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賣酒錢……”

喬月娥眼神略微有些失常,呢喃的重復著向缺隨口扔下的幾句詩詞:“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那么漂亮的一張臉蛋下,居然藏著一副如此多愁善感的心思,真是好讓人心生眷戀啊。”

岸邊里的人群中一片寂靜,還沉浸在向缺那幾句賦詩過后的回音中,畫舫里的那些花魁們都癡癡的看著向缺消失的橋頭,有人捶胸頓足的嬌嗔道:“真應該把他拉上船來,好好蹂躡一夜的。”

“呸,你真浪”

“咯咯,那么漂亮的一個人,還那么有才,要是你,你不浪么?”

“他要是到了我的畫舫上,這船啊以后就不用槳了……全靠我浪。”

喬月娥收斂了迷離的眼神,轉身就回到了畫舫里,低頭跟后面的侍女說道:“查一下顏如玉最近都在干什么,還有她身邊的那個男人,這個天之嬌女向來都不會輕易讓什么男子近身的,如今來了這么一手,我挺好奇的。”

向缺信手拈來的幾句詩詞扔在了朝天河上,掀起了層層的浪花,一圈一圈的蕩漾了開來,不知道在多少人的心里掀起了一片一片的漣漪。

哪怕是顏如玉都不例外。

“沒看出來,你還是個滿腹才氣的公子?”顏如玉壓制不住自己的驚愕,就她的眼界來看,在洞天福地中能寫出剛才那種詩詞的,也不過就是那些個飽學的老頭子大學士,換成是年青一代,絕對不會有人能有這種見地。

特別是那一句‘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也不知道這人的背后藏著怎樣的辛酸,沒有點故事的男人,怎么可能寫出這兩句?

向缺背著手,滿目凄涼的說道:“隨便說說的而已,都是浮云罷了……”

向缺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小本畢業,除了寫自己名字和畫符外,寫別的字都需要查字典的人,居然會被人說有才氣?

向缺在心底感嘆了一句,洞天福地,也是個好地方啊。

再回客棧里,兩人一直都寂靜無聲。

直到進了房間,看著僅有的一張床,顏如玉才張了張嘴,有點咬牙切齒了起來。

向缺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從床上拿起被子撲在了地上,說道:“早點睡,明天起早走,今天在河邊鬧的那么一出也不知道會不會引起什么人的留意,安全起見,早走為妙”

向缺裹著被子就倒在了地上,把顏如玉有點不知所措的給晾在了那,她狐疑的問道:“你該不會半夜突然爬上來吧……”

向缺淡淡的說道:“我的身邊只能睡一個女人,但絕對不是你”

顏如玉:“……”

夜風吹,天微涼,鼾聲起。

向缺躺下沒多久人就睡著了,畢竟疲憊一襲上來是擋也擋不住的,他裹著被子腿騎在上面,蜷縮的就好像是一只大號的蝦,睡的相當沒心沒肺了。

顏如玉就睡在旁邊的床上,側著身子的時候向下,正好看見了他的側臉,她說這絕世的容顏下藏著的東西還挺多的。

一夜無話。

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向缺和顏如玉就準時起來了,兩人收拾一番就走出了客棧,路過驛站的時候又買了兩匹馬,出城就開始策馬狂奔,留下了一點傳說在這城池里。

朝天河上還零星的飄著幾艘畫舫,多半都已經離開了,喬月娥那一艘還留在了河上,她睡在閨房中臉上的面紗也已經被摘了下來,露出了一張讓人嘆為觀止的臉。

忽然間,船外飛來一只尖嘴的小鳥,輕輕的落在了船窗上,喬月娥適時的睜開了眼睛,她起身站到窗邊打開了窗戶后,那鳥蹦跳著幾步,就落在了她的手心里。

喬月娥從鳥腿上摘下一張字條,打開后看了一眼,就驚訝的說道:“從瑯琊山洞天被追殺了出來?”

往后幾天,向缺和顏如玉一路疾馳,始終都是朝著一個方向,但他還是從來都沒有告訴對方自己要去哪,其實在這幾天里顏如玉也逐漸習慣了自己被挾持的節奏,這人跟他不管什么時候都是相敬如賓的,除了嘴有時似乎很賤。

兩人結伴離開瑯琊山洞天半個月之后,一片荒郊野地中,各自坐在一匹馬上,遙遙相對。

向缺說道:“我估計景云觀就是再牛逼,也不可能隔著千八里地遠的再把我給追上了吧?”

顏如玉說道:“你千萬不要小看了一門一派下面的能量,景云觀雖然地處偏遠,可是門下弟子也遍布洞天福地各處,你只是一個人罷了,他們則是一個門派,沒有可比性的,哪怕是你離的再遠,景云觀要是想對付你,只要許諾下足夠的利益,一樣會有大把人再來追殺你的。”

  ;酷◎匠網正版首Q發0(

向缺笑了,說道:“我也不一定是一個人戰斗的,他們家大業大,我以后沒準翅膀也會硬,只要現在不死,景云觀再想對付我就難了,得嘞,咱倆到此也就差不多了。”

顏如玉頓時愣了,皺眉問道:“你肯放我了?”

“咋的,舍不得啊?”

顏如玉冷著臉說道:“算你識相,說到做到了,給我含笑半步癲的解藥吧”

向缺尷尬的撓了撓鼻子,砸吧了下嘴唇沒有吭聲。

顏如玉瞇著眼睛,說道:“你該不會是要反悔吧?”

“呃,沒有解藥”向缺左顧右盼的說道。

顏如玉頓時愣了,完全沒有理解他說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沒有解藥?”

向缺手伸進了衣服里,揉搓了兩下后,掏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泥丸彈指就朝著對方扔了過去,顏如玉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頓時一片空白,整個人的心態都崩掉了。

向缺拉了下韁繩,說道:“我師門是玩劍的不是煉毒的,含笑半步癲這種毒藥只有星爺手里才有,可惜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啊,所以實際上就是……我騙你的,你根本就沒用中毒”

“至于你手里的那玩兒意”向缺抿著嘴唇,幽幽的說道:“只要我沒洗澡,這東西你想要多少,我就有多少”

顏如玉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眩暈,差點一頭就從馬上栽下來,她不可置信的咬著嘴唇,皮都咬破了,悲憤的吼道:“王八蛋……”

“唰”向缺一拉韁繩,兩腿夾著馬肚子,人瞬間就策馬狂奔向了遠處:“你最好別來追殺我,單打獨斗也無所謂,許留云是怎么死的,你也可以怎么死”

“江湖久遠,有緣再見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