨著我們的成長,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會和其他的生靈,和天地萬物之間逐漸有所關聯,產生聯系,這就是緣法。”

“各種各樣的緣法,也就好比在我們的這張白紙上不斷留下的一道道線條,組成了一幅畫一樣。”

“你即便將整張畫全部抹去,但是仍然會有痕跡留下。”

“他們的記憶一旦恢復,就像是畫筆一般,可以在紙上,沿著曾經的痕跡再將畫給完整的畫出來,從而讓你和他們之間的緣法重新連接到一起。”

“除非……”

說到這里,江昆侖忽然打住不語,而這讓姜云不禁有些好奇的追問道:“除非什么?”

江昆侖道:“除非我們的這張白紙徹底的碎掉,消失,那樣的話,即便你有他們曾經的記憶,也沒有辦法再恢復任何的緣法。”

“碎掉消失……”姜云沉吟著道:“江兄指的是死亡嗎?”

江昆侖搖搖頭道:“不是,即便死亡,有些緣法也一樣會存在。”

“我指的是一種比斬緣還要高級的神通,能夠徹底抹盡所有的緣法。”

“不過,這種神通,僅僅只是存在于傳說之中,我也是很久以前,在一本書上無意看到過。”

“為此,我還特意詢問過我的師父,據說哪怕是天尊級別的強者,都無法做到,所以應該是無人能夠施展這種神通。”

姜云點了點頭,雖然他做了完全的準備,但是還真的有些擔心,雪晴他們會真的永遠忘記了自己。

現在,總算是放下心來。

  、酷C匠網A正版@首/發0$

又是片刻過去之后,江昆侖的聲音也再次響起道:“好了!”

姜云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看向了面前仍然昏迷不醒的眾人。

從這一刻開始,他們的記憶之中就再沒有了自己的存在,這讓姜云的心中不禁涌起了充滿了無奈的悲哀。

不過,現在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在這里繼續悲哀。

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之后,大袖一揮,便將眾人重新送入了自己的體內,對著江昆侖和天禹道:“兩位,再陪我去趟西南域門吧!”

——

在距離西南域門還有著至少千萬里的地方,姜云就不敢繼續前進了。

畢竟域門之外,有著十三位頂級強者站在那里。

姜云很清楚,自己只要出現在他們神識能夠籠罩到的范圍,那么必然會被他們發現。

而如今這個距離,就是他們的神識所無法覆蓋的地方。

站在這里,姜云大袖一揮,將雪晴等所有人全都再次放了出來,然后又一一讓他們清醒了過來。

至于他自己,則是和天禹三人一起,身形悄然隱藏進入了虛無之中。

雪晴等人一個個的相繼睜開了眼睛,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帶著茫然之色,不知道自己置身在什么地方。

不過,他們也是久經沙場。

雖然腦中疑惑,但是在稍微清醒了一些之后,立刻便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在了雪晴的周圍。

秦小氣揉著自己的眉心道:“雪姐姐,我們這是怎么了?”

重新變成小狗形狀的小獸,直接跳到了雪晴的肩膀之上,一邊伸出舌頭舔著自己的爪子,一邊用充斥著疑惑的雙眼,茫然看著四周。

雪晴自己也是眉頭緊皺,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不止是雪晴,此刻這里的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好像是忘記了什么事情,但是卻又想不起來。

而當他們終于完全清醒過來之后,一個個倒是記起來了。

自從兩大戰域合并之后,自己這群人,就始終是以雪晴為中心,在這靈古域內結伴而行。

在一年之前,他們知曉了西南域門即將開啟的消息之后,自然立刻向著域門趕去。

結果,半路之上,他們無意之中闖入了一個靈族的地盤,被對方發現。

雙方交手之下,自己等人實力不濟,全都被抓,囚禁了起來。

原本,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可是現在沒想到,竟然莫名的被放了出來。

這讓他們自然是想不明白,為什么那個靈族會好好的放過自己等人。

但不管怎么說,在想起來了這些事情之后,他們也不敢再繼續在這里耽擱,而是急忙繼續向著西南域門方向趕去。

不過,每個人在離開的時候,都是回頭看了眼自己的身后,因為他們都隱隱覺得,似乎有人正在暗中注視著自己等人。

尤其是雪晴,她對著后方凝視的時間最長。

因為她失去的記憶最多!

她不但已經忘記了姜云,而且也是已經忘記了貫天宮,忘記了自己的兩位師父。

最終,在眾人的催促之下,雪晴這才戀戀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跟在眾人的身后離去。

等到這些人全都遠去,消失在了茫茫黑暗中之后,姜云和天禹三人的身形也從虛無之中邁步走了出來。

自然,雪晴他們腦海之中的記憶,是姜云為他們強行加上去的。

目光注視著雪晴他們消失的方向,姜云面色平靜地道:“我們也跟上去吧!”

“我想看看,他們的出現,會讓那些天尊家主,有什么反應!”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